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無涯 / 患者醫案 / 「仲景經方」張錫純:豁然開朗用經方

0 0

   

「仲景經方」張錫純:豁然開朗用經方

2019-09-19  醫道無涯

拜名師 跟名家 成名醫

留言“中醫學習”或者私信“中醫學習”,領名家視頻課程

張錫純:豁然開朗用經方

張錫純學宗仲景,但師古不泥,用經方喜為變通。他明確指出:

醫者“用古人之方,原宜因證、因時,為之變通,非可膠柱鼓瑟也。”

其所謂之變通,非僅指加減一端,而并有藥代變通法與方代變通法,這種變通法在經方應用中很具特色。筆者有見于此,故特擷要條述之。

1、藥代變通法

經方大都具有結構嚴密、用藥簡潔的特點。但張氏認為: 經方由于歷史條件等多方面因素的限制,在藥物選擇等問題上,并非每方每味都已臻恰到好處的地步,且由于氣運異軌、古今不同等原因,后人運用,不妨與古為新,盡可根據實際悄況,用某一味更合適的藥物來代替原方中的某一味藥,這便謂之藥代。

這種變通法,與一般運用經方時減掉與某癥不合的一味或數味藥,并加入一味或數味藥的加減法則有所不同,與藥肆缺貨而只好以別藥代之更不同。張氏藥代很多,要者如下:

★ 以薄荷代桂枝:

仲景說:

“太陽與陽明合病,喘而胸滿者不可下,宜麻黃湯主之。”

張氏認為:“證兼陽明,而仍用麻黃湯主治,在古人稟賦敦厚,淡泊寡欲,服之可以有效。今人稟賦薄弱,嗜好日多,強半陰虧,若遇此等證時,宜以薄荷代方中桂枝。”

由此可見,古今人稟賦不同,是其藥代的一個理論依據。

★ 以薄荷代麻黃:

張氏認為麻杏甘石湯為仲景治溫病方,但他“用此方時,又恒以薄荷葉代麻黃,服后得微汗,其病即愈。蓋薄荷葉原為溫病解表最良之藥,而當仲師時猶未用于藥品,故當日不用也。”

由此可見,后世的某些治病良藥,在仲景時尚未被人認識到,這是其藥代的又一理論依據。

★ 以連翹代桂枝:

張氏認為大青龍湯證“原系溫病”,“至愚用此方時,又恒以連翹代桂枝,雖桂枝、連翹均能逐肌肉之外感,而一則性熱,一則性涼,溫病宜涼不宜熱,故用桂枝不如用連翹。而當時仲師不用者,亦因其未列入藥品也(《傷寒論》方中所用之連軺是連翹根,能利水不能發汗)。”

這說明古人對藥用植物入藥部分的認識不夠全面,而后世認識已發展,這也是其藥代的一個理論依據。

★ 以山藥代粳米:

張氏認為: 凡用白虎湯類方,若以山藥代粳米,則效果更佳。他說: 余“實驗既久,知以生山藥代梗米,則其方愈穩妥,見效亦愈速。蓋粳米不過調和胃氣,而山藥兼能固攝下焦元氣,使之元氣素虛者,不致因服石膏、知母而作滑瀉。且山藥多含有蛋白之汁,最善滋陰。自虎湯得此,既祛實火,又清虛熱,內傷外感,須臾同愈。”

這是說白虎湯用粳米原不及用山藥為妥當,當時仲景未認識及此,后世又只知尊經,不敢擅改,故他多次強調,說這樣一代,白虎之功便可加強,治療范圍亦可擴大。

其特制二新方(即白虎加人參以山藥代梗米湯與通變白虎加人參湯),目的也在暢敘其要義。這是其藥代的又一理論依據。這一點在認為古圣上智、后人不可企及,經方用藥無味不善的人,是不敢想象的。

★ 以茵陳代柴胡:

癥見寒熱者,一般均用柴胡和解之,而張氏則常代以茵陳。他在治天津楊氏女一案中說: “柴胡雖能和解少陽,而其升提之力甚大。此證根本己虛,實不任柴胡之升提。方中茵陳其性涼而能散,最能宣通少陽之郁熱,可為柴胡之代用品。實少陽病兼虛者無上之妙藥也。”

又在另一案說: 證見“寒熱往來”,“原當以柴胡和解之,其寒熱自己,菌陳性近柴胡,同為少陽之藥,因其身發黃,遂用茵陳三錢以代柴胡。”

這是說后人對藥性認識在不斷加深,治寒熱和解不必盡拘于仲景用柴胡法,少陽病虛證及兼見發黃者用茵陳較之柴胡為更優,這是其藥代之又一理論依據。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