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燈要硬闖 / 社會 / 這個男人靠織毛衣,火了!他辭去高薪工作...

0 0

   

這個男人靠織毛衣,火了!他辭去高薪工作回鄉織毛衣,還登上了央視

2019-10-21  紅燈要硬闖

    最近抖音上,

    一條“織面條”的視頻火了。

    該視頻獲得了6300萬的播放,

    170多萬的點贊。

    令大家沒有想到的是,這雙靈巧的雙手背后,竟是一位男性,他的名字叫潘銳彬。

    “我可能是抖音上第一個
    發布手工針織毛衣視頻的男性。”


    一個男孩子,整天織毛衣,引來了不少非議。很多人不理解,嘲笑他是“娘娘腔”。

    然而,就是這位“織男”,在2010年放棄了高薪工作回鄉創業織毛衣,不僅讓家里的經濟條件得到改善,還帶動了當地50多名農村婦女再就業。


     誰的童年里還沒有一件手織毛衣?
    潘銳彬出生在廣東省汕頭市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和很多人一樣,小時候家里窮,買不起新衣服,每逢秋冬季節到來,母親就會為他織幾件厚厚的毛衣過冬。

    “那時大家都穿毛衣,
    有時候小伙伴們會聚在一起,
    比較誰家的毛衣織得好看。
    我們當時誰也不服誰,
    都認為自己母親織的毛衣最好看。


    看著母親織毛衣,耳濡目染,潘銳彬6歲時,就已經掌握了織毛衣的針法;10歲時,就能夠與鄰居阿姨們一起織毛衣了。

    每天放學后,他就會和媽媽以及鄰居家的阿姨們坐在一起織毛衣。
    我很享受織毛衣給我帶來的成就感,
    我也喜歡在織毛衣的過程中,
    大家聊聊家常的感覺。”



     辭職回鄉,創業織毛衣 

    大學畢業后,潘銳彬去了一家外企做日語翻譯,工作待遇優渥。然而,他對織毛衣,依然念念不忘。
    “現在的生活節奏越來越快,
    手織毛衣逐漸被機器所替代。
    但機器是死的,人是活的。
    機器織的毛衣千篇一律,沒有溫度。
    人織的毛衣是有靈魂的,
    每一件毛衣都是獨一無二的。”

    為了追逐自己織毛衣的愛好,潘銳彬不顧家人的反對和旁人的嘲笑,毅然辭去日語翻譯的工作,回到家鄉,開始專職織毛衣。


    因為沒錢租店面,他就把自己的臥室當作自己的工作室,10多平方米的臥室里只有一張桌子、一把椅子和一張床。

    在潘銳彬的精心運營下,他的訂單逐漸增多,原有的10多平方米的“辦公場地”已經滿足不了他,他就把自己的工作室搬到了三樓的鐵皮房,購置了一張新的桌子。

    夏天的廣東特別熱,頂著太陽曬的鐵皮房,仿佛就像一個巨大的烤爐一樣。

    即使條件如此艱苦,潘銳彬也堅持下來了。或許正是被潘銳彬的誠心與品質所打動,他工作室積累的客戶越來越多,毛衣的銷量也跟著上來了。


    此時,他一個人已經忙不過來了。于是,他就開始找自家附近的阿姨們一起織。這些阿姨有些是以前跟母親一起織毛衣的同行,有些是小時候一起織毛衣的老鄰居。

    今年53歲的陳阿姨跟潘銳彬同村,她說自潘銳彬的店鋪開張以來,就在他家織毛衣,到現在已10年,“一件衣服,快的話兩三天就能織好,慢的話要五六天。”

    潘銳彬一邊向阿姨們學習織毛衣,提高自己織毛衣的技術,一邊瀏覽一些時尚雜志、報紙、網站,來提高自己的審美水平。

    “以前織毛衣都要向自己的工友請教,
    現在從樣式、花紋到尺寸,
    都是我設計好后,交給她們加工。
    我負責整體設計,她們負責產出,
    我們每個人各司其職。”

    剛開始,潘銳彬的生意還算過得去,但隨著銷量的增加,各種問題接踵而來。一件毛衣從生產到發貨,需要經過配線、繞線、制定尺寸、算針數、編織、藏線頭、縫扣子、縫花朵、水洗、晾干、整燙,最后才能再包裝發貨,整個環節大概需要30~40天的時間,而基本上每個環節都需要專人才能完成。

    于是即便有再多的訂單也只能排隊生產,有些客戶就因此而流失,生意就開始變得不好做了。


     讓手織毛衣成為時尚 

    2013年到2014年,潘銳彬的事業陷入低谷。在那段時間內,他的生意一直很慘淡,這讓潘銳彬不禁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正當潘銳彬消沉之時,一次和其他網店老板的交流給了他啟發。

    “那時我才發現,原來我的網店有不少缺陷,最致命的就是,照片拍得特別丑。”


    從那以后,潘銳彬開始重視照片的拍攝,他去深圳聯系了幾家專業的攝影公司,請專業的模特來拍攝效果圖,為了節省費用,他自己也會當模特


    “拍攝的費用很高,
    拍攝兩天的時間就花費了20萬。”

    隨著不斷摸索學習,潘銳彬網店的生意也蒸蒸日上。

    但潘銳彬并不就此滿足,他一直在嘗試把手織毛衣和時代潮流結合起來。一個偶然的機會,他注冊了短視頻平臺的賬號,發布了幾條關于手織毛衣的視頻,沒想到大受歡迎。


    于是,他開始用心經營短視頻賬號,不僅發布手織毛衣教程,也發布類似“面條織毛衣”的趣味視頻。
    “我不希望織毛衣這項傳統手工藝,
    以后就躺在博物館里,
    或者是'非遺’的傳承大會上,
    我希望手織毛衣也能成為一種時尚。



    “一個男生還能織毛衣?
    還織得這么好看?”
    抱著這樣的好奇心,圍觀潘銳彬視頻的人越來越多。

    網友們看到他織毛衣的視頻紛紛點贊,還有人留言:
    讓我想起小時候穿媽媽織的毛衣的日子。


    今年年初,潘銳彬還被央視節目組邀請登上《開門大吉》,尼格買提在節目上,向大家推薦他的手織毛衣。


    談及自己爆火,潘銳彬說:
    “火不火無所謂,
    但我覺得自己帶動了
    當下年輕人織毛衣的一股熱潮。
    我看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織毛衣,
    我很欣慰也很自豪。”


    潘銳彬火了,手織毛衣重新進入了大家的視野,但質疑的聲音從來就沒有停止過。
    “一個男生怎么織起毛衣了?”
    “不倫不類的”“不務正業”
    “娘娘腔”“不男不女”。


    剛開始,潘銳彬也會十分在意外界對自己的看法。

    但是看著那些阿姨坐在一起,有說有笑地嘮嘮家常、織著毛衣,網上的那些戾氣在此刻也煙消云散了。潘銳彬覺得這一切都值得,因為他覺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兒時的時光。
    這些阿姨,有的是織毛衣工齡幾十年的技術員,藏著高超手藝,例如會織復雜到頭疼的魚鱗花紋、幾十股線共同編織的豎條紋等。
    一件重工的手工毛衣,在潘銳彬的店鋪中能賣出三四千元的高價,不少阿姨編織一天能賺40~100多元。
    “我最自豪的事情,就是通過織毛衣,
    ——這件大家以為
    只有女孩子才能做的事情,
    不僅改善了我家里的經濟條件,
    而且我們村這些原本
    被閑置的農村剩余勞動力,
    也被我用了起來。


    “我們村的這些阿姨們,
    不僅不用外出務工了,
    而且還能在家賺錢,帶小孩陪老人,
    我們村的留守兒童問題
    也因此得到了改善。
    我覺得我做了一件,
    很平凡但又很偉大的事情。”



    “我覺得不必去在乎網上的謾罵,
    如果因為這些聲音而改變自己的初衷,
    那就太不值得了。
    我希望社會能再多一點包容,
    少一些偏見。
    我真心希望,
    中國的這項傳統手工藝,
    能夠一直傳承下去。
    因為它不僅是一門技藝,
    它更是我們兒時的溫暖與回憶。”

    來源:抖音@潘銳彬、益美傳媒、才人出、潮汕新聞等,文章有改編。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