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希在線 / 原創職場解析 / 37歲離婚,40歲爆紅:中年叛逆,我們都是...

0 0

   

37歲離婚,40歲爆紅:中年叛逆,我們都是劫后余生

原創
2019-10-10  瑞希在線

作者 | 孫瑞希:生涯咨詢師,個人成長教練,今日頭條簽約作者,青云計劃外部評審團成員。專注分享成長干貨,推動你的職場進化。

知性的女人相信愛情,但不相信誓言。她可以跟你風花雪月,當走失于人群,也可以與你各安天涯。——蘇芩《女人越獨立,活得越高級》

01

37歲離婚收場

中年叛逆,一場遲到20年的青春期

在娛樂圈里,劉敏濤有點大器晚成,出生于1976年的她早在16時就因參演了電影《祝你好運》正式開啟了演藝生涯。

14年后,她在由余華小說《活著》改編而成的電視劇《福貴》中飾演知書達理的米行老板千金陳家珍而被觀眾熟知。

而她真正走紅卻是在2015年,隨著《瑯琊榜》和《偽裝者》兩部大劇的熱播,她飾演溫婉聰慧的靖王母親靜妃和紅色資本家明鏡給廣大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奠定了她在演藝圈的地位。

此時,她已年近40。

劉敏濤曾經有過一段婚姻,37歲的時候,以離婚收場。

她的前夫是位商人,兩人聚少離多,她在一期節目中曾談起自己“三十出頭到三十六七歲的這個年齡,我幾乎在家都是相夫教子。”

在一次演講中,劉敏濤回憶:原本以為自己的生活很好,直到有一次跟老公一起去日本旅行,她想吃一支抹茶冰激凌,老公卻不愿意買。對于沒有吃到冰激凌,她一直心有戚戚:“因為我身無分文。”

她看清了自己的孤寂和不值。長久以來,循規蹈矩的生活并沒有給她帶來預期的幸福,反而讓她在本該神采飛揚的大好年華,活得卑微而蒼白。

離婚后,她開始上綜藝、拍電視劇,嘗試各種角色,她說:“可以不演主角,但不想角色千篇一律”。

這場遲來的“中年叛逆”讓我們看到了一位覺醒的女性身上的獨立光芒。

43歲的時候,她自信從容地在演講中說:“我對自己的認識更加清醒,更加透明,好像慢慢發現,自己需要什么,我不想再循規蹈矩,隨波逐流,我要開始誠實面對自己,想要嘗試自己的極限到底在那里。”

02

愛,在瘋狂的咒罵中灰飛煙滅

挪威戲劇家易卜生曾經創作了一部三幕戲劇——《玩偶之家》。劇中的女主人公娜拉出身于富裕的中產階級家庭。從小,父親對她呵護備至,后來她嫁給了同為中產階級的海爾茂。

娜拉為人單純,心地善良,對生活充滿了浪漫的幻想。婚后第一年,海爾茂得了重病,需要去意大利療養才能康復,這在當時(19世紀末)需要一大筆錢。

為了挽救丈夫的生命,娜拉偽造父親的簽名向海爾茂的大學同學柯洛克斯泰借了一筆錢,甚至天真地認為冒名簽字借款是她做過的“一樁又得意又高興的事情”。而在當時的挪威,冒名簽字借款是違法犯罪的行為,足以讓當事人身敗名裂。

為了還清債務,不讓海爾茂知道后擔心,娜拉東拼西湊,還弄了好多抄寫的工作,每天晚上躲在屋子里一直抄到后半夜。

多年后,海爾茂升職為銀行經理,他認為他的老同學柯洛克斯泰常常與他稱兄道弟,叫他的小名,有損自己當經理的尊嚴,就開除了柯洛克斯泰。

柯洛克斯泰一怒之下拿字據要挾娜拉,海爾茂知情后勃然大怒,罵娜拉是“壞東西”、“下賤女人”,說自己的前程全被她毀了。他甚至還宣布剝奪娜拉教育兒女的權利,說今后“孩子不能再交到你手里”。

而當危機解除后,海爾茂又立刻恢復了對娜拉的甜言蜜語。娜拉在海爾茂的罵聲和甜言蜜語中醒悟,認清了自己在家中“玩偶”般的從屬地位和丈夫自私虛偽的面孔。

那個愿意為她花錢,叫她“小鳥兒”、“小松鼠”的丈夫,從來沒把娜拉放在與自己平等的地位上,他不允許她有獨立的思想與人格。

娜拉最終決然離家,去追求自己向往的獨立、自由和平等。

03

娜拉走后會怎樣

故事以娜拉出走收尾,但是娜拉出走之后會怎樣,易卜生沒有給出任何答案。1923年,魯迅先生在北京女子高等師范學校文藝會上做了一次演講《娜拉走后會怎樣》。

魯迅先生敏銳地捕捉到了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娜拉的命運:不是墮落,就是回來。(演講稿收錄于魯迅先生的雜文集《墳》)

魯迅先生說:她(娜拉)還須更富有,提包里有準備,直白地說,就是要有錢。自由固不是錢所能買到的,但能夠為錢而賣掉。

這話說得相當實在。娜拉出走的年代,是機器大工業時代,男性在生產中居于主導地位,社會上幾乎沒有適合女性的職業。女性沒有正當職業,經濟上就難免依賴于男性,這種高度的人身依附關系,又怎么會凸顯個人價值,擁有自主權呢?

放到如今,也是同樣的道理。

十一假期,我做了一次團體生涯輔導。一群在職女性和全職太太們圍繞著“女人30,是生活、升職還是生娃”這個話題展開了討論。每個人,對于自己的選擇都有滿意的一面和失望的一面,但她們的失望和困境多半是由于經濟條件不成熟所致。

美國暢銷書作家瑪麗蓮·弗倫奇在《醒來的女性:一部女性的心靈史》一書中表達了這樣的觀點:真正的女性獨立既不是放棄婚姻,也不是跟男性死磕到底。女性獨立的關鍵點,一是經濟的獨立自主,二是兩性之間的互相理解。

我很認同這個觀點。夢是好的,否則,錢是要緊的。

商界女強人李亦非曾說:一個女人實現財富自由一共就三種方式,一是繼承,二是出嫁,三是自我奮斗。這三種每天都在這個世界上上演,沒有高低貴賤,你衡量一下自己,然后選一種。”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