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來現實 / 歷史 / 宋代稱呼:娘子不一定是老婆,相公肯定不...

0 0

   

宋代稱呼:娘子不一定是老婆,相公肯定不是老公,叫愛卿就悲劇了

原創
2019-10-18  歷來現實

在現代各種身份的人普遍存在著固定的稱呼,看起來是約定成俗,但在古代,這些常見的稱呼可不一定就是在現代具有普遍性的那個意義了。

就像"老公"這個讓現代小姐姐心生親熱的名詞,最早可是指太監,稱呼可不是能隨便叫的。

現代稱呼五花八門,不同的地域對同樣的身份也有不同的叫法。

如果您是在宋朝,雖然大家都是說的漢語,在現代這些稱呼依然存在,但它的含義已經發生了變化。

簡單來說,您要是穿越到宋朝,面對這些看似熟悉的稱呼運用到實際場景時,您可能根本就搞不清楚狀況,畢竟它們的叫法在現在看來,輩分是的確有點兒亂套,讓人根本就摸不清頭腦。

舉個簡單的例子,宋朝的第十位皇帝,也就是南宋的開國皇帝宋高宗趙構尚且在世,就將皇位禪位給了他的養子趙昚,趙昚即位為孝宗,他有一個兄弟名為趙璩。

日常生活中兩人交際明面上是按尊卑禮儀稱呼對方的,畢竟身為皇帝的還是要端著架子,私底下,趙璩依然稱孝宗為大哥,以顯親近。

一次,孝宗到了如今的太上皇那里請安,還拿上了自己剛出爐的書法作品,兩人一見面,太上皇便十分開心,張口叫道:

"大哥,坐吧。你帶了什么東西給我,噢!原來是你的墨寶啊,不錯不錯,最近有很大進步。"

您看到這兒是不是很疑惑?弟弟叫哥很正常,怎么連父親也開始叫自己兒子大哥了?這豈不是亂了輩分?

我告訴您,這還真沒叫錯。宋朝人兄弟之間都叫哥,父親管兒子也叫哥,按照排行來區分長幼,排行第幾就是幾哥,可不論誰是弟弟誰是哥哥。

就拿太上皇趙構來說,他在兄弟姐妹間排行第九,他的父親宋徽宗也就叫他九哥,他的哥哥宋欽宗雖排行老大也要叫他一聲九哥。

現在知道宋人父子兄弟之間的稱呼有多亂了吧。

其實,這還是可以理清的,宋人對于女性親屬的稱呼才更復雜,但也十分有趣。

還提宋高宗吧,但這次的主角是他的妻子——憲圣皇后吳皇后。她在公元1143年入主中宮。這一年還有一件大事發生,那就是高宗的生母顯仁皇后韋氏終于被金國釋放回來了。她聽說高宗后宮后位一直空缺,遂勸高宗將吳氏扶為正位。

吳氏一朝母儀天下,首先要感謝的當然是這位替她說話的婆婆了,再加上巴結太后的想法,她一見到太后便套近乎地說:

"大姐姐啊,您這些年一直在寒冷的北方居住,兒媳婦我十分慚愧不能服侍在您的左右,我真的是抱歉啊。"

看見沒有,在宋朝,兒媳婦是可以稱自己婆婆為大姐姐的,連宋高宗也可這樣叫自己母親。

實際上在古代,現代意義上的婆婆的正式名稱應該叫"姑",而公公則是"翁"。在宋代,自己的曾祖父才稱為"公公",祖父則被叫做"翁翁"或者"大爹爹"。

古代說到"婆婆"可不是形容自己丈夫他母親的,叫"婆婆"的可能是自己的祖母或曾祖母。這兩輩人在北宋時可以叫"太母",在南宋皇家則稱為"大媽媽",在南宋民間又成了"太婆婆"。

"大姐姐"是指自己的母親或婆婆,而"姐"不僅可以指女性長輩,也可以指真的姐姐,女性親屬中同輩人中以年長者為姐,現代也保留了這一意義。不過女兒和侄女也要叫姐這樣的可能現在只能在史書上見到了吧。

母親婆婆是"姐",姐姐是"姐",連女兒和侄女也是"姐",皇宮中皇女皇子也可以對作為妃嬪的生母喊一聲"姐姐",這還怎么分清楚?

你喊一聲"姐",我都不知道人到底和你是啥輩分啥關系啊。

光這宋朝人還嫌不夠亂,又加上一條:大女兒不僅可以稱為"大姐",也可以稱為"大娘"。

"娘"在宋代可不是局限于母親這一身份,它不僅可以指長輩,也可以指平輩和晚輩。究竟怎么來區分輩分呢?辦法倒還真有。

宋代將"娘"字進行不同的搭配,輩分也隨之變得明晰。將"娘"疊加成"娘娘"就是指母親,還添有"大娘娘"與"小娘娘"之分。

如宋仁宗就將撫養他的嫡母(正宮劉皇后)稱為"大娘娘",而將另一位撫養他的后妃楊氏稱為"小娘娘",以體現等級尊卑之分。

民間也有這樣的區分,子女將父親的妾稱為"少母",聽起來是不是有些像近代意義上的小媽,其實也差不多少了吧。

關于"娘"呢,后面加上一個"子"字就是我們熟知的《新白娘子傳奇》中許仙對白素貞的稱呼,不過"娘子"這個稱呼可不是被妻子這一身份給壟斷了。宋代及宋之前,只要女子的年紀不算太大,不管與別人熟不熟吧,都可以被他們稱為"娘子",您看這"白娘子"不就是我們叫的嗎?另外,如果人家女性一看就年輕貌美或者還沒出嫁,我們就要叫她一聲"小娘子"了。

您看人西門慶調戲人家已婚少婦潘金蓮不就是一口一個"小娘子"嗎?您要是叫人家"小姐"才是罵人家呢,畢竟"小姐"在宋代指的是妓女這類特殊行業的女性,決計不要像電視劇里的書生一口一個"小姐",那可不是指人家大戶人家的女兒。

唐朝時"娘子"的意義發生變化,開始有了"妻子"之意,但不確切清楚,到了元代和明代,"娘子"的意義才普遍縮小到已婚婦女的范圍。

說了這么多家庭里的稱呼,也該談談家庭外的了。

社交是個非常重要的事情,畢竟交往多了,路也好走些,面對不同的人,古代人重禮,對他們的稱呼也是十分講究。官場有交際,文人有交際,平民也有交際,在這些沒有血緣關系的人之間怎樣稱呼才算合適呢?

記住一條原則性的東西:互相稱呼必須帶著尊重,提到自己時一定要謙卑的,稱呼別人則一定要有禮貌。

在大宋朝哪里的尊卑觀念最為嚴謹,稱呼也最為講究呢?當然是朝廷了。

在非正式場合宋朝人可以稱皇帝為"官家",如果是正式場合,比如殿前,自然要尊稱皇帝為"陛下"了。皇帝也不需要謙虛,"朕"從秦以來便成為了皇帝的專用稱呼,壟斷它可以凸顯皇帝萬人之上、一人獨大的地位,這也是精神控制的一種嘛。

在許多以宋代為背景的影視劇中,皇帝在朝堂上一般會將左右的大臣稱為"愛卿",實際上這樣是錯誤的。

在宋朝,"愛卿"在許多場合是指妓女的,皇帝自然不會用這種詞來稱呼自己的部下。而無論是對于文武百官還是皇子皇孫在皇帝面前一律要自稱為"臣",像后妃這類貴族女性則可自稱為"妾"或"臣妾"。

上面我提到過"太監"這一詞,宋代的太監可不是我們經常認為的那個意思,此太監非彼太監,宋代可沒人叫宦官太監的,而太監的意思嘛,指的是國子監、軍器監和司天監這一類的機構長官,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普通人之間的稱呼方式雖不嚴格,但也分明,也更多樣。無論您是高官還是平民都可自稱為"我"或"吾"。甚至是皇帝也會在私下里使用這樣的自稱,畢竟他不只是皇帝。

如果您走在宋代的街道上,那您可能就會聽到市井小民謙卑地自稱為"小可"、"小底"或"在下"。像"老身"、"奴"、"奴家"等等這些在今天我們也是爛熟于耳,您不足為怪,那我就提一些您可能不知道的吧。

大家都知道,"老朽"、"小老兒"是老年男子的自稱,但其實宋代的老年男性還可以自稱為"劣丈","老兒"則是子女在向別人介紹或提到自己父親時對父親的代稱。

"丈"是尊稱,與"君"和"公"相像,都可以在前面加上姓氏,稱為"某丈"、"某君"。"丈"的特殊之處在于可以在它之前姓氏之后加上排行,如范仲淹在家排行老六,人們就叫他"范六丈"。不僅是姓氏,別號之后"丈"字之前也可加上排行表示尊稱,如蘇軾號東坡居士排行老二,可被人稱為"東坡二丈"。

稱呼自己的家人與別人的家人還是不太一樣的。稱呼自己老婆是賤內,別人老婆就是尊閫(閫『kǔn』,閨門)。自家兒子是犬子,人家的就是令郎,提起父母要硬氣,這就不需要太謙虛了,家父、家嚴是父親,母親則是家慈,問人家父親那就是尊府、令尊,問人家母親那就是令慈、令堂。

官場上更要注意稱呼了,大家一般是互稱官職的,施耐庵將《水滸傳》的故事背景設置為宋朝,在書中,花和尚魯智深不是曾在渭州做過軍官嘛,眾人遂稱他為魯提督。而林沖林教頭、武松武都頭也都是提他們的官職的。

剛剛不是說過"娘子"嗎?現在終于該提提"相公"了。

"相公"這個詞也不是能隨便用的。從狹義上來說,相公專指丞相的尊稱,廣義上它指的是一般高官的尊稱,后者用途更為廣泛。南宋名將岳飛從較低級的武將升任為宣撫使后,就被人稱為"宣撫相公",又簡稱"宣撫相",到后來,他的官職升至樞密副使,相當于副宰相,也就被稱為了"岳樞相"。

在我們聽到的評書中經常將岳飛稱為"岳元帥",這實際上是錯誤的叫法,倒是下令殺害岳飛的宋高宗趙構還頂著一個"天下兵馬大元帥"的名號,岳飛則從來都沒有做過是什么元帥。

夫妻之間不稱娘子相公,那稱什么呢?

他們有個浪漫的叫法——"良人"。叫"良人"不分男女,夫妻皆可稱,互稱"良人"不僅體現夫妻的關系,還反映了宋代男女相對平等的地位。這樣稱呼雖有益處,但不加區別也會給夫妻間帶來不便。白娘子雖然叫錯了"相公",但"官人"倒是沒有叫錯。在平民老百姓中,稱呼自己丈夫"官人"是較為普遍的。在現代民間仍保留了對新婚男性戲稱"新郎官"的習慣。

名號的避諱也是大問題。

在古代,人們不能直接稱呼或書寫帝王及長輩、圣賢的名字,需要采取某些方法來躲開這些不敬之處,這就叫避諱,指的是回避和忌諱。

宋朝可是避諱制度十分嚴苛的時代,宋將避諱的范圍和對象不斷擴大,關于歷代皇帝的名、字甚至生肖都是避諱,宋徽宗時將關于皇帝的相關稱號都禁用了,無論是高官還是平民百姓,都不準使用"皇"、"圣"、"天"、"龍"、"王"和"上"等作為自己的名字。像寫出《愛蓮說》的周敦頤,他的原名周敦實與宋英宗趙曙(原名趙宗實)相重合,在英宗即位的第二年,年近五十的他無奈地將名字改為了周敦頤。

避諱別說是人名了,連地名都不放過。

舉個例子,湖南省郴州下面有一個縣叫宜章縣,它于公元671年立縣,古稱為義章縣。猜猜這是撞上了哪位皇帝,沒錯,就是咱大宋的第二位皇帝宋太宗趙光義,趙光義于公元976年登基,義章縣就在這一年正式改為了宜章縣。

避諱的范圍除了剛剛提到的人的姓名和地名外,還包括官稱、官階及書籍。

避諱的一般方法就是上面提到的改字法,而在南宋謝深甫監修的《慶元條法事類》中曾碰到過宋始祖玄朗的"玄"、"朗"二字,那怎么辦呢?總不能置之不理吧?那不能啊。書中直接將"玄"改為了"元",而遇到"朗"的時候就將它的"月"拿去兩橫,前者還是改字法,后者就變為了缺字法。

在《貢舉條式》中的《淳熙重修文書式》一篇規定,為避忌諱,敏感詞可去掉一點書寫,這也就是缺字法。除此之外,避諱方法還有改音法、空字法等,黃紙覆蓋法是宋的創造。

除上述的國諱外,還有一種避諱叫做家諱,也稱私諱。

太宗于公元985年下詔,令官員三代名諱只可自行其家,州縣長官也不許在客位榜上列出家諱,官員要是冒犯了長輩的名諱就將接受懲罰,嚴重的要坐牢或受仗刑。官員在接受差遣時也要避諱,若有什么與家諱相沖,有的改地,有的改授差遣和換官,有的改官稱和官衙名稱等等算算得上是用盡了千方百計。

對于私諱,宋朝管得要比國諱松,不僅允許"二名不避諱"和不避嫌名,朝廷有時還會網開一面。

稱呼要求多的其實也不止宋代,但宋代無疑是十分具有代表性的。稱呼體現了古代社會的縮影,充滿敬意與謙卑,這其實并不僅僅是因為等級制度,更因為我們中國人骨子里的品質,那種溫情自然而然地流露在交際間。稱呼雖反映了封建社會的嚴苛束縛,但也體現了中華民族傳承已久的本質氣節。

參考資料:《活在大宋》 劉曙剛著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