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中醫書館 / 傷寒·金匱要... / 桂枝甘草湯---溫補心陽

0 0

   

桂枝甘草湯---溫補心陽

2018-04-08  學中醫書館
桂枝甘草湯 (方組、臨證參考用量)桂枝12g 炙甘草6g 上2味,以水600ml,煮取200ml,去滓,1次頓服。 (功效}溫補心陽。 (主治] 主證:心下悸動,或空虛或空懸感,喜按,脈微緩或沉細或 結代,舌苔白。 副證:短氣,或略有心痛,或憋悶感.
(臨證加減)
1.本方加肉桂治療低血壓(每日一劑,白開水沖泡代茶飲)
2.治口中臭方:桂心,甘草各等份為末,臨臥以食指撮酒 服之。
3.本方加蓮須、浮小麥、當歸、黨參、生姜、大棗治療出 汗過多者。
4.本方加肉桂、生黃芪、五味子治療直立性低血壓。
5.本方加黃芪、黨參、五味子、柏子仁、茯苓治療心悸 不寧。
6.本方合保元湯、麻黃附子細辛湯(黃芪、黨參、桂枝、 制附子、炙甘草、生麻黃、細辛)治療病態竇房結合征。

(五)桂枝甘草湯證(64) [原文] 發汗過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湯主之。(64) 桂枝四兩.去皮 甘草二兩.炙 上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頓服。 [詞解] . (1)叉手自冒心:冒,覆蓋之意。即病者雙手交叉于胸,按于心臟部位。 (2)心下悸:當指心悸,即心跳不寧。 [提要] 發汗過多,損傷心陽的證治。 [釋義] 心屬火而為陽臟,汗乃心之液,為陽氣所化生,今發汗過多,則心陽隨汗 液外泄,以致心陽虛損。心陽虛則心臟無所主持,故悸動不安。虛則喜按,是欲藉乎 按,以為護持,而使稍安,此即“心下悸,欲得按”之來由。此證除心悸外,常伴有胸 悶、氣短、乏力等。 [選注] (醫宗金鑒):發汗過多,外亡其液,內虛其氣,氣液兩虛,中空無倚,故心下悸, 惕惕然不能自主,所以叉手自冒心,欲得自按,以護庇而求定也,故用桂枝甘草湯,以 補陽氣而生津液,自可愈矣。(<醫宗金鑒.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注.辨太陽病脈證并治 中篇)) 。 汪苓友:汗者心之液,發汗過多,則陽亡而心液虛耗,心虛則動惕而悸,故其人叉 手自冒心胸之間,而欲得按也。“冒”字作“覆”字解。發汗過多,必是服麻黃湯之故, 所以仲景法,用桂枝者,以固表而守其陽;用甘草者,以益氣而緩其悸也。要之,陽氣 得守,則津液歸復,漸長于心胸之分,復何悸之有焉。((傷寒論辨證廣注.辨太陽病脈 證并治法中)) 錢天來:發汗過多者,前桂枝湯為解肌,過多尚有如水流漓之戒,若過用麻黃湯, 尤為發汗過多,則陽氣大虛。.陽本受氣于胸中,故膻中為氣之海,上通于肺而為呼吸, 位處于心胸之間,發汗過多,則陽氣散亡,氣海空虛,所以叉手自覆其心胸,而心下覺 惕惕然悸動也。凡病之實者,皆不可按,按之則或滿或痛而不欲也,故(素問.舉痛論) 云:寒氣客于經脈之中,與炅(jiǎng,熱也。)氣相薄則脈滿,滿則痛而不可按也。又 云:脈充大而血氣亂,故痛甚不可按也。此以誤汗亡陽,心胸真氣空虛而悸動,故欲得 按也。((傷寒溯源集。太陽中篇)) , 尤在涇:心為陽臟,而汗為心之液,發汗過多,心陽則傷,其人叉手自冒心者,里 虛欲為外護也。悸,心動也;欲得按者,心中筑筑不寧,欲得按而止也,是宜補助心 陽。(<傷寒貫珠集。太陽篇上)) 徐靈胎:發汗不誤,誤在汗多,多則心氣虛。二味扶陽補中。此為陽虛之輕者,甚 而振振欲擗地,則用真武湯矣。一證而輕重不同,用方迥異,其義精矣。((傷寒論類 方。桂枝湯類)) [評述] 諸注同中有異,本證屬心陽虛而悸,是其所同。(金鑒)及汪氏謂為心之 氣液兩虛,是其所異。觀本證由發汗過多而成,其液之虛,固在情理之中,然則從桂枝 . 甘草湯治療來看,是必以心陽虛為主。誤汗之后,變證非一,而變為陰虛或陽虛,多以 體質為依歸,在平素氣虛陽弱之人,則多轉化為陽虛證,若舍此而論,則令人不知所 云。錢氏辨虛實之喜按與否,詳明可取。徐氏謂“此陽虛之輕者,甚而振振欲擗地”云 云,是對證候變化及其內在聯系的深入分析,應仔細體會。 [治法] 溫通心陽。 [方藥] 桂枝甘草湯方。 [方義] 桂枝辛甘性溫,人心助陽;炙甘草甘溫,補中益氣,二藥相配,有辛甘合 化,溫通心陽之功。心陽得復,則心悸自止。本方的配伍特點是桂枝倍重于炙甘草,使 溫通心陽之力專純,甘守而無壅滯之弊。服法猶有特點,即一劑藥煎汁頓服,意在速 效。是為溫通心陽之祖方,臨床可隨證加味,以適應病情需要。 [方論選] . 喻嘉言:心下悸及耳聾無聞,皆陽氣暴虛。仲景只用桂枝甘草二味,補虛之意明顯 己見,如二證大虛,又必多用人參矣。((尚論后篇.卷二)) 柯韻伯:此補心之峻劑也。……桂枝本營分藥,得麻黃生姜,則令營氣外發而為 汗,從辛也;得芍藥,則收斂營氣而止汗,從酸也;得甘草,則內補營氣而養血,從甘 也。此方用桂枝為君,獨任甘草為佐,以補心之陽,則汗出多者,不至于亡陽矣。姜之 辛散,棗之泥滯,固非所宜。并不用芍藥者,不欲其苦泄也。甘溫相得,氣和而悸自 平,與心中悸而煩,心下有水氣而悸者迥別。((傷寒來蘇集。傷寒附翼.太陽方總論)) 王晉三:桂枝湯中取二味成方,便另有精蘊,勿以平淡而忽之。桂枝復甘草。是辛 從甘化,為陽中有陰,故治胸中陽氣欲失。且桂枝輕揚走表,佐以甘草留戀中宮,載還 陽氣,仍寓一表一里之義,故得以外止汗而內除煩。((絳雪園古方選注.和劑)) 錢天來:因此條是誤汗后所致,故以桂枝、甘草護衛和陽,補中益氣,但此方性味 和平,力量淺鮮,如參芍之補斂,恐不可少。仲景立方,諒不止此,或有脫落,未可知 矣。((傷寒溯源集。太陽中篇>) [點評] 諸注皆嘉,喻氏指出心陽大虛者,“又必多用人參”,閱歷之言也。柯氏明 辨桂枝配麻黃、生姜;配芍藥;配甘草之功效差異,中肯可取。錢氏以為“此方性味平 和,力量淺鮮,如參芍之補斂,恐不可少”,并疑原文有脫落,若就本條病情而論。只 在心陽不足,而桂枝甘草湯已堪其任,故王晉三云“勿以平淡而忽之”,非親手歷驗, 難出此語。若就病情之發展演變而論,則不惟參芍之不可少,即附子之類,似亦可加。 蓋心陽虛有輕有重,輕者乃手少陰之陽虛,重者心腎俱衰,況病至如此,則多有兼挾, 如水氣、痰飲、瘀血之類,則遣方用藥,又當別論。由是言之,錢氏論本條之治法方藥 欠妥,而論病情之發展演變,則未周全。 [臨床應用] (1)后世醫家對本方的應用 1)(千金要方):治口臭,用桂心、甘草等分為末,臨臥以三指撮,酒服,二十日 香。 2)<肘后方):治寒疝來去,每發絞痛方,即本方加牡蠣。 3)(方極):本方治上沖急迫。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