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中醫書館 / 傷寒·金匱要... / 桂枝加芍藥生姜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

0 0

   

桂枝加芍藥生姜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

2018-04-08  學中醫書館
桂枝加芍藥生姜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 (方組、臨證參考用量]桂枝9g 芍藥12g 炙甘草6g 生姜12g 大棗12枚 人參3g 上6味,以水1400ml,煮取600ml,去滓,溫服200ml,每 日 3次。 (功效)益氣養血,調和營衛。 (主治] 主證:身疼痛,脈沉遲。 副證:惡寒,發熱,汗出。

(臨證加減)
1。血虛加當歸,頭痛加川芎。
2.素體陽虛易汗:合玉屏風散(生黃芪、防風、白術)。
3。本方加茯苓、川芎、白術、甘草,去姜、棗、人參。治 風冷乘虛,人客腸胃,水谷不化,泄瀉注下,腹脅虛滿,腸鳴腹 痛;腸胃濕毒,下如豆汁,或下瘀血,日夜無度;婦人妊娠久 痢,胎漏黃汁,名易考胃風湯。 、
4.本方重用芍藥(15~30g)、生姜(15g)治外感表證解 后面身痛不止者.
5.本方加川芎、當歸、丹參、雞血藤治不安腿綜合征(雙 小腿肌肉疼痛、麻、脹等,常伴有心神不寧、夜寐不安)以促進 活血化瘀之力。 .
6.本方加紫河車治療陰陽易者。
7.本方合四物湯治療經行身痛者。 8.本方加秦艽、雞血藤、海風藤、杜仲、烏梢蛇治療風寒 濕痹身痛者。

三)桂枝新加湯證(62) [原文] 發汗後,身疼痛,脈沉遲者,桂枝加芍藥生姜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主之。(62) 桂枝三兩去皮, 芍藥四兩.甘草二兩炙,人參三兩,大棗十二枚擘, 生姜四兩。 上六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本云,桂枝湯,今加芍藥、 生姜、人參。 [提要] 太陽病發汗太過致營氣不足身疼痛的證治。 [釋義] 太陽表證而見身疼痛者。臨床多見,總為太陽經脈為風寒侵襲所致,前已 論述,茲不重復。然則表證身痛,每因發汗解表,而身痛漸減,乃至消失,本條太陽病 發汗,原屬正治,若當汗而過汗,致營陰損傷,筋脈失養,、故汗后身痛不減或反增劇。 其脈沉遲者,亦為營氣不足,脈道失于充盈之證據。方用桂枝湯加味治療,固然重在營 氣不足,筋脈失養之身痛,而病者尚存未盡之表,亦難排除。 本證與麻黃湯證、大青龍湯證均有身痛,宜加鑒別。如前所述,本證身痛適逢發汗 之后,伴見脈沉遲,是為辨證眼目;麻黃湯證身痛,見于發汗之先,伴脈浮發熱惡寒等 表實征象;大青龍湯證身痛,大抵與麻黃湯證同,而兼內熱煩躁是其區別。 [選注] 成無已:汗后身疼痛,邪氣未盡也。脈沉遲,營氣不足也。經曰:其脈沉者,營氣 微也。又曰,遲者營氣不足,血少故也。與桂枝湯以解未盡之邪,加芍藥、生姜、人參 以益不足之血。(<注解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并治法中)) 方有執:發汗后身疼痛,脈沉遲者。邪氣驟去,氣血暴虛也。用桂枝湯者。和其營 衛,不令暴虛易得重傷也。加人參、芍藥者,收復其陰陽以益其虛也。加生姜者,健其 乍回之胃,以安其谷也。((傷寒論條辨。辨太陽病脈證并治中篇)) 喻嘉言:傷寒發汗后,身反疼痛者,乃陽氣暴虛,寒邪不能盡出所致,若見脈沉 遲。更無疑矣。脈沉遲者,六部皆然,與尺遲大異,尺遲乃素虛,此為發汗新虛,故于 桂枝湯中倍加芍藥、生姜各一兩以去邪,用人參三兩以輔正。名曰新加湯者,明非桂枝 湯之舊法也。((尚論篇.太陽經上篇)) 陳修園:發汗后邪已凈矣,而身猶痛,為血虛無以營身,且其脈沉緊者,沉則不 浮,不浮則非表邪矣;遲則不數緊,不數緊則非表邪之身痛矣。以桂枝加芍藥生姜各一 兩人參三兩新加湯主之,俾血運行,則病愈矣。(<傷寒論淺注。太陽篇)) <醫宗金鑒>:發汗后脈浮緊或浮數,乃發汗未徹,表邪未盡也,仍當汗之.宜桂枝 湯。今發汗后身雖疼痛,脈見沉遲,是營衛虛寒故宜桂枝新加湯,以溫補其營衛也。 ((醫宗金鑒.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注。辨太陽病脈證并治中篇)) [評述] 諸注同中有異。汗后營血不足,以致身疼痛,是其所同。所不同者,約有 二端,其一,喻氏以為本條“乃陽氣暴虛,寒邪不能盡出”,欠妥。蓋汗后陽氣暴虛。 其病當涉少陰,又見身疼,脈沉遲者,似與附子湯證相合,不得以桂枝新加湯為法。其 二,關于外邪盡與未盡問題,成、喻二氏及<醫宗金鑒)認為外邪未盡,當為表里同病 之屬,成氏還指出“與桂枝湯以解未盡之邪,加芍藥、生姜、人參以益不足之血。”方、 陳二氏則認為汗后外邪已盡,只以營血虛而見本證。欲評其得失,難以一言而終,需綜 觀臨床事實,結合本條文字加以說明,蓋以病起于外感,亦當誤汗之余,有外邪已盡 者,亦有外邪未盡者,就外邪已盡者言之,則發汗雖不得當,而必竟外邪不復存在,惟 以身疼痛脈沉遲為主證,而桂枝新加湯以溫養營血、緩急止痛為特征,為方證相合,用 之有益無損。就外邪未盡者言之,則誤汗不能盡驅其邪,而見營血不足之身痛等,二者 相較,必表證甚輕,如微惡寒、鼻塞、清涕、頭痛之類,而身痛十分突出,是表里同 病,而以里證為主,與桂枝新加湯,溫養營血,則里和而表白解,況且本方乃桂枝湯中 加芍藥、生姜各一兩,未失辛甘之性質,又加人參協同諸藥,有安內攘外之功。若表里 俱重者,又當別論。筆者用此方較多,于上述兩種情況均已用過,均有良效,決非模棱 兩可之言,愿讀者明鑒。又本方可用于雜病營血不足之身痛,亦有良效,然則雜病身痛 與本條病情有異,而病機略同,不可不知。 [治法] 調和營衛,益氣養營。 [方藥] 桂枝加芍藥生姜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方。 [方義] 本方乃桂枝湯加味而成,桂枝湯為調和營衛之佳品,疏散風寒之妙藥,今 加重芍藥以增強和營養血之功;加重生姜,外則協桂枝有宣通陽氣之用,內則和暢中 焦,以利氣血生化之源。加人參益氣生陰,以補汗后之虛。本方以扶正祛邪,故有無表 證皆可使用。 [方論選] (醫宗金鑒):即桂枝湯倍芍藥、生姜,加人參是也。汗后身疼痛,是營衛虛而不和 也,故以桂枝湯調和營衛。倍生姜者,以脈沉遲,營中寒也;倍芍藥者,以營不足,血 少故也;加人參者,補諸虛也。桂枝得人參,大氣周流,氣血足而百骸理;人參得桂 枝,通行內外,補營陰而益衛陽,表虛身疼未有不愈者也。((醫宗金鑒。訂正仲景全書。 傷寒論注.辨太陽病脈證并治中篇)) 汪苓友:上湯乃仲景新加補藥法,以治傷寒發汗之后,身疼痛而脈沉遲者。夫脈沉 遲為血虛有寒,惟有寒,故用桂枝湯加生姜以散寒;惟血虛,故桂枝湯中加芍藥,更加 人參三兩以益血。(內臺方議)以芍藥為益血之藥,若人參、生姜止不過益其正氣,散 其余邪,殊不知仲景治血虛,妙在以人參補之。其后李東垣始悟其義云,血難驟補,加 人參者,陽生陰長,甘能益血也。要之,仲景此湯,既加人參,則補正之力多,驅邪之 力少,如病人寒邪盛而身痛,醫用此湯,何異操刃。張兼善云,寒邪盛則身痛,營血虛 則身亦痛,其脈浮緊者,邪盛也,沉而微者,血虛也,證雖相同,其脈則大異。 或問曰:脈沉遲,身疼痛。焉知非中寒證,余答云:中寒身疼痛如被杖,脈亦沉 遲,與此證略同,然此證自太陽傷寒發汗后,身疼不止,脈變沉遲,非中寒比也。即如 病人在前,醫工能悉心診視,則寒熱虛實,無不了然,如徒于書中認脈認證,此等疑義 實多,難盡述也。(<傷寒論辨證廣注.辨太陽病脈證并治法中)) 王晉三:桂枝湯,調和營衛,一絲不亂,桂枝生姜和衛,芍藥大棗和營。今祖桂枝 人參法,則偏于衛矣。妙在加生姜一兩,佐桂枝以大通衛氣,不使人參有實邪之患。尤 妙芍藥亦加一兩,仍是和營法。((絳雪園古方選注.和劑)) 徐靈胎:邪未盡,宜表,而氣虛不能勝散藥,故用人參。凡素體虛而過汗者,方可 用。((傷寒論類方.桂枝湯類)) [點評] 綜觀諸注,則全面深刻,尤以汪注為佳。王氏謂本方“祖桂枝人參法”欠 妥,蓋桂枝人參湯亦論中之方,其方乃理中湯加人參而,相去遠矣。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