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留政先生 / 焦氏書稿 / 焦氏書稿丨[33]修武裕國莊焦氏

0 0

   

焦氏書稿丨[33]修武裕國莊焦氏

原創
2019-09-29  焦留政先生

焦作修武裕國莊 譜載千人老祠堂

焦留政

2018年5月23日,河南省姓氏文化研究會焦姓委員會焦連盈(黨支部書記)、焦留政(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到焦作修武縣裕國莊村訪親。該村居住著一個焦氏分支,約有370年歷史,有家譜、祠堂。二位到來,受到宗親熱烈歡迎。

緣由 之前收集到少量修武裕國莊焦氏分布的資料,但沒有詳情的介紹。2016年五一勞動節鄭州焦氏宗親大會,裕國莊參加兩人。2018年新聯絡到部分焦作宗親,又收到零星信息。該村在南方發展的焦國慶宗親,受南方思想影響,極其熱心焦家文化研究,最先收藏了首卷中華焦氏年鑒,他最近幾天休假在家,多次聯絡希望見面對裕國莊焦氏情況作出更深刻研討。

紀行 上午近10點鐘,到達,見面在焦氏祠堂里面。祠堂原建于民國十八年(公元1929年),復修于公元2013年春。祠堂由門樓,獨立大院,三間磚混結構主殿。青瓦飾外,莊嚴肅穆。祠堂廊檐有四塊功德碑,分別記述在修祠中出資、出工有功人員功德。

參加見面研討的裕國莊宗親,除了聯絡人焦國慶外,還有:村黨支部書記焦海忠,焦希山,焦興山,焦樹慶,焦樹合,焦唐業,焦立業,焦喜業(裕焦開發建筑公司總經理),焦學倫。大家共同給焦氏先祖行鞠躬禮。

祠堂正堂有裕國莊焦氏始祖牌位、二世祖牌位。兩側是焦氏宗譜世系圖,用噴繪制作。世系圖分別配有對聯曰:“篤學漢文精華惟忠四書五經 力擎國學寶鼎鐘鳴五湖四海”,“飲水思源樹業學先世 繼往開來修德榮祖宗”。

譜中顯示,裕國莊焦氏始遷祖:焦惟忠,焦國鼎,譜載為二世祖。始祖佚名。

三世為之字輩。四世字輩有所區分。

惟忠孫輩及以下,四世:思。五世:有。六世:單字名。七世:繼。八世:單字名。九世:元。十世:單字名。十一世:文。十二世:單字名。

國鼎孫輩及以下,四世;汝。五世:多為單字名。六世:振字和單字名。七世:自。八世:福。九世:克。十世:士。十一世:成。十二世:山。

從十三世起,通用字輩為:樹業學先世,修德榮祖宗。規則:13世,樹某。14世,某業。15世,學某。16世,某先。17世,世某。18世,某修。19世,德某。20世,榮某。21世,祖某。22世,某宗。

目前已經傳至17世。

家譜首創于民國二十八年,有十二世孫焦系農寫《修武焦氏修祠創譜記》,十一世孫焦文瑞作《焦氏創修宗譜敘》,十二世焦系農作《始祖世系辨》,邑人清貢生焦封桐撰《修祠總理耀南公傳》。譜中記載了焦氏新塋合墳情況,還有祠堂圖、墳地圖。

研討 雖然有焦氏祠堂和民國家譜,然而古文難懂,眾傳兩位始遷祖來自郇封,究竟來自哪里?大家心里還是有點疑惑。支書焦海忠以前看過修武姓氏介紹方面的書,書中說裕國莊18家,17個姓氏,其中焦姓兩家,不知來自何處。

于是,便查閱老譜,細讀《修武焦氏修祠創譜記》,有云:“  我焦氏始祖兄弟二人,長諱惟忠,次諱國鼎,同胞合爨,世居修邑郇封鎮。清順治十有八年,邑侯高公招民立社,按戶受田百畝。兄弟偕手由郇封遷居裕國莊者也。始分門立爨,各卜塋兆,宅爾宅,田爾田。”經過認真分析,加上網絡焦玉峰、焦相山等共同解讀。意為:始祖同胞弟兄二人惟忠、國鼎,來自郇封鎮,清朝遷到裕國莊才分戶,邑候分給每戶百畝田產。

至此,焦海忠想起來郇封鎮緊鄰有焦莊村,村干部有焦姓,他認識并且保存有電話。焦莊距離裕國莊約有十幾里路程。即刻聯絡,幾次周折,聯絡到郇封鎮焦莊焦振海、焦戰全。大家決定午飯后到焦莊拜訪探討。

焦國慶準備了豐盛的午宴。午宴后到達焦莊。焦振海,正在搞村志,家里有縣志、幾本其他姓氏家譜,有修武五里源焦氏家譜,還有一些參考資料。現有1963年手寫的焦莊焦氏家譜,記載焦莊始祖是焦澍基,更詳細家譜,正在考證修撰中。

焦莊附近有東岳廟,廟外殘存石碑上有焦姓捐款人名,我們現場考證,有三個焦姓人名。證明焦姓在焦莊居住時間相當久遠。

看到焦振海宗親如此愛好書籍,并在整理村史,焦連盈贈送他一本首卷中華焦氏年鑒作為禮品,鼓勵將焦氏歷史研究透徹。

大家相約繼續努力,深入研究。然后相約再見。

當天晚上,焦國慶宗親贊曰:“譜載千人老祠堂,認祖歸宗知焦莊,歷心艱苦多磨難,感謝宗親來幫忙,舉杯同慶喜氣祥。”

附件一修武焦氏修祠創譜記

(焦玉峰抄錄標點)

 大凡開創者難,守成者易;獨立者難,舉眾擎者易成;凡事皆然。而修祠與創譜其尤甚也。 

我焦氏始祖兄弟二人,長諱惟忠,次諱國鼎,同胞合爨,世居修邑郇封鎮。清順治十有八年,邑侯高公招民立社,按戶受田百畝。兄弟偕手由郇封遷居裕國莊者也。始分門立爨,各卜塋兆,宅爾宅,田爾田。迨惟忠公卒,葬村東,原為東門之祖;國鼎公卒,葬村北郊,為西門之祖。門雖別于東西,情無分于彼此,迄今年近三百,支派不紊。  

人愈多而情愈篤,所慮者俱未修祠,每逢祭祀之際,族人以為憾,奈無財不可以為悅。何幸東門有莊基一處,塋外地三十余畝,每年收稞,屢積屢散。經耀南公等出放生息,以利茲利,迄民國十有八年,積洋三百余元。欲修焉,恐洋不足;不修焉,恐洋散失。乃與西門樂水君商議,兩門伙修所需之費,西門任三分之一。擇期商議,眾謀咸同。公推耀南公為總理,族人踴躍捐資幫工,有車出車,有人出人,鳩工庀材(注①),創修上房三間,山門一間,以及東西群墻。不數月,而美輪美奐。本擬懸匾、創譜,一氣造成,奈財政告罄,愿欲相違,又延數年。耀南公年近古稀,精神不濟,屢辭族事。族人無奈,又推香波君繼之。置桌椅、設牌位,以及油門漆戶,煥然一新。本年元旦佳節,少長咸集祠堂之中,祭畢祖宗。

閑暇之外,樂水君與香波君告辭族事。族人又議,尊五君為正族長,聚五君為副族長。及各門門長等回憶東門之譜創之,恒芬公續之;周六公西門之譜創之,克峻公續之;成芝君至今,廿余多年,支分派別,人丁蕃盛,邇來各村兵燹(注②)屢遭,若遷延不修,恐一旦損失,則遺恨百年。遂擬定修譜,咨訪族眾,各出見籌。夫祠堂既屬伙修,宗譜豈有不合之理,以老譜為門譜,另創宗譜三部。祠堂存一部,以防水火損失、族人之涂改。從此祠堂既成,則禴祠烝嘗(注③)來格來享(注④),有定期矣。宗譜既修,則展卷瞭然,祖父曾玄,如聚一堂矣。

夫莫為之前,雖美弗彰;莫為之后,雖盛弗傳。有公君任開創之難,於前以彰其美,望子孫守成規;於后以傳其盛,丕顯丕承,規模宏遠矣。行見春祈秋報,祖宗之祭祀不絕;昭穆顯分,子孫之瓜瓞不紊,皆賴公君之力,豈只手之能為哉!

余質固陋學又淺疏,奉族長之命令,遵先君之遺志,何敢以不文辭,爰將兩門之修祠創譜據實而述,其顛末如右,非足以宣揚盛美,實恐湮沒其事也。是為記。

       中華民國二十八年歲在己卯孟春下浣吉旦

              十二世孫系農 敬志

焦留政注解

①鳩工庀材jiū gōng pǐ cái庀:準備、具備。招集工匠,準備材料。

②兵燹 bīng xiǎn[]<>因戰亂而造成的焚燒破壞等災害。   其中,燹 xiǎn 【動】,野火的意思,后專指兵火、戰火。

③禴yuè祠cí烝嘗zhēng cháng,典出《詩經》之“禴祠烝嘗,于公先王”。董仲舒《春秋繁露》釋曰:“春曰祠,夏曰礿,秋曰嘗,冬曰蒸”,即四時追祭。

④來格來享,這是在祭文中才會出現的句子,相當于“永垂不朽”之類。也可寫作來格來饗。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