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看中國 / “90后”袁隆平們:退休是不存在的!如果...

0 0

   

“90后”袁隆平們:退休是不存在的!如果你不想努力了,就看看他們

2019-10-15  lindan9997

· 世界華人周刊出品 ·

作者:慕江塵

500

如果有一天你累了,不想努力了,請看看他們。

“魔稻祖師”袁隆平又上熱搜了!繼“梗王”的新稱號后,10月12日,袁隆平在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中心飆英語,暢談非洲國家農業發展問題。

“雜交水稻”怎么說?Hybrid rice!

網友高呼:“圈起來,要考的!”

袁老說:“退休對我而言是不存在的,退休之后沒事做反而會有失落感。” 

500

網友紛紛對“90后”袁隆平仍然奮戰一線表示敬佩。

       500          500      500   

500

在中國,還有一群像袁隆平一樣的“80后90后”科學家。耄耋之年,他們仍奮戰工作一線。正是因為他們一生不肯停下的付出,才有了今日昂首世界的中國。     

1

潘際鑾,92歲  

中國科學院院士,清華大學教授

中國自行建立核電站工程顧問,中國高鐵焊接技術奠基人 

       500       

曾有一段視頻:高鐵上豎立硬幣8分鐘不倒,讓國外又一次驚呼中國制造!

超高穩定性的背后,離不開潘際鑾帶領團隊對于中國高鐵鋼軌焊接的貢獻。

1927年出生的潘老,提及熱愛的焊接事業仍眼露亮光,至今記得我國第一條高鐵——京津高鐵修建時,鐵道部請他做焊接顧問。

       500

京津高鐵,一共3800個接頭,全都用潘際鑾的方法無縫焊接的。

而如今,這項技術得到全面推廣,全國2.2萬公里的高鐵,共計84萬個接頭,沒有一個是壞的。

不僅如此,潘際鑾還在中國第一座自行建立的核電站的建設中,擔任了工程顧問。直到現在,92歲的他仍舊帶著三個團隊,從未放下工作。

      500  

他的發明,累計產出千億元,而他日常低調無比,以前常騎著自行車上下班。載著68年相濡以沫的妻子,羨煞清華校園里的學子。上了年紀,也僅是步行。

       500       

走過半個多世紀,92歲的潘際鑾依然帶著西南聯大人的精神氣:“我不追求別的,錢也不追求,官也不當,就為國家奮斗。”

總結一生,他說:“我這一生只干了一件事,只愛了一個人。”

2

林宗棠,93歲

原航空航天部部長,上海重型機器廠總設計師,總工程師

主持建造我國第一臺萬噸水壓機,下軍令狀成功發射首枚捆綁式火箭

      500

1958年,中國百廢待興,毛主席提出要自主制造一臺萬噸水壓機,遭到了蘇聯專家的強烈反對。質疑聲如出一轍:中國工業基礎那么薄弱,連幾噸的鋼錠都造不出,更不用說水壓機的立柱,需要幾百噸的鋼錠來打。

輾轉波折,重任最后交到了林宗棠手中。他帶領團隊跑遍全國各廠,苦研蘇聯工程師的電渣焊法,終于在4年后制造出了我國第一臺1.2萬噸的鍛壓水壓機。

      500

多年來,林宗棠常笑稱自己是走在高科技前沿的“外行”。

對高能物理“外行”,卻在1984年帶領團隊,完成了我國首臺大型正負電子對撞機工程,鄧小平對此贊不絕口。

對航空航天“外行”,卻敢下軍令狀造火箭,1988年他擔任航空航天部部長,經過兩年奮斗,帶領團隊成功發射了我國第一枚捆綁式運載火箭“長征二號E”。

    500       

而現在,93歲的“外行”林宗棠迷上了3D打印。作為3D打印技術的先行者,他還向祖國提交了相關報告,并得到重要批示。除此之外,他還積極為國家科技建設建言獻策。被問到外行如何能做成功這么多事兒,林宗棠笑笑說:“這大概是我的運動員精神吧!”

3

張彌曼,83歲

中國科學院院士,古脊椎動物學家

探討東亞真骨魚類起源,為中國找到了石油

2018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世界杰出女科學家獎”

     500

醫藥世家的張彌曼,本勵志學醫,但響應國家工業化的號召,毅然投身于地質這一國內幾乎空白的學科。她被分配到中國地質大學的古生物系,沒想到從此對化石入了迷。

作為女生,野外考察要面臨更多的艱辛,也要卸下所有的精致。年輕時,張彌曼常常一個人挑著扁擔,里面裝著重達35公斤的錘子,化石紙和衣物被子等。

行走于荒山野嶺,留宿于農家小院,她常常墊的是稻草,蓋的是爛棉絮。在縉云附近的磨石山,睡覺時甚至有幾只老鼠從她臉上爬過。

一頓飽,一頓饑,練出了她超人的飯量:可以就著幾塊霉豆腐過日子,也可以一頓飯吃下一公斤。

      500

饒是如此,張彌曼不僅在古生物化石的研究上取得成績,還為中國找到油田做出了貢獻。在大慶油田開發之時,她根據地層中的化石樣本,準確推算出石油成油的地質時代,幫助地質專家尋找油層。勝利油田開發,她從億萬年沉睡的小魚身上,正確指出其的特殊性,為順利開采提供了條件。

     500

半生奉獻于古脊椎動物研究,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價張彌曼:“她創舉性的研究工作為水生脊椎動物向陸地的演化提供了化石證據。”

基于此,2016年,張彌曼獲得古脊椎動物領域的最高榮譽獎項:羅美爾—辛普森終身成就獎。2018年,她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的“世界杰出女科學家成就獎。”

      500      

領獎之時,張彌曼感謝一路走來的相遇,更感謝理解自己的女兒。“在她只有一個月的時候,我把她交給了外婆,當她再次跟我時已經10歲了,對此她從未抱怨。”

當世人覺得作為女性難以承受這些時,張彌曼只輕輕說:“女生應遵從自己的內心選擇職業,學會堅持。”

4

屠呦呦,89歲

中國中醫科學院終身研究員兼首席研究員

創制抗瘧疾的青蒿素和雙氫青蒿素,獲得生命科學杰出成就獎,諾貝爾醫學獎,共和國勛章

       500       

提到屠呦呦,感動中國的頒獎詞寫得最真切:

“青蒿一握,水二升,浸漬了千年,直到你出現。為了一個使命,執著于千百次實驗。萃取出古老文化的精華,深深植入當代世界,幫人類渡過一劫……”

2015年,屠呦呦開創性地從草藥中分離出青蒿素,應用于瘧疾治療。青蒿素問世44年來,共使600萬人逃離瘧疾的魔掌。而在此前,蚊蟲叮咬就可傳播的瘧疾,幾乎無藥能完全醫治,唯一的預防方法就是殺滅蚊子和蚊子的幼蟲。一旦患上瘧疾,得不到及時治療甚至會發展成腦瘧疾,導致腦死亡。

       500      

面對瘧疾大范圍傳播的情況,屠呦呦站出來了。她首先以個人走訪,整理出了640個方子供研究者參考,其中就包括青蒿。

研究路漫漫,屠呦呦而后提取篩選200多種中藥,無一成功,青蒿的治愈率也僅有68%。

直到1971年,經歷了100次青蒿素的提取失敗后,出現了對瘧疾100%的抑制率!

隨后,為檢測青蒿素的毒副作用和在人體的使用劑量,屠呦呦和兩位同事以身試藥。從片劑到膠囊,從小范圍試驗到世界衛生組織全面推廣,瘧疾終于被青蒿素干掉了!

      500       

作為個人重要作品,屠呦呦把研究成果毫無保留地給了祖國,“青蒿素不是我屠呦呦的,是屬于國家和人民的。

而今,89歲的屠呦呦仍未停止青蒿素的研究,希望進一步提高對于瘧疾的耐藥性。不久前,屠呦呦開始利用青蒿素治療號稱“不是絕癥的絕癥”——紅斑狼瘡,并已進入臨床試驗階段。

5

張亭棟,87歲

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中醫教研室主任,教授

以靈癌1號治療M3型白血病,獲“求是杰出科學家獎”,首屆以嶺整合醫學獎

      500       

很長一段時間,張亭棟在國際學界默默無聞,這或許是因為他職稱頭銜和參加國際研討較少的原因。作為與屠呦呦一樣中藥西用的科學家,張亭棟一直致力于白血病的研究,創設性地從砒霜(三氧化二砷)中提取治療白血病。

他說:“我只是想通過這個中西醫結合的方法治好這個病,想著必須要拿出真實的東西。”

      500      

時間追溯上世紀70年代,時任哈一大中醫科主任的張亭棟,聽說有一個民間老中醫利用砒霜,蟾酥等毒物治療惡性腫瘤,后來有一個藥劑師治療好了母親的皮膚癌,張亭棟立刻前往,試圖在“血癌”上打開缺口。

武俠小說中,砒霜可謂回天乏術的存在,歷代名醫,對砒霜治病慎之又慎,張亭棟也不敢輕忽。他尋訪已故朝鮮族藥劑師韓太云,隨后將原方拆解,進行體外抑瘤試驗。

      500      

嚴密驗證后,張亭棟開始提純砒霜,最終精制成亞砷酸注射液,治療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

如今,砷劑對于其他門類的癌癥治療效果在進一步研究中,張亭棟對這漫長的研究路滿懷希望:“這是治病救人,關乎人命,不能急于求成。”

6

張效房,99歲

鄭州大學教授,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主任醫師

國內眼內異物研究奠基人和眼外傷專業學術帶頭人,至今仍然堅持臨床一線

        500

如果你去鄭州大學附屬醫院的眼科,上午9點不到,就能看見99歲的張效房已經在病房坐診。像年輕醫生一樣,張效房也常常加班加點,忙起來連喝水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在他的帶動下,好幾個退休醫生也過來坐診。

“有的病人是多遠來等我好幾天,我不給人家解決好,對不起病人。”

    500       

出身醫學世家,張效房在年輕時就確定要把學醫救人作為一生追求。建國之初,工業開始蓬勃發展,但工業廠房安全很難保障,由環境和操作不當導致的眼外傷非常多,張效房決心投身于此,攻克眼異物這個世界難題。

日以繼夜的研究,張效房出版了專著《眼內異物定位與摘出》,這本著作成為當時世界上第一部系統探討眼內異物的專著,也讓無數患者免于失明。

      500      

鮮有人知的是,這位高齡仍然坐診的眼科專家,因患癌已經做了十多次手術。

有一次腎臟摘除手術,在推進手術室的前一刻,張效房叮囑護士,要把自己120萬元積蓄全數捐出,成立眼科學術基金,激勵后輩醫生。

國外無數次請他演講,想要高薪聘請,張效房總是拒絕。他忙個不停,坐診,輔導研究生,忙著建立一個中國眼科外傷登記中心收集資料,忙著了卻自己的心愿。他說:“我是中國人,我的經驗也是從中國病人身上得來的,我必須把我所有的一切貢獻給中國人。”  

       500

古有曹孟德言:“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像這樣“80、90后”仍奮戰一線的科學家還有很多,他們讓我們看見,年紀從來不是一個值得憂切的問題。

當下的我們,似乎集體陷入了焦灼的狀態,一邊焦慮自己現狀假裝努力,一邊在娛樂噱頭中消耗為數不多的注意力;一邊嘆氣生命多么沒有意義,一邊祈禱誰能給碗雞湯管飽80歲。

何其慚愧!

這些中國的“80、90后”科學家,究其一生詮釋著張載那句:“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這是一種家國情懷,更是一種責任擔當!他們,是當之無愧的吾輩楷模!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