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中醫書館 / 傷寒·金匱要... / 桂枝附子湯---溫經散寒,祛風勝濕

0 0

   

桂枝附子湯---溫經散寒,祛風勝濕

2018-04-08  學中醫書館
桂枝附子湯 (方組、臨證參考用量}桂枝12g 生姜9g 制附子9g 炙甘草6g 大棗lOg 、 上5味,以水1200ml,煮取400ml,去滓,分3次溫服。 (功效)溫經散寒,祛風勝濕。 (主治]風濕痹證,身體疼煩,不能自轉側,不嘔不渴,脈 浮虛而澀者。
(臨證加減)
1.經方附子應用:從附子在經方中常用配伍、劑量、用法 等方面進行探討。 (1)常用配伍:①與溫中健脾利濕藥干姜(或生姜)、白術、 茯苓等配伍:在用生附子的8個方劑中都與干姜配伍,如四逆 湯;炮附子配干姜,如理中湯加附子;附子與生姜同用如真武 湯。并加入白術、茯苓。②與補氣藥人參、黃芪等合用:如四逆 加人參湯、烏梅丸。臨床上參附注射液(紅參、黑附子、丹參)、 芪附注射液(黃芪、附子)是其例。③與解表藥麻黃、桂枝等同 用;如麻黃附子細辛湯,桂枝加附子湯等。④與清熱藥大黃等同 用;如附子瀉心湯、大黃附子湯。⑤與甘草同用:《傷寒論》用 甘草69方,《金匱要略》用甘草85方,附子與甘草同用方20多 個,如四逆湯、芍藥甘草附子湯等。 (2)附子的劑量:常用lO~15g,特殊用至30~60g。 (3)附子的用法:用附子37方,其中用生附子8方,用炮 附子29方。

2。附子在陰陽兩虛證中的應用:分治療遺精、消渴、痹證 方面進行介紹。 (1)遺精:治當滋腎助陽,佐以收澀固腎。處方:牡蠣、黃 芪、蓮子肉、山萸肉、附片各15g,菟絲子、覆盆子、熟地各 18g,山藥、首烏各24g,黨參、芡實、蓮須各31g,五味子6g。 (2)痹證(風心病):證屬真陰欲竭,真陽外越,治以回陽 固脫,益氣育陰。處方:黨參、生地、黃芪各62g,桂枝6g,麥 冬、茯苓、白術、白藥、五味子各15g,炙甘草、玉竹各9g,生 龍牡、附片、炙鱉甲各31g,生姜3片。 (3)消渴(糖尿病):治以益氣溫腎,和胃降逆,兼以養陰 除濕解毒。處方:紅參、冬蟲夏草各6g,茯苓、魚腥草、附片 各24g,枸杞子、澤瀉、牛膝各12g,韭菜子、補骨脂各15g, 女貞子、何首烏、蒲公英、山藥各lOg,砂仁4。5g,代赭石、磁 石各18g,大小薊炭各9g。

3.《傷寒論》運用附子規律探討:運用附子方20首,用生 附子8方,炮附子工2方。凡屬回陽救逆者用生附子5;屬補陽、 散寒,心痛者則用炮附子。其處方用量偏重, “不先煎與久煎” 的方法值得重視。

4.肉桂治附子中毒;介紹民間經驗用肉桂治愈急性附子中 毒,以肉桂5—10g泡水服,服后約5-15分鐘即嘔吐,使毒物 吐出,若仍不解,再取3-5g如法再服。本文所載均為里寒證, 而附子中毒若出現熱證能否使用肉桂,有待探討。

5。本方加白術、茯苓,治冒雨濕著于肌膚,與胃氣相并, 或腠開汗出,因浴得之,名三因術附湯。

6.本方去附子、大棗,肉桂易桂枝,干姜易生姜,加熟地、 白術、人參、當歸、麻黃。治陽虛傷寒及一切四時勞倦,瘟疫陰 暑之氣,身雖熾熱,時猶畏寒,即在夏月亦欲衣被覆蓋或喜熱湯 或兼嘔惡泄瀉,但六脈無力,兼有怯寒邪,氣不能外達等,名大 溫中飲。

第七節風濕證(174、175), [原文] 傷寒八九日,風濕相搏,身體疼煩,不能自轉側,不嘔,不渴,脈浮虛而湳 者,桂枝附子湯主之。若其人大便鞭,小便自利者,去桂加白術湯主之。(174) 桂枝附子湯方 桂枝四雨,去皮 附子三枚,炮去皮,破 生姜二兩。切 大棗十二枚,擘 甘草二兩,炙 上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滓,分溫王服。 去桂加白術湯方 附子三枚,炮去皮,破 白術四兩 生姜三兩.切 甘草二兩.炙 大棗十二枚,擘 上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滓,分溫三服。初一服,其人身如痹,半日 許復服之,三服都盡,其人如冒狀,勿怪,此以附子、術,并走皮內,逐水氣未得 除,故使之耳。法當加桂四兩,此本一方二法,以大便鞭,小便自利,去桂也;以大便 不鞭,小便不利,當加桂。附子三枚恐多也,虛弱家及產婦,宜減服之。 [詞解] (1)相搏:相互搏結之意。 (2)身體疼煩:指身體疼痛劇烈而致心煩不寧。 (3)痹:麻木不仁。 (4)冒狀:頭目昏蒙狀。 [提要] 風濕痹阻肌表的證治。 [釋義] 本條論述風濕的脈證治法。傷寒八九日,說明本證感受風寒而引發, 日久 不愈,風寒濕三氣相搏,閉阻于肌表,障礙氣血流行。風淫所勝,則周身疼煩;濕淫所 勝,則身重不能自轉側;風寒濕邪留著于肌表,未干于里,故不嘔,是無少陽之證;不 渴,是無陽明之證。風邪在表,衛氣不足,故脈浮而虛,寒濕郁滯于表,經脈不利,故 兼澀象。還可見惡寒、發熱、汗出等,總由風寒濕留著肌表所致,故以桂枝附子湯,溫 經散寒,祛風除濕。 風濕證,即(素問。痹論)所日:“風寒濕三氣雜至合而為痹也。”屬雜病范疇。風 寒濕邪侵犯肌表,以致營衛不和,衛陽不固,見惡寒、發熱、汗出、脈浮等。此證形似 太陽證,而實非太陽證,蓋太陽表證,為風寒襲表,雖有惡寒、發熱、身痛等,但正氣 不虛,脈浮緊或浮緩,并非浮虛而澀。雖有身痛,但非不可轉側。總之,風濕痹證以身 體或骨節疼痛最為突出,雖有某癥狀類似于太陽表證,但因正氣虛損,脈浮虛而澀等, 足以與太陽表證相區別。 “其人大便硬,小便自利。”是風去濕存之象。考<金匱要略.痙濕暍篇)所說“濕 痹之候,小便不利,大便反快”。推之,本證原有小便不利,大便稀溏之癥,今服桂枝 附子湯后,陽氣得振,風邪得除,而濕邪猶存,濕困脾陽,運化失職,脾不能為胃行其 津液,水液偏滲膀胱,以致氣化已行,故大便硬而小便自利,故治以去桂加白術湯。于 桂枝附子湯中去桂者,是因風邪已去故也;加白術者,以濕邪仍存也。 [選注] 成無己:傷寒與中風家,至七八日再經之時,則邪氣多在里,身必不苦疼痛,今日 數多,復身體疼煩,不能自轉側者,風濕相搏也。煩者風也;身疼不能自轉側者濕也。 經日:風則浮虛。<脈經)曰:脈來澀者,為病寒濕也。不嘔不渴,里無邪也;脈得浮 虛而澀,身有疼煩,知風濕但在經也,與桂枝附子湯,以散表中風濕。桂,發汗走津 液。此小便利,大便硬為津液不足,去桂加術。(《注解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并治法第 七》) 錢天來:大凡中風傷寒之邪,至八九日,設不傳入他經,亦必入里而不在表矣。寒 為陰邪,在表則當體痛,風為陽邪,熱郁則必發煩,至八九日之久,煩則或有,體痛者 絕少矣。此證雖屬傷寒,因又濕邪搏聚,濕亦陰邪,流于關節,所以身體煩疼,而身重 不能轉側也;不嘔不渴,邪不在胃,未入于里也;脈浮虛而澀者,浮則為風,浮則按之 無力,即所謂浮則為虛也,寒邪在營,血脈不得流利則澀;濕流關節,氣血不快于流行 亦澀,正風寒濕三氣所著之脈,名為濕痹者是也。法當兼治,故以桂枝附子湯主之。濕 在里則小便不利,大便反快,大便硬則濕不在里,小便利則濕氣已去,不須汗泄,故去 桂枝。想風濕之后,寒濕之余氣未盡,身體尚疼,轉側未便,故仍用去桂枝之白術附子 湯也。((傷寒溯源集.溫病風溫痙濕暍。濕病證治>) <醫宗金鑒):傷寒八九日,不嘔不渴,是無傷寒里病之證也;脈浮虛澀,是無傷寒 表病之脈也。脈浮虛主在表,虛風也;澀者主在經,寒濕也。身體疼煩屬風也,不能轉 側屬濕也,乃風濕相摶之證,非傷寒也,與桂枝附子湯溫散其風濕,使從表而解也。若 脈浮實者,則又當以麻黃加術湯,大發其風濕也。如其人有是證,雖大便硬,小便自 利,而不議下者,以其非邪熱入里之硬,乃風燥濕去之硬,故仍以桂枝附子湯去桂枝, 以大便硬,小便自利,不欲其發汗,再奪津液也;加白術,以身重者,濕在肉分,用以 佐附子逐濕氣于肌也。((醫宗金鑒。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注。辨痙濕暍病脈證并治)) 陳亦人:風濕相搏的“搏”字與繁體“搏”字極其相似,而讀音和含義卻迥然不 同,自方中行釋摶為攬聚,言風與濕拽合團聚以來,程郊倩也釋為兩邪合聚,尤在涇也 釋為“風與濕相合而成疾”,喻嘉言在<醫門法律)中直接改搏為摶,寫作“風濕兩邪 摶聚一家”,<醫宗金鑒.訂正傷寒論注)連原文也改為“風濕相摶”:從<詞源)“摶”的含 義:①環繞,盤旋。②捏之成團。③圜。④持,憑借。確實以凝聚如團的解釋為合理; 而“搏”的幾種字義:①捕捉。②攫取。③擊,拍。④對打o.都與風濕相搏之義不合, 據此可見“搏”可能是“摶”的筆誤,似不應該再延誤下去。((傷寒論譯釋.下編.辨太 陽病脈證治下第七)) 陳修園:若患前證(指桂枝附子湯證)。其人脾受濕傷,不能為胃行其津液,故大 便硬,愈硬而小便愈覺其自利者,脾受傷而津液不能還入胃中故也。此為濕多于風而相 搏于內,即于前方去桂枝加白術湯主之。濕若去,則風無所戀而自解矣。(<傷寒論淺 注.辨太陽病脈證篇)) . [評述] 諸注對風濕證之病機闡述大體平允。本證身體疼煩的煩字,當指疼痛劇烈 的程度較重,非指煩躁而盲。唐容川曰:“煩字,不是心煩,乃骨節煩疼,謂其發作煩 頻也”可作參考。成注認為煩為風,疼為濕。錢氏認為“熱郁則發煩”,均為不妥。陳 亦人氏認為“搏”為“摶”之筆誤,釋之有理。對大便硬,小便自利,各家見解分岐, 當以風去濕存,濕邪傷脾,轉輸失職為解較為妥貼,陳注比較合理,可供參考。 [治法] 1.溫經散寒,祛風除濕。 2.溫經散寒,除濕止痛。 [方藥] 1.桂枝附子湯方。 2.白術附子湯方。 [方義] 桂枝附子湯以桂枝辛溫,以疏通經脈,祛風散寒;附子辛溫大熱,溫經扶陽, 逐寒濕而止痛,助衛陽以固表,二藥大制其量,合為溫經散寒除濕之主藥;生姜、大棗、甘草 辛甘發散,調營和衛,助正以祛邪,諸藥合用,共奏溫經散寒、祛風除濕之功。 去桂加白術湯,即桂枝附子湯去桂加白術四兩而成。是在桂枝附子湯證的基礎上, 若見大便硬,小便自利,乃風去濕存,濕邪困脾,轉輸不力,故不取桂枝之祛風,加術 者,以用其健脾燥濕之力著,本方較桂枝附子湯更重于培土以勝濕。 桂枝附子湯是桂枝去芍藥加附子湯增加桂枝一兩(四兩);附子二枚(三枚)而成, 藥味相同,用量不同,而功效迥別。彼方用于表虛兼胸滿、脈微、惡寒之證,故于桂枝 湯中去芍藥之陰柔,以免戀邪不去;用附子一枚,以溫經扶陽;本證是風寒濕邪,痹阻 于肌表,故重用桂枝、附子,溫經通陽祛風散寒眭濕,尤可止痛。 眼藥應注意以下幾點: 1。方后注云“初一服,其人身如痹,半日許復服之,三服都盡,其人如冒狀,勿怪。 此以附子、術并走皮內,逐水氣未得除,故使之耳,法當加桂四兩。”是指服藥后,病人可出 現身體麻木,頭目眩暈之癥,這是因為白術、附子并走皮內,發揮祛風散寒勝濕作用,正邪 交爭,邪氣尚未得除之故,可加桂枝四兩,以增強溫經通陽,化氣祛邪之力,然則,附子用量 較大,還應留心是否為附子中毒現象,若是中毒現象,則應減少其用量。 2.本方一方二法:若大便硬,小便自利者,為風去濕存,當去桂枝,加白術。 3.虛家及產婦,氣血虧少,難勝此辛溫燥烈之劑,故宜減量。 [方論選] 成無己:風在表者,散以桂枝、甘草之辛甘;濕在經者,逐以附子之辛熱;姜、棗 辛甘行榮衛,通津液,以和表也。(<注解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并治法第七)) 周禹載:金匱之治風寒濕者多矣,未嘗遽用附子,獨于傷寒兼風濕者三方,均用附 子,其理安在?蓋傷寒熱證也,加以風濕瘀里,勢必易熱,乃至八九日之久,而不言身 熱,知其人屬陽虛矣。陽虛者,邪湊于里,為內入則易,而外解極難,何者?無元氣以 復之也,故仲景用桂枝解外,必賴附子以溫經,使經絡肌肉間無處不到,則無邪不驅 矣。用三枚者,以其邪未入深,易于表散,故必勇猛精進,而無取乎逡巡也。或曰,脈 浮虛澀。仲景全力驅邪,獨不畏其劫陰乎,而不知此正圣人制方之神也。浮虛而澀,純 是外邪,衛為風,浮澀因濕滯也,如是則多用附子,合姜桂以解表,甘棗以和中,又何 憚而不為手。((傷寒論三注.太陽下篇)) 汪苓友:此承上條(指桂枝附子湯證)而申言之,有如上條證全具矣。若其人大便 硬,小便自利者,后條辨云;此濕雖盛而津液自虛也。于上湯中去桂,以其能走津液, 加術以其能生津液。或問云:小便自利,則濕去矣,何以猶言濕盛?余答云:濕熱郁于 里,則小便不利,寒濕搏于經,則小便自利。又有昧理者云,大便溏,宜加白術,殊不 知白術為脾家主藥,后條辨云;燥濕以之,滋液亦以之。((傷寒論辨證廣注。辨太陽陽 明病脈證并治法)) 李培生:桂枝附子去桂加白術湯,一名白術附子湯。 “若其人大便硬,小便自利” 是白術附子湯的主治證。亦可說明在服桂枝附子湯前,當有<金匱)“濕痹之候,小便 不利,大便反快”之證。服湯后,風邪易于宣散,氣化通行,故小便利;脾虛失于運 化,寒濕凝滯,痹著于表,故大便硬。此則當用白術附子湯,取白術健脾燥濕,附子溫 經扶陽,炙甘草和中,姜、棗調和營衛。為風寒濕痹之偏于濕盛者立法。又服大量附 子,往往能產生中毒現象,亦即所謂“如冒狀”。但服后病勢頓挫,有時反能迅速獲愈。 <書)謂“若藥不暝眩,厥疾弗瘳”。殆即指此類情況而言。(<柯氏傷寒附翼箋正.太陽 方總論)) [點評] 成注簡明扼要,周注對大劑附子以逐邪,汪注對白術功效的闡述,李氏對 藥后“如冒狀”之解,均釋之有理,臨床頗有指導意義,足資參考。 [臨床應用] (1)張仲景對本方的運用 1)用本方治風濕留著肌表證(即本條) 2)<金匱要略。痙濕暍病脈證治):桂枝附子湯、白術附子湯(即去桂加白術湯)主 治同上。 (2)后世醫家對本方的應用 桂枝附子湯 1)(千金翼方)錄<傷寒論)桂枝附子湯,治證皆同。 2)(J'l-臺秘要):用本方去大棗加麻黃,治療風水,身體面目盡浮腫,腰背牽引髀 股,不能食。 3)(扁鵲新書>:用本方治暑天中濕頭痛,發熱,惡寒,汗出,遍身疼痛。 4)<六科證治準繩):用本方加白術、茯苓治冒雨濕著于肌膚,與胃氣相并,或腠 開汗出,因浴得之。 去桂加白術湯 工)本方(千金翼方):“術附子湯”,(外臺秘要):“附子白術湯”,主治均與《傷寒 論》同。 2)(類聚方廣義)用本方治痛風及結毒沉著作痛,兼用應鐘散或七寶承氣丸,其效 甚速。 3)(三因方):用本方去生姜、大棗,加干姜,治中風濕重,昏悶恍惚,脹滿身重, 手足緩縱,漿漿自汗,失音不語,便利不禁。 4)(曾氏活幼口訣)用本方治小兒臟腑虛寒,泄瀉洞利,手足厥冷。 (3)現代應用 . 1)風寒濕痹證。本方溫經扶陽,祛風散寒,除濕定痛,臨床多用于陽氣不足,風 寒濕邪凝滯筋脈及肌表的痹證,證見身體肢節疼痛,轉側不利,怕冷惡風,舌淡苔白, 脈虛者,均可應用,如風濕性疾患、類風濕性關節炎、痛風、神經痛等等,加減應用, 多獲良效。如李氏報道用桂枝附子湯加防風、荊芥、蒼術、獨活治療風濕性關節炎,獲 得良效。何氏報道用桂枝附子湯加芍藥,治療寒濕痹阻肌表所致的四肢不安癥,亦 取得良好效果。 2)循環系疾病。桂枝附子湯,有溫通心陽,祛除寒濕之功,據現代藥理研究桂枝、 附子相伍,又具強心作用,故本方可用治各種原因所導致的心動過緩、心力衰竭,心房 纖顫,房室傳導阻滯等等,證屑心腎陽虛,心悸氣亂,心胸悶痛,形寒畏冷,神疲乏 力,面色蒼白,脈緩弱無力,或脈律不齊者,均可加減運用。如閔氏等報道用桂枝附子 湯加黃芪、制首烏、棗仁,治療竇性心動過緩34例,有因貧血性心臟病、動脈硬化性 心臟病、風濕性心臟病、心臟神經官能癥引起者,病程3月至1年以上。若氣血虧虛, 證見脈結代,心動悸,胸悶氣短,加黨參、當歸;心脈痹阻,證見心悸、胸悶,或陣發 性左胸疼痛,加丹參、紅花;心神不安,證見短氣、胸悶,心悸、失眠,加夜交藤、龍 骨。每日1劑,早、晚服。34例中,平均心率增加每分鐘10次以上24例,增加5—10 次以上者8例,不滿5次者2例。總有效率達94%。服藥最短者6次,最長者3個月, 均未見明顯異常反應。劉氏報道用桂枝附子湯泡服,重藥輕投,治療體質素虛,心 陽虛損之低血壓癥,獲得滿意療效。 3)泌尿系疾病。楊氏報道,用桂枝附子湯加芍藥治療寒凝氣滯型腎絞痛,證見腎 絞痛劇烈,面色蒼白,或晦暗,肢冷汗出,舌淡苔白,脈沉緊或細澀,用本方立效。 4)兒科虛寒諸證。小兒之稚陽未充,正不勝邪,脾腎兩虧的虛寒證,如腹痛腹瀉, 嘔吐,胃脘痛,消化不良,咳喘,關節疼痛,屈伸不利等,若見面色蒼白,肢冷脈弱, 舌淡苔白者均可應用本方加減治療。如王氏報道用本方加白術、茯苓、煅龍牡、赤石脂 治小兒脾腎兩虧,腹瀉完谷不化,獲得良效。本方加南星、法夏、茯苓、砂仁治脾腎陽 虛,水氣凌心射肺之咳喘;本方加川烏、細辛治小兒虛寒性關節痛;本方加肉桂、砂 仁、蒼術治小兒虛寒性腹痛、胃脘痛;本方加丁香、法半夏,以肉桂易桂枝,治小兒虛 寒性嘔吐,均可取效。 倪氏報道用桂枝附子湯溫陽祛寒,據證加減,治療新生兒硬腫癥25例,臨床治愈 23例,療效顯著。 (4)醫案選錄 1)風寒濕痹。代某,男,38歲,農民。1988年10月5日就診。平素體弱,易得 感冒。惡寒發熱已6天,前天外出雨淋,周身酸楚,兩腿膝關節活動不利而痛,伴頭痛 鼻塞,舌質淡,苔薄白潤,脈浮虛而澀。證為風寒濕痹,治宜祛風逐濕,散寒定痛。方 用桂枝附子湯加減:桂枝、附子(先煎)、甘草、防風各lOg,荊芥7.5g,生姜5g,大 棗15g。服4劑后病情大減,上方去荊芥,加獨活15g,共服u劑病愈。按:患者素體 衛陽不足,又感雨淋,致成風寒夾濕之邪,內竄經絡,痹阻關節,不通則痛,方以桂枝 附子湯加荊芥、防風、獨活,共奏祛風除濕之功效。(<福建中醫藥)1988;19(3):12) 2)風濕性關節炎。宋某,男,43歲,工人。1989年9月15日就診。患風濕性關 .節炎6年余,陰雨天即發,病情加重,兩膝關節酸痛重著,活動不便,口干不渴,身倦 乏力,大便難,夜尿頻多,舌苔白膩,脈濡緩。此為白術附子湯證,方用白術附子湯加 減:蒼術、附子(先煎)、大棗各15g,白術、懷牛膝各20g,獨活、甘草各10g,生姜 5g。連服17劑,諸證消失病愈,至今未發。按:桂枝附子湯證臨床比較多見,但白術 附子湯證也不少見。方中用蒼術增強白術除濕之力,獨活、懷牛膝共建下行通痹之功。 方藥合拍,故收全功。((福建中醫藥)1988;19(3):12) 3)竇性心動過緩。盛某某,女,46歲。工人,初診于1982年3月20日。頭昏心 悸,氣短胸悶,左側胸痛陣發,面色咣白無華,畏寒肢冷,失眠神疲,飲食不香,苔白 脈細緩,患高血壓病已有3年,經常服復方降壓片,血壓170/110mmHg。檢血:血紅 蛋白7.5g,紅細胞260萬。心率50次/分,偶見期外收縮2—3次/分。心電圖:①竇 性心動過緩;②左心室肥厚。證屬心陽虛弱,心脈痹阻,氣血虧損,心神失養。治宜溫 陽益氣,養血活絡,寧心安神。處方:桂枝6g,熟附片4g,炙甘草6g,生姜3g,大棗 15g,酸棗仁(炒)8g,炙黃芪lOg,制首烏10g,丹參10g,夜交藤10g,上藥水煎服, 每日1劑,囑服3劑。二診:頭昏、心悸、胸悶好轉,能睡4小時左右,畏寒肢冷大 減,苔白脈細緩。血壓165/95mmHg,心率58次/分,心律整齊,仍以原方續服5劑。 三診:心悸大減,胸痛已止,能睡6小時以上,飲食增加,苔白脈細,血壓155/ 92mmHg,心率68次/分,心律整齊,再以原方續服10劑。半月后來診,諸恙均平, 精神好轉,血壓155/92mmHg,心率70/分,心律整齊,苔白脈細,以原方再服5劑以 鞏固療效。(<河北中醫>1986;(4):22) 按:桂枝附子湯,為仲景為風濕相搏,身體疼煩而設,臨證每多用于風濕性疾患, 但方中桂枝、附子、炙甘草有溫通心陽,祛寒除濕的作用,姜、棗、草又具和中補虛, 調衛和營之功,故對心動過緩一證,屬心陽不振,鼓動無力而致者,用之亦很合拍。本 例高血壓、貧血、心動過緩,證屬心陽虛衰,故以桂枝附子湯溫通心陽,扶脾胃之陽以 資氣血生化之源,黃芪益氣升陽,首烏養血滋陰,棗仁養心安神,丹參活血通絡,合而 使心陽得振,氣血得復,心律復常,心神自安。藥證相投,故功效顯著。(<河北中醫) 1986;(4):22) 4)腎絞痛。沙某,女,22歲,教師,1975年7月15日診治。患者于7月13日淋 雨受寒,14日開始腰部劇烈疼痛,急請西醫診治,診為急性腎絞痛,以阿托品解痙止 痛,補液安眠等治療均無效,7月15 Et 8點注射杜冷丁,疼痛仍然如故,改請中醫診 治。證見:腰痛劇烈如刀絞,上起腰腹,下連陰股,輾轉反側,額上汗出如豆大,面色 蒼白,惡寒蜷臥,手足厥冷,小便澀滯,診脈沉緊,舌質淡苔薄白。辨證:本病發生的 原因,主要為淋雨受寒,證屬寒濕阻遏腰痛。治療:溫經散寒,調和營衛。以附子桂枝 湯。川附子40g,桂枝15g,杭芍15g,炙甘草lOg,生姜15g,大棗15g。患者服藥后, 疼痛迅速減輕,當夜即能睡,16日疼痛消失,只覺精神不佳,而臥床休息,囑以飲食 等調養。隨訪至今未發。“按:本例冒雨受寒,寒濕凝滯筋脈,致腰痛劇烈,伴見一派 寒象,故治以大劑桂枝附子湯溫通經脈,驅除寒濕,一劑而疼痛豁然而解。”(<云南中醫 雜志),1984;(6):61) 5)小兒虛寒泄瀉。李某,女,3歲。1986年6月25 日門診。因過食冰棒腹瀉,吞 服黃連素后泄瀉加重,飲水瀉水,服藥瀉藥, 日十余次。顏面黃,舌質淡,苔薄白,脈 沉弱。證屬脾腎陽虛,治宜溫補脾腎,澀腸止瀉。處方:附片lOg先煨,生姜2片,桂 枝15g,分3次后下,白術6g,茯苓lOg,煅龍骨lOg,赤石脂lOg,大棗1枚,炙甘草 3g。服兩劑瀉止病愈。(<云南中醫雜志>1987;(3):37) 按:本例驟中寒濕,致瀉利日十余次,面黃舌淡,苔白脈沉弱,屬脾腎陽虛之證, 以桂枝附子湯加味治療,桂枝、附子溫通陽氣,散寒除濕,棗、草補中益氣,生姜散 水,白術、茯苓健脾利濕,龍骨、赤石脂溫澀止瀉。合而使脾腎之陽復,寒濕邪氣得 除,下利得止。 [按語] 桂枝附子湯及去桂加白術湯均為風濕留著肌表而設,后者主治濕邪偏盛而 風邪不顯之證。二方用治風寒濕痹又兼陽虛者,療效頗著。臨證當以周身疼煩,轉側不 利,惡風汗出,脈浮虛而澀為辨證要點,本證為虛寒性疾患,故身痛、關節疼痛無內 熱,舌質淡,苔白,亦為辨證之眼目。所謂痹者,閉也,乃氣血為邪氣所阻滯,流行不 暢所致。經云:正氣內存,邪不可干。本證往往因為正氣不足,邪氣入侵,風寒濕邪痹 阻經脈肌肉,甚而關節筋骨,惟其如此,則難以驅邪外出,故每多纏綿反復,應用本方 應據證補養氣血,調整陰陽,以扶正祛邪,參芪歸芍之類均可隨證選用。應用時亦當根 據疼痛的部位,選用不同的祛風除濕藥物,如在上者,可入羌活、威靈仙;在下者,可 加防己、苡仁、牛膝;兼痰者,可加二陳湯之屬及木香、枳殼等行氣之品。應用時還當 配入活血通絡之藥,如歸、芎、桃、紅、雞血藤之類,以利邪氣驅除。甚者,可用蟲類 藥物搜剔。 本方不僅具有溫經扶陽,散寒除濕定痛之效,又能溫復脾腎之陽,振奮心陽,和中 補虛,調和營衛,故不僅用治痹證,亦用于脾腎陽虛、寒濕內阻諸證。如桂枝附子湯加 茯苓、白術、干姜、車前仁、黨參、黃芪可治脾腎陽虛之泄瀉;重用炙甘草,加茯苓, 可治心陽不振之心悸、脈結代,以及冠心病等。兼氣滯痰瘀,出現心痛,胸悶、四肢不 溫,可用本方干姜易生姜,加入黃芪、人參與行氣化痰、活瘀宣痹之品。總之,只要符 合陽虛而寒濕內阻的病機,均可酌情用之。 [現代研究] (1)鎮痛作用。邱氏等在對附子湯、桂枝附子湯、芍藥甘草湯的鎮痛作用實驗研究 中發現三方灌注后的小鼠能明顯減少醋酸所致小鼠扭體次數,與生理鹽水組比較,均有 顯著差異,說明桂枝附子湯有明顯的鎮痛作用,但其作用低于附子湯與芍藥甘草湯Cs)。 (2)抗炎作用不明顯。邱氏等用小鼠灌注桂枝附子湯,與生理鹽水、強的松組對 照,觀察對二甲苯涂耳致炎癥腫脹的抑制率,結果表明桂枝附子湯無明顯的抗炎作用。 因附子及桂枝,據文獻報道,有明顯的抗炎作用,本實驗結果為無明顯抗炎作用,可能 與藥物濃度低,抗炎成分含量少有關。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