學中醫書館 / 傷寒·金匱要... / 麻黃湯---發汗解表,宣肺平喘

0 0

   

麻黃湯---發汗解表,宣肺平喘

2018-04-08  學中醫書館
麻黃湯 (方組、臨證參考用量)麻黃9g 桂枝6g 炙甘草6g 杏 仁9g 上4味,以水1800ml,先煮麻黃,減400ml,去上沫,再 下諸味,煮取500ml,去滓,溫服160ml,服法如下: 1.麻黃去節。歷代醫家對麻黃去節有兩種意見;一種認為 。節”指麻黃根,其根莖部生長得像節一樣(此說不準一一作者 注);一種認為“節”指莖間之節。麻黃根有止汗之功,而麻黃 莖間之“節”,古人認為與根同功,故宜去之。現代藥理研究, 節中麻黃素含量只有莖的1/3,但假麻黃素在節中的含量卻較 高。麻黃素有發汗作用,假麻黃素有顯著利尿、擴張支氣管平滑 肌作用。因此,去麻黃莖間之節,可以增強麻黃發汗之力,符合 麻黃湯為發汗重劑作用。然而,現在之制藥廠家,麻黃大都不 去節。 2.杏仁去皮尖。,歷代亦有不同意見,王昂認為皮能“澀”, 尖能“發”;左季云認為“連皮尖生用,取其發汗”。現在制藥廠 亦有不去皮尖者。 3。先煎麻黃,去上沫。陶弘景說;“沫令人煩”;張錫純說: “麻黃發汗,力甚猛烈,先煮之去其浮沫,因其沫中含有發表之 猛力,去之所緩麻黃發表之性也。”現在煎藥多不去沫,未見 人煩。 : 4。用量.本方麻黃之劑量大于桂枝、甘草.否則,將不能 起到發汗解表作用。尤在涇:“桂枝,甘草,雖曰佐之,實以監 之”,說明桂枝、甘草有監制麻黃發汗作用。所以,若麻黃量小 而桂枝、甘草量大,就失去了它的發汗解表之意義。[醫方發揮.遼 寧科技出版社,1984] (功效]發汗解表,宣肺平喘。 (主治) 主證:惡寒,發熱,頭項強痛,身痛,腰痛,骨節煩痛,無 汗而喘,不渴,苔薄白,脈浮緊。 副證:或喘而胸滿,脈浮數,或失于發汗鼻衄。
(臨證加減)
1.不喘者,去杏仁;若不喘因痰而嘔者,加半夏;嘔水者, 加生姜;嘔宿食者,加神曲;胸悶者,加枳殼;腹脹者,加厚 樸、枳殼。
2.風寒襲肺所致之喘急胸悶,咳嗽,咳痰稀薄、色白,初 起兼惡寒,頭痛,無汗,口不渴,舌苔白薄,脈浮緊者,酌加紫 蘇子、白芥子、化橘紅、桔梗,以增強止咳平喘之功效。
3.風寒襲肺,癥見惡寒身痛,喘滿心煩,口干,舌苔黃白 兼有,此為寒熱夾雜之證,本方加石膏、黃芩、連翹、蘇葉之 類,以外散風寒,內清里熱.[醫方發探遼寧科技出版社,1984] 4.麻黃湯的實驗研究及臨床應用:分兩部分對麻黃湯的作 用進行了綜述。 (1)實驗研究:麻黃湯具有抗病毒、解熱、促進汗腺分泌、 鎮咳、祛痰、擴張支氣管等作用,并能對抗抗癌藥順鉑的毒性 作用。 (2)臨床應用:麻黃湯可廣泛用于內科、外科、婦產科、五 官科、皮膚科等疾病。[新疆中醫藥,1992,cz,:40-44]
5.麻黃湯治療雜病的臨證:麻黃湯是辛溫峻劑的代表方,凡 屬感受寒邪而致的病癥,投用本方均能收到異病同治之效。如肩 凝:本方加薏苡仁、秦艽、半夏、川烏等,以通經活絡,散寒利 濕,蕁麻疹,本方加黃芪、荊芥、蟬衣等,以疏風散寒助以益氣; 失音,本方加荊芥、前胡、桔梗、蟬衣等,以疏風散寒,宣肺利 竅;鼻淵,本方加黃芪、蒼耳子、辛夷花、白芷等品,以宣肺散 寒通竅;凍瘡,本方加附子、黃芪、紅花、細辛、干姜等,以溫 陽散寒活血;大便難,本方加黃芪、半夏、桔梗、五味子等,以 溫寒肅降,佐以化痰;癃閉,本方加懷牛膝、蔥白,以辛溫宣肺, 開上竅以啟下閉;痛經,本方加白芍、當歸、黃芪、吳茱萸、干 姜等,以溫經散寒,補氣益血。
6.麻黃湯治療小兒外感高熱(上感或扁桃體炎):3歲以下 用麻黃、桂枝、杏仁、甘草各6g,4—7歲各8g,8歲以上各 lOg。均每日一劑,水煎100~140ml,分3次服,藥后加衣被發 汗。 7.麻黃加減治療普通感冒(風寒表實證):仿麻黃湯之方 義,用麻黃素30~45ml,復方阿司匹林0.42g,復方甘草浸膏片 0.9g組成方藥,治愈太陽傷寒證患者。患者服藥后,全身常有 微汗,惡寒頭痛等自覺癥狀改善最快,體溫隨之恢復正常;也有 全身不出汗而治愈的。一般服藥1一2次即愈,未發現該藥有明 顯副作用。認為復方阿司匹林與麻黃素配合有協同作用,凡上 感、急性支氣管炎初期等,具有麻黃湯適應證者,都可用本方治 療。
8。麻黃湯在五官科疾病中的應用:在急性鼻炎,慢性鼻炎 急性發作時,以輕微的表寒證,有鼻塞,流清涕,脈浮,作為投 藥指征。尤以小兒療效為最佳,但對虛弱患兒,應注意藥量或加 味用之。治療外耳道癤腫時,主要用于早期具有惡風寒、發熱、 頭痛者。[經方的臨床應用.廣州:廣東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3
9.麻黃湯加減治療小兒遺尿:小兒遺尿乃臨床常見病,中 醫多從腎治。該病患兒多伴有睡眠過熟,即使尿液積滿膀胱后的 刺激亦不能促其從沉睡中醒來,遺尿亦由此所致。方藥及加減: 麻黃5g,桂枝、桑螵蛸、金櫻子各3g,甘草2g。麻黃同煎,夏 季減至4g;冬季增至6g;氣虛者加黨參6g;陽虛者加巴戟、益 智仁各3g。每日一劑,早晚分服。[四川中醫,1996,《3,:38]
10.本方加知母。治間有汗出不解者,實因余熱未清也,佐 以知母于發表劑中兼寓清熱之意,名麻黃加知母湯。 11.本方合桂枝湯。用以和解太陽留連未盡之寒熱,名桂枝 麻黃各半湯。[傷寒論]
12。本方去杏仁,加石膏合桂枝湯。用以解太陽熱多寒少之 寒熱,名桂枝二越婢一湯。
13.本方去桂枝。治邪在太陽,卒中暴厥,口噤氣絕,下咽 奏效,而皆不溫復取汗,名還魂湯。
14.本方加白術。治外感風寒濕邪,身體煩疼,寒熱無汗 者,名麻黃加術湯。 15。本方去桂枝,加薏苡仁。治外感風濕,一身盡痛,發 熱,午后較甚者,名麻黃杏仁薏苡甘草湯。[金匱要略] 16.本方去桂枝。治外感風寒,鼻塞咳嗽,氣促痰多者,名 三拗湯。[和劑局方] 17。本方去桂枝,加蘇子、桑白皮、陳皮、赤茯苓。治外感 風寒,肺氣失宣,痰阻氣滯,以致咳嗽上氣,痰吐不利,呀呷有 聲者,名華蓋散。
18。本方去杏仁,加黃芪、人參、當歸、白芍、麥冬、五味 子。治內虛外感吐血,名麻黃人參芍藥湯。
19.本方去杏仁,加當歸、陳皮、生姜。治傷寒瘟疫,陰暑 瘧疾等,名麻黃飲。
20.本方去桂枝、杏仁,加旋覆花、前胡、荊芥穗、半夏、 赤芍。治感冒風寒,惡寒發熱,頭痛鼻塞,咳嗽痰多,舌苔白 膩,脈浮者,名金沸草散。
2L本方去麻黃、桂枝,加蘇葉、制半夏、前胡、桔梗、枳 殼、橘皮、茯苓、生姜、大棗.治外感涼燥,癥見頭微痛,惡寒 無汗,咳嗽痰稀,鼻塞口干,苔白,脈弦,名杏蘇散。
22。本方加桔梗,治同麻黃湯,名麻黃加桔梗湯。
23.同名藥異之麻黃湯:除《傷寒論》外,尚有四方同名藥 異,現摘錄如下. (1)《備急千金要方》卷七方麻黃湯:麻黃一兩,大棗十二 枚,茯苓三兩,杏仁三枚,防風二兩,白術二兩,當歸二兩,升 麻二兩,川芎二兩,芍藥二兩,黃芩二兩,桂心二兩,麥冬二 兩,.甘草二兩。為粗末,加清酒,水煎,分四次(日三夜一) 服,夏令小汗,莫令見風。治惡風,毒氣沖心,腳弱無力,頑 痹,四肢不仁,失音不語。 (2)《備急千金要方》卷五方麻黃湯:麻黃、升麻、葛根各 一兩,射干、雞舌香、甘草各半兩、石膏半合。為粗末,水煎, 分三次服,治小兒惡毒丹及風疹。 (3)《證治準繩。幼科集》六方麻黃湯:麻黃、升麻、牛蒡 子、蟬蛻、甘草各一錢。加臘茶葉一錢,水煎服。治小兒發熱六 七日后,麻疹伏而未出者。若煩渴,加石膏末四錢。 (4)《證治準繩。婦科》卷三引《古今錄驗》麻黃湯:麻黃、 黃連、蛇床子各二兩,艾葉一兩半,烏梅十個。為粗末,水煎外 洗,避風冷。治婦女陰腫,或瘡爛者。

第二節 麻黃湯證(35、36、37) [原文] 太陽病,頭痛發熱,身疼腰痛,骨節疼痛,惡風無汗而喘者,麻黃湯主之。(35) 麻黃三兩,去節 桂枝二兩,去皮 甘草一兩,炙 杏仁七十個.去皮尖 上四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黃,減二升,去上沫,內諸藥,煮取二升半,去滓,溫 服八合。覆取微似汗,不須歇粥,余如桂枝法將息。 [提要] 太陽傷寒的證治。 [釋義] 本條闡述太陽傷寒的證治,當與第1、3條合看。第1條曰: “太陽之為 病,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第3條曰:“太陽病,或已發熱,或未發熱,必惡寒,體 痛嘔逆,脈陰陽俱緊者,名為傷寒。”由此可見,除本條所述癥狀外,其脈當為浮緊, 頭痛多為頭項強痛,惡風乃惡寒之互詞,故風寒俱惡,然其程度,一般重于桂枝湯證。 其病機為風寒束表,衛陽被遏,營陰郁滯。 風寒之邪襲擊太陽,衛氣受其束縛,難以伸展,則必然惡風寒。惟其于此,則被束 縛之衛氣,必求其伸展而抵抗之,則邪正交爭劇烈,是以發熱而脈浮緊。足太陽經脈循 頭下項,挾脊抵腰。其受風寒侵襲,經脈為之不利,故頭項強痛,身疼腰痛,骨節疼 痛。營陰郁滯,毛竅閉塞,故無汗。肺主氣,外合皮毛,既然毛竅閉塞,必然影響肺氣 之宣降功能,故喘。此為太陽傷寒之主要特征。 太陽中風與太陽傷寒,同為表證,其區別要點在于有汗、無汗,脈浮緩或浮緊,然 則非自汗不為中風,非無汗不為傷寒,故自汗。無汗,乃中風、傷寒之分水嶺,而脈象 受多因素影響,而常中有變,故脈浮緩、浮緊,僅可參考,并非重要區分。 太陽病本有頭項強痛,而以傷寒為明顯,然頭項強痛,不同于項背強幾幾。蓋頭項 強痛者,頭連項痛,不甚柔和,其程度尚輕;項背強幾幾者,乃項背強痛較重,拘急難 舒,顧盼不能自如,以此別之。 又本證之喘,良由風寒束表,衛閉營郁,肺氣不得宣降所致,并伴見發熱惡寒無汗 等傷寒征象。而葛根芩連湯證之喘,乃里熱上熏,肺氣不利所致,伴見下利、汗出等 證。可見葛根芩連湯證,總以里熱下利為主,其喘并非主要征象。 [選注] 成無己:此太陽傷寒也,寒則傷營,頭痛身疼腰痛,以至牽連骨節疼痛者,太陽經 營血不利也。 (內經)日:風寒客于人,使人毫毛畢直,皮膚閉而為熱者,寒在表也。 風并于衛,衛實而營虛者, 自汗出而惡風寒也;寒并于營,營實而衛虛者,無汗而惡風 也。以營強衛弱,故氣逆而喘,與麻黃湯以發其汗。(《注解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并治 法中》) 方有執:此條申上條(指第3條)而更互言之,所以致其詳而出其治也。頭痛已見 太陽病,而此猶出者,以其專太陽而主始病也。上條先言或已發熱,或未發熱,而此言 頭痛,次言發熱者,則是以其已發熱者言也……上條言必惡寒,而此言惡風者,乃更互 言之,與上篇(指桂枝湯證)嗇嗇惡寒,浙淅惡風,雙關互文之意同。無汗乃對上篇之 有汗而言,以見彼此兩相反,所以為風寒之辨別,不然無是證者,則不言也。然所以無 汗者,汗乃血之液,血為營,營強則腠理閉密,雖熱,汗不出也。喘,氣逆也,衛主 氣,衛弱則氣乏逆,呼吸不利而聲息所以不遂也。然上條言嘔而此言喘,嘔與喘皆氣 逆,亦互言以明互見之義……(<傷寒論條辨.辨太陽病脈證并治中)) <醫宗金鑒):此承上條而詳言其證,以出其治也。太陽經起于目內眥,上額交巔, 入絡腦還出,別下項,循肩膊內,挾脊抵腰中,至足小趾出其端。寒邪客于其經,則營 血凝澀,所傷之處,無不痛也。營病者惡寒,衛病者惡風,今營病而言惡風者,蓋以風 動則寒生,惡則皆惡,未有惡寒而不惡風,惡風而不惡寒者,所以仲景于中風、傷寒證 中,每互言之,是以知中風、傷寒,不在惡風惡寒上辨,而在微甚之中別之也。無汗 者,傷寒實邪,腠理閉密,雖發熱而汗不出,不似中風虛邪,發熱而汗自出也。陽經被 寒邪所遏,故逆而為喘,主之以麻黃湯者,解表發汗,逐邪安正也。(<醫宗金鑒.訂正 仲景全書.傷寒論注。辨太陽病脈證并治中篇)) 柯韻伯:太陽主一身之表,風寒外束,陽氣不伸,故一身盡疼;太陽脈抵腰中,故 腰痛。太陽主筋所生病,諸筋者,皆屬于節,故骨節疼痛。從風寒得,故惡風。風寒客 于人則皮毛閉塞,故無汗。太陽為諸陽主氣,陽氣閉郁于內,故喘。太陽為開,立麻黃 湯以開之,諸證悉除矣。麻黃八證,頭痛,發熱,惡風,同桂枝證,無汗,身疼,同 大青龍證,本證重在發熱,身疼,無汗而喘。((傷寒來蘇集.傷寒論注.麻黃湯證 上)) [評述] 上列諸注,各具特色,可互相發揮。成氏引<內經)而為注,堪稱得體。 <醫宗金鑒)以太陽經脈循行及其感受風寒之病理狀態,而釋所見諸證,亦為合拍。然 則以上二家,均以風傷衛、寒傷營為其學術思想,如成氏謂“風并于衛,衛實而營虛”、 “寒并于營,營實而衛虛”;<金鑒)謂“營病者惡寒,衛病者惡風”均是這種學術思想 的反映,所不同的是:成氏以此思想貫穿注文始終,則難免牽強之嫌,蓋以“衛實營 虛”,固與論桂枝湯證之“營弱衛強”同義,而傷寒乃“營實衛虛”,則令人費解,蓋太 陽傷寒因營陰郁滯而身痛,謂其“營實”,固無不可,而衛陽為風寒所束,并欲求伸展 以抗邪。證見發熱、惡寒,無汗之際,則何衛虛之有?若以虛實為相對之詞理解,則自 汗者為虛,無汗者為實,方得相對性之奧妙,故以無汗之傷寒為衛虛,顯然不確。<金 鑒)立論中心雖同于成氏,然則發現“營病者惡寒”,與本條原文之“惡風”抵觸,于 是筆鋒一轉,謂惡風、惡寒”仲景于傷寒、中風證中每互言之”, 自此以下之文字又處 處合理,是由偏頗之立論,而轉換成正確之結果。方氏將本條與第3條對舉互發,而棄 風寒、營衛之芥蒂,信筆寫來,流暢自如。柯注簡要可取。 [治法] 發汗解表,宣肺平喘。 [方藥] 麻黃湯方。 [方義] 本方以四味藥成方,而配伍謹嚴,效速功卓。君麻黃者,以其辛溫發汗, 解散風寒之力勝也,更有宣肺平喘之功,故為主病之藥。桂枝辛溫,為解肌祛風之要 藥,能協同麻黃增強發汗解表之力,是為臣藥。杏仁宣肺平喘,協同麻黃,功力顯著, 故為佐藥。炙甘草益中焦,意在顧護汗源,更能調和諸藥,故為使。 麻黃湯為發汗峻劑,故服藥時,不須啜粥,以防汗出太過。 [方論選] , <醫宗金鑒):名曰麻黃湯者,君以麻黃也。麻黃性溫,味辛而苦,其用在迅升;桂 枝性溫,味辛而甘,其能在固表。證屬有余,故主以麻黃必勝之算也;監以桂枝,制節 之師也。杏仁之苦溫,佐麻黃逐邪而降逆;甘草之甘平,佐桂枝和內而拒外。飲入于 胃,行氣于玄府,輸精于皮毛,斯毛脈合精,溱溱汗出,在表之邪,必盡祛而不留;痛 . 止咳平,寒熱頓解,不須啜粥而借汗于谷也。((醫宗金鑒.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注。辨 太陽病脈證并治中篇)) 汪苓友:……又問:仲景法無汗不得用桂枝,今麻黃湯內復用桂枝者,何也?余答 云:按仲景法,無汗不得服桂枝湯,以其中有芍藥、姜、棗也。夫傷寒無汗為表實,表 實者,津液內固而不外泄,故禁用芍藥以收斂津液,且使寒邪不得外散。津液既不得 泄,更用姜棗以升脾胃中之津液,尤為無為。其用生姜固無害,若用大棗則過于溫補, 恐非表實證之所宜。今麻黃湯內用桂枝者,以寒傷營,桂枝亦營中藥,能通經脈而發散 寒邪,兼佐麻黃而泄營衛中之邪實。蓋風寒在表,營衛俱實,肌膚燎熱,頭痛項強,腰 脊痛,骨節不利,惡寒無汗者,必須用之,其湯中用杏仁者,以利喘也。用甘草者,和 營衛也,且以邪之所湊,其氣必虛,炙甘草有補虛之義,大抵古人用疏利之藥,必少兼 補藥,有如調胃承氣湯中,亦用炙甘草,即此意也。仲景此方,乃冬月正傷寒,太陽經 發表的藥,后學如辨證精切,何難遵而用之。(<傷寒論辨證廣注.辨太陽病脈證并治法 中)) 柯韻伯:此為開表發汗逐邪之峻劑也,古人用藥用法象之義,麻黃中空外直,宛如 毛竅骨節,故能去骨節之風寒,從毛竅而出,為衛分發散風寒之品。桂枝之條縱橫。宛 如經脈系絡,能入心化液,通經絡而汗出,為營分散解風寒之品。杏仁為心果,溫能助 心散寒,苦能清肺下氣,為上焦逐邪定喘之品。甘草甘平,外拒風寒,內和氣血,為中 宮安內攘外之品。此湯入胃行氣于玄府,輸精于皮毛,斯毛脈合精而溱溱汗出,在表之 邪,其盡去而不留,痛止喘平,寒熱頓解,不煩啜粥藉汗于谷也。其不用姜、棗者,以 生姜之性,橫散解肌,礙麻黃之上升;大棗之性;滯泥于膈,礙杏仁之速降,此欲急于 直達。稍緩則不迅,橫散則不峻矣。(<傷寒來蘇集。傷寒論附翼。麻黃湯證上)) [點評] 以上三注,堪得本方組成及其功效之要領,多有可取。然汪氏謂本方“乃 冬月正傷寒,太陽經發表的藥”,則難以盲從。蓋太陽傷寒,四時均有,惟以冬月居多 而已。四時之中,但見本系所述之證象者,皆可用之,何拘時令哉。關于本方不用姜、 棗,汪柯二氏雖作詮釋,然則將較為簡單之事,反解為復雜似無必要。其不用生姜者, 以生姜亦可辛散解表,若用則便是麻、桂、姜為伍,恐發汗之力太過,故避之。大棗甘 而滯膩,不利于速散風寒,故僅用甘草安中而調和足矣。 [臨床應用] (1)張仲景對本方的應用 1)太陽與陽明合病,重在太陽,無汗而喘或喘而胸滿者(見36、235條) 2)太陽病,十日以去,脈浮細而嗜臥者。外已解也,設胸滿脅痛者,與小柴胡湯, 脈但浮者,與麻黃湯。(見37條) 3)太陽傷寒日久不解,表證仍在者,麻黃湯主之,服湯后,可能發生瞑煩、鼻衄 等欲解之兆(見46條) 4)太陽傷寒,一般為脈浮緊,若證候不變,而見脈浮、浮數者,仍可用本方(見 51、52條) 5)太陽傷寒之證,浮緊之脈,未曾發汗,而有少許鼻衄者,可用本方發汗解表 (見55條)。 (2)后世醫家對本方的應用 1)(肘后方)麻黃湯治卒乏氣,氣不復報,肩息。 2)(玉機微義)麻黃湯治肺臟發咳,咳而喘息有聲,甚則唾血。 3)(111~科錦囊)麻黃湯治為風熱所侵,而眼目赤腫,生障翳。 4)(類聚方廣義)初生兒有時時發熱、鼻塞不通,不能哺乳者,用此方即愈。又治 痘瘡現點時,身熱如灼,表郁難發,及大熱煩躁而喘,不起脹者。 5)(傷寒論附翼)治冷風哮與風寒濕三氣成痹等證。 6)(中醫眼科六經法要)謂凡目暴病太陽,白珠血絲作淡紅,涕如清水, 目漏如 泉,畏光甚,無眵,兩眉頭痛者,寒也,麻黃湯主之。 (3)現代應用 麻黃湯在現代臨床中被廣泛用于各科病癥的治療,惟近期相關報道甚少,今以(傷 寒雜病論湯方現代研究及應用)一書為主要依據,簡要概述其應用情況如次。 1)呼吸系統:以惡寒發熱、無汗咳喘、苔白脈浮為其辨證要點,臨床常用治各類 感冒、扁桃體炎、肺炎、支氣管肺炎、支氣管哮喘、百日咳、急性支氣管炎等病。 2)循環系統:麻黃湯具有通調營衛、疏瀹氣機的功效,臨床上以寒凝表郁為特征 的多種循環系統病癥,如冠心病、高血壓、胸痹胸痛、末梢循環障礙等。皆可在審明其 病因病機的基礎上,相機選用本方進行治療。 3)消化系統:以衛閉營郁、氣機不利為病理特征,以本方酌情化裁,可用治黃疸、 習慣性便秘、膈肌痙攣等病癥。 4)神經運動系統:以肢痛、惡寒、脈緊、無汗、苔白為審證要點。臨床常以本方 加減治療坐骨神經痛、肩周炎、關節炎、肌肉疼痛等。 5)泌尿系統:以衛遏營郁、氣化不利導致津液敷布失調為辨證要點。臨床常用本 方治療急性腎炎、慢性尿路感染、遺尿、尿潴留等病。 他如婦科病癥乳腺炎、痛經、產后高熱、妊娠中毒,五官科病癥過敏性鼻炎、慢性 鼻炎、失音、急性結膜炎,皮膚科病癥蕁麻疹、風疹、皮膚瘙癢、銀屑病等,如其病機 屬于衛閉營郁而病性屬寒者,均可酌情選用本方加減治療。 (4)醫案選錄 1)急性黃疸。張某,男,62歲。隆冬勞動汗出當風,淋雨,當夜惡寒而栗,身 痛,時作干咳,小便點滴,一夜間全身皮膚黃染如橘,舌苔黃薄膩,脈浮緊而弦。診為 傷寒表實之急性黃疸。由風寒濕邪襲表,肺失宣降,水道不通,濕郁化熱,交蒸于肌膚 所致。方用麻黃湯加茵陳,發汗利尿以退黃。處方:麻黃、桂枝、杏仁各12g,茵陳 lOg,炙甘草6g。煎服2劑后表解尿暢,黃疸消失。(<國醫論壇)1986;(2):24) 2)急性腎炎。劉某,男,9歲。患急性腎炎半月余,經西藥治療,病情仍不穩定。 近2曰諸癥加重,臉面浮腫,喘咳無痰,心煩不寧,小便不利,陣陣惡寒,舌淡胖苔白 膩,脈浮緊。證屬風水。由風寒束表,肺失宣降,水道不通,水泛肌膚所致。方選麻黃 湯加茅根lOg、蟬衣5g以增強疏風利尿之功。煎服2劑后,小便通利,諸癥減輕。續 服3劑,諸癥消失。后用四君子湯加生黃芪調理周余收功。追訪一年,未復發。 按:陳氏認為:臨床運用麻黃湯時,常用藥量為“三等一半”,即麻黃、桂枝、杏 仁三味用等量,甘草一味用半量。按照這個原則,再根據年齡、體質、病情輕重而酌情 用量。根據臨床觀察,此用法比較安全,效果較好。雖麻、桂大辛之品,但配合相當量 的甘草,卻無汗多之虞。((國醫論壇)1986;(2):24) 3)產褥感染。潛某,女,28歲。產后高熱7天,體溫39.2℃,投以解熱鎮痛、抗 生素、激素類及生化湯加荊防等治療無效。診見高熱(40.4℃),畏寒,無汗,頭痛, 不思飲食, 口不渴,咳嗽,痰稀色白,胸悶,腹不痛不脹,舌苔薄白,脈浮洪。診為產 后傷寒。處方:麻黃3g,桂枝6g,杏仁(打碎)8g,炙甘草3g。水煎服,停用其他藥 物。二診:諸癥未見減輕,細審脈證方藥,覺藥量與證不合,君臣主次配伍不明,仍投 上方:麻黃lOg,桂枝8g,杏仁8g,炙甘草3g。服藥后約1小時后開始出汗,持續8 小時左右,汗息熱退,諸癥悉除。 按:<傷寒論)指出:衄家、亡血家不可用麻黃湯。患者產后亡血傷津,氣血大虛, 本屬不可發汗之例,但證卻為太陽表實證,并且產婦體質尚健,故選用麻黃湯獲效。此 即“有故無殞”之謂也。(<江西中醫藥)1985;(5):32) 4)支氣管炎合并前列腺炎。李某,男,48歲。因咳嗽氣喘、惡寒發熱,診為支氣 管炎,予以抗生素治療。翌日小便不暢,越曰小便點滴不通,診為前列腺炎。行導尿才 能排出。治療3天,諸癥不減。仍咳嗽氣喘,胸膈閉悶,咯痰稀白不暢,不能平臥,面 青唇淡,惡寒發熱,無汗,小便不出,舌質淡,苔白潤,脈浮緊。體溫37.8℃。此乃 寒邪外束,肺失宣降,通調失職之證。方選麻黃湯加味:麻黃6g,桂枝6g,杏仁lOg, 蘇子lOg,葶藶子6g,桔梗lOg,甘草3g,通草lOg。煎服2劑后,喘咳大減,咯痰較 暢,寒熱已除,小便暢行。原方減桂枝、通草,加法夏lOg,茯苓10g,繼服2劑,咳 喘已平,諸癥消失。((浙江中醫學院學報>1987;(6):25) [按語] 麻黃湯作為發散風寒、宣肺平喘之著名方劑,組方嚴謹,功效專一,頗受 歷代醫家之重視。因其發汗力量峻猛,仲景為之立禁森然。后世業醫者亦每多顧慮,而 致其用漸湮。然若得其法,用之合度,則每每效若桴鼓。上述應用情況實為此方之具體 詮釋。 [現代研究] 有關本方的現代藥理研究,<傷寒雜病論湯方現代研究及應用)編著者系統總結了 前期成果,茲摘錄介紹如次。 解熱作用:對正常小鼠皮膚溫度的觀察結果表明,本方能迅速降低其皮溫,于30 分鐘時達到最高值(平均降低5℃),與對照組比較有顯著差異。而對發熱家兔的肛溫 觀察表明,靜脈注射本方30分鐘后,能降低升高溫度的63.8%,2小時后溫度降低最 顯著,達到130.4%,與對照組有顯著差異。其解熱作用最小有效劑量為0.18g/kg,作 用期為6.4小時,體內生物相當藥量的消除半衰期為1.11小時。 增強腺體分泌作用:其對小鼠唾液腺分泌功能有明顯的促進作用,組間比較有顯著 差異;對淚腺分泌亦有較強的增強作用,自身前后對照差異顯著。 祛痰鎮咳平喘作用:實驗結果表明,本方可顯著延長氨霧刺激所致小鼠咳嗽的潛伏 期,減少咳嗽次數;同時,亦能顯著抑制蟾蜍口腔粘膜纖毛運動;可顯著促進小鼠支氣 管對酚紅的分泌;顯著擴張支氣管,并能對抗乙酰膽堿所致的支氣管收縮。提示該方具 有明顯的祛痰鎮咳及平喘效應。 抗細菌及病毒作用:本方能抑制葡萄球菌和大腸桿菌等的生長,并在RSV的噬菌 體噬斑形成過程中,能顯著減少其生成數,從而提示本方具有明顯的抗菌和抗+JL感冒 病毒及呼吸道合胞體病毒的作用。 另外,實驗結果表明,本方有增強抗癌劑順鉑的抗癌效果、增加其給藥量和減輕其 毒副反應的藥理作用。 毒理研究結果表明, 以概率法測得注射本方液24小時內小鼠半數致死量為 28.51g/kg,95%的致死量為56.35g/kg,部分小鼠興奮抽搐死亡,部分小鼠呼吸停止 死亡。病檢小鼠肺內小靜脈及肺泡壁毛細血管呈廣泛性擴張充血,肝細胞明顯顆粒變 性,空泡變性及肝瘀血,脾臟被膜下瘀血、出血,濾泡增大,可見吞噬現象及巨噬細胞 反應,腎臟間質充血,腎小血管上皮細胞顆粒變性,心臟未見顯著異常改變。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