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萬里的長路 / 待分類 / 談笑間,情敵灰飛煙滅

0 0

   

談笑間,情敵灰飛煙滅

2019-10-21  一萬里的...

    讀紅樓夢,經常把人弄的云里霧里,尤其愛情戲,生生談出懸疑片的即視感。

    賈寶玉愛情線上的四個女人,為什么寶釵和襲人勝出,黛玉、晴雯出局?

    說起來很復雜,其實用一把扇子就能說清楚。

    今天就聊聊這場愛情攻略。

    01

    先說黛玉。

    書里有個細節一帶而過,稍不留神就翻過去了。

    賈寶玉有個扇套,款式漂亮,做工上乘,很高端,就到處顯擺。結果,惹得林妹妹很不爽,操起一把剪刀,咔嚓,剪了兩半。

    眾所周知,林妹妹是有名的剪刀手,別看針線活不怎么做,剪刀用的很麻利,剪香囊,剪玉穗子,只要不爽就開剪。

    真應了那句話,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

    這樣的性格,在戲臺上可以,在情人眼里可以,真放在我們生活中,大多數人估計要炸毛。

    史湘云就炸毛了。

    那個扇套,是她一針一線做給寶玉的,居然被黛玉剪了。她對襲人說:

    “林姑娘她犯不上生氣,她既會剪,就叫她做!”

    連單純的史姑娘都看不過去了。

    不過,林黛玉畢竟有寶玉寵著、賈母溺著,還有才華傲嬌著,一般人心里再不服,也都由她任性。

    要是沒有這些資本,胡亂任性,代價就非常大了。

    比如晴雯。

    02

    紅樓夢里,晴雯的高光時刻也跟扇子有關,叫做“撕扇子”。

    起因是那天賈寶玉很不開心,碰巧晴雯失手弄掉扇子,摔壞了,寶玉連叫了兩聲“蠢才”。

    晴雯不干了。罵我蠢才?好,讓你見識見識我的爆脾氣,噼里啪啦把寶玉一通挖苦。

    寶玉是最見不得女孩生氣的,于是就有了那段腦回路清奇的物盡其用論。

    大意是說,再貴重的東西,都是給人用的。只要不用來撒氣,都不算糟蹋東西,“就如杯盤,原是盛東西用的,你喜歡聽那一聲響,故意弄碎也使得”。

    晴雯聽了很嗨皮,也玩了一把有恃無恐:

    “既這么說,你就拿了扇子給我撕。我最喜歡撕的。”

    寶玉說到做到,立刻把扇子給晴雯,嗤啦嗤啦撕了。一個不夠,把麝月的扇子要過來,又撕了。

    晴雯一邊撕,寶玉一邊打call:

    “撕得好,再撕響些!”

    不過啊,撕扇一時爽,撕完哭斷腸。

    晴雯還在這里千金一笑,另一個姑娘也悄悄拿出了扇子。不同的是,她不是用來撕,而是用來扇風點火。

    這個姑娘,就是襲人。

    03

    寶釵、黛玉是正妻之爭,襲人和晴雯是妾室之爭。

    晴雯是寶玉眼里的“第一等人”,千伶百俐,連王夫人也承認,她“模樣比別人標致些”。儼然一個低配版的林黛玉。

    最關鍵的是,晴雯從不把自己當奴才,像其他丫鬟討主子歡心的事,她一件都干不出來。

    這正是賈寶玉的菜,也是襲人的威脅。

    是威脅,就要清除。

    很快,王夫人一身殺氣沖進來。你不是高傲嗎?你不是愛撕扇子嗎?先撕了你再說,然后對著晴雯一頓狂撕:

    “你天天作這輕狂樣兒給誰看?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明兒揭你的皮。”

    “立起兩個騷眼睛來罵人……不成個體統”。

    “我看不上這浪樣兒”,你這個“狐貍精”。

    ……

    看到沒,一向慈愛敦厚、經常吃齋念佛的王夫人是真生氣了,我們完全可以想象,她背地里聽了多少晴雯的壞話。

    書里晴雯的判詞,是“風流靈巧招人怨”,是“壽夭多因毀謗生”。那么,招誰的怨,誰的毀謗呢?

    稍微一想就知道。跟寶玉初試云雨情的是誰?是襲人。跟寶玉一起洗澡的是誰?是麝月。

    還是讓賈寶玉自己說吧。

    當晴雯和幾個丫鬟被逐出怡紅院,寶玉突然發現了什么,質問襲人:

    “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單挑不出你和麝月、秋紋來?”

    發現了吧。故事到這里,寶玉身邊清白的好女孩,全被驅逐,和寶玉練習過云雨之事的襲人贏了,和寶玉洗過鴛鴦浴的麝月贏了,欺下媚上一臉奴才相的秋紋贏了。

    襲人這一把扇子,扇的火勢洶洶。

    順便心疼一下賈寶玉,他就算不出家,這些個女人也夠他喝一壺了。

    可能有人要替襲人辯護,她對寶玉是真愛,為人處事也謙恭、周到,稱號是“賢襲人”,這都沒錯。但在這件事上,并不妨礙她用盡手段,背一口心機婊的大鍋。

    要是嫌證據不充分,還有一個。

    晴雯走后,院子里一棵海棠死了半邊,寶玉有感傷懷,想到岳飛墳前的松樹、楊玉環沉香亭里的木芍藥、王昭君墳頭上的草,覺得這棵海棠,同樣隱喻著晴雯的命數。

    寶玉同學多么傷感啊。

    可襲人什么反應呢?書上寫道她對寶玉的反駁:

    “那晴雯是個什么東西……她縱好,也滅不過我的次序。便是這海棠,也該先來比我,也還輪不到她。”

    細讀這段總讓人不寒而栗。這就是日日相處的好閨蜜嗎?這是頂著賢惠人設的賢襲人嗎?

    這是她隱藏的另一面?還是黑化的新階段?我們永遠不知道了,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女人至少不像表面上那樣賢惠。

    不過襲人畢竟沒讀過書,情商雖高,也聰明,終究沒有大謀略。她的扇風點火還是戰術層面,頂多算個鐵扇公主。

    如果不出意外,日久天長,她會變成寶玉嘴里的死魚眼,甚至是另一個趙姨娘。

    真正的用扇高手,是薛寶釵。

    04

    看薛寶釵從進賈府,到成功拿下賈寶玉,分明是一個手持白羽扇的女謀士。

    我們大可展開想象,在大觀園西北角,蘅蕪苑某個“雪洞一般”的房間里,沒有粉嘟嘟的毛絨玩具,“一色頑器全無”,完全不像女孩的閨房。

    薛寶釵端坐其中,目光從容,她一揮白羽扇,使出一招“金玉良緣”,搶占輿論制空權。

    涼風入窗,燭光搖曳。

    她又一揮手,擒賊先擒王——搞定婆婆,就搞定了男人。

    大家看紅樓夢,會發現薛寶釵對王夫人的照顧,比親媽都多。王夫人趕走小丫鬟金釧并導致她跳井那次,薛寶釵聽到消息,立刻跑到王夫人面前安慰,那套說辭,顛覆三觀。

    她對王夫人說:

    “據我看來,她并不是賭氣投井。多半是失足掉下去的……縱然有這樣大的氣,也不過是個糊涂人,不為可惜。”

    可怕的冷靜,可怕的世故。

    在她眼里,未來婆婆的心情才是第一位,死一個小丫鬟不算個事兒。這么貼心的女人,太適合做兒媳啦。

    反觀林黛玉。跟王夫人有過感情聯絡嗎?一次都沒有。跟最寵愛她的賈母有過感情維護嗎?也沒有。

    她簡單的要命,相信寶玉可以決定婚姻,相信木石姻緣,相信有情人終成眷屬,她一直都沉浸在勝利的錯覺里。

    可是對手沒有閑著,寶黛走的越近,薛寶釵盯的越緊。

    她又揮起了白羽扇,這一招叫“聯吳抗曹”。

    怎么聯呢?

    那一天,寶玉在黛玉房里,跟姑娘們玩的很嗨皮,襲人不爽了,找寶釵吐槽:

    “姊妹們再和氣,也得有個分寸禮節,也沒個黑家白日鬧的。”

    翻譯過來就是:寶玉跟這幫女孩在一起,對你我都不好,姐,再不下手就晚了。

    薛寶釵秒懂,“心中暗忖道:這個丫頭….倒有些見識。”

    然后一番深入調查,覺得襲人“言語志量,深可敬愛”。

    于是,這兩個五行缺愛的女人,開始結盟。

    在王夫人、寶玉面前,寶釵和襲人高度統一,相互夸獎,共同抗黛。你看整部紅樓,襲人關于愛情、禮教以及對寶玉的勸導,基本上都是寶釵語錄的補充。

    這招很見效,王夫人對寶釵、襲人越來越滿意,甚至覺得襲人“比我的寶玉強十倍”。

    再看林黛玉和晴雯,始終是單兵作戰,一點合作精神都沒有。

    05

    當寶釵拿起白羽扇,襲人拿起扇風點火的扇,黛玉晴雯就涼了。

    在中國詩歌史上,扇子有固定的意向——被拋棄的女人。

    最早出自漢代的才女班婕妤,她原本是漢成帝的寵妃。后來漢成帝有了新歡,就是有名的趙飛燕姐妹,班婕妤被打入冷宮。

    她寫了一首《團扇詩》:

    常恐秋節至,涼飆奪炎熱;

    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

    這首詩把被冷落的女人比作扇子,秋天一到,就被丟在一旁。

    后來的王昌齡,寫過大金句:

    奉帚平明金殿開,且將團扇共徘徊。

    劉禹錫寫過通俗版:

    團扇復團扇,奉君清暑殿。

    秋風入庭樹,從此不相見。

    都是同一個意思。

    再回過頭想想,黛玉剪扇套、晴雯撕扇子,是不是很像他們自身的遭遇,性格決定命運,一切早已注定。

    曹公果真是伏脈千里。

    這場婚姻爭奪戰,就是一次專業選手對業余選手的碾壓,是熟女對青澀女的KO。

    這是紅樓夢給我們上的課,遇到聽媽媽話的男人,必須先搞定婆婆。

    遇到對手,千萬別盲目自信,亂剪東西解決不了問題,多動腦子,才能讓情敵們灰飛煙滅。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