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唐寫作教學館 / 我的隨筆 / 我被群友挖了個坑埋在一首詩里

0 0

   

我被群友挖了個坑埋在一首詩里

原創
2019-10-22  漢唐寫作...

                                                         文/ 唐景富

夜晚十一點本該早就入睡,卻被自己近來一種寫詩的沖動困擾,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無奈重又打開手機,習慣性的瀏覽現在十分流行的微信群。微信群里常有文友發一些比較受人關注的信息,當然也包括詩歌方面的。

    一位從事律師工作的群友發了一首詩,全詩如下:一場雪干燥 急促 模仿一個人的激情/獸性的昏暗白晝/雪用細小的爪子在樹梢上行走。細小的骨骼/一場大火提煉的玻璃的骨骼。雪/總是停在/它依然刺耳的時候/關于死死者又能回憶起什么/一具軀體中秘密灑滿了銀子/一千個孕婦在天上分娩/未經允許的寒冷孤兒/肉的淡紅色梯子/通向小小的閣樓/存放尸首的白色夜晚的閣樓/你不存在因而你終年積雪。后面附言:大家覺得這首詩寫得如何?    

讀了幾遍,我沒有讀懂。什么“一千個孕婦在天上分娩,肉的淡紅色梯子通向小小的閣樓”,什么“存放尸首的白色夜晚的閣樓……”逐字逐句讀得我眼暈。只覺得這是一堆戲弄我的文字。于是,想瞎掰幾句吐一下我因讀不懂而堵在胸中的塊壘。于是,我留在此詩后的留言:開頭一段寫得不錯,但“獸性”一詞破壞了詩的意境。下面幾節中“死者”“孕婦”“分娩”“尸首”與詩中整體構建的“雪”意象顯得格格不入。作者究竟想表達什么,隱晦太深,難懂。有點亂。個人淺見,莫見笑!

我對這位發詩到群里的群友不熟悉,以為這首詩是他寫的,隨便評幾句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即使說得不對也無所謂。于是,憑著自己的感覺寫了這么幾句。說實話,我在群里很少評詩。不知這回怎么心血來潮了,居然沒有多想就留下幾句不成文的瞎評。當然,也不會把它當回事。

第二天,我再看群里,也沒有人理會,只是那位發詩的群友在我的點評下面發了兩張圖片。一張是題為“余華、楊煉、北島入圍,今年的諾貝爾獎都有啥看點?”截圖。內容大意是說諾貝爾獎將在2019年的107日至14日陸續公布。排名第一的是加拿大作家安妮·卡森。第二則是2018年諾貝爾“新學院文學獎”得主瑪麗斯·孔戴,中國作家殘雪列第三。此外,余華、楊煉、北島、閻連科等中國作家均上榜。第二張圖片便是全詩截圖。原來那首詩的作者是楊煉,詩題叫《無人稱的雪》。

很明顯,群友在此是想告訴我,這首詩諾貝爾文學獎入圍作品,其分量可想而知!你居然把它說得一無是處。群友雖然一字未說我評得是否合適,但我自覺難堪了。此時,我突然臉頰發熱,覺得自己太天真,也太自不量力。昨晚點評的居然是一首世界級大獎入圍作品!我寫的幾句話仍杵在那兒,十分刺目,此時真想用盡全身的力氣把那幾十個字挖掉。我想,群友無意挖了個坑,我毫無準備的跳下去,拙劣的表演了一場班門弄斧的單人舞。我的丑出大了!幸虧這只是二十多個文友群,若干幾百上千的群,我想不知要被多少人罵我無知!

我是一個詩歌愛好者,工作之余也胡扯幾句。大多是自娛。以讀為主。見到好詩便如獲至寶,收藏起來細細品讀。幾十來如一日,愛詩的心不變。詩給我帶來心靈上安慰和靈魂的洗滌,也無時不刻充實著我的精神生活。對我來說,讀詩是一種莫大的享受——但一定是好詩。我的好詩的標準之一,是我能讀得懂。通俗易懂的大白話也好,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朦朧詩也好,能感覺出來那種美的意境,美的傳播,美的營造,美的智慧,這就夠了。

基于這些心念,我又有些釋然了。我只是表達了我心中最真實的感受。我讀不懂就是讀不懂,我不會不懂裝懂。打腫臉充胖子的事我絕不會干的。我怕出什么丑呢?于是,我接著回了一條:不喜歡這樣的詩,因為我實在讀不懂。滿口胡言,故作艱深,恐怕連詩人自己也未必能說清寫的是什么。就像一個人說夢話,不知所云。之后,終于有一位群友應和,回道:恕我直言,意象凌亂天馬行空!亂草秋風堆砌的枯骨,語言純屬扯蛋!

這畢竟是一位大師級的作品,而且作者是諾貝爾獎入圍者。我等草根評說乃是膽大妄為。很想看看名家怎么看待這首詩的呢?我想,既然是名作, 一定位受關注。現在網絡這么發達,上網一定可以找到想要的東西。于是,我便上網百度一番。

先是找到《無人稱的雪》的來源。此詩出自北京文藝網,作者楊煉,是寫雪的組詩之一。到此,我才知楊煉其人,真是大師級人物。一九五五年出生于瑞士,成長于北京,上世紀七十年代后期開始寫詩。為朦朧詩代表人物之一。一九八三年,以長詩《諾日朗》轟動詩壇。其后作品被介紹到海外,并受邀到歐洲各國朗誦。一九八七年,被推選為“十大詩人”之一。 作品以詩和散文為主,兼及文學與藝術批評。其詩集、散文,與眾多文章已被譯成二十余種文字在各國出版。

這一查,真的把我驚到了!原來詩人楊煉大有來頭。我自認為自己也讀了不少詩,竟不知詩壇有楊煉!我的孤陋寡聞,淺薄無知暴露無遺。

    回過頭來,我還是關心被我評過的那首詩。那些名家怎么評價這首詩呢?我又在百度里一遍又一遍的搜索,終沒有搜到這首詩的欣賞,評價。也許是大師的作品把眾人嚇到了吧,好壞不敢說。正在我準備鳴金收兵時,在一個沒有署名的博客里讀到一位作者比較全面的評價。他是一節一節,一行一行評議的。對前兩節作了較為肯定的評價。對下面的幾節,那位評家用比較深奧的語言和拗口的表達評說,提出了不同意見,摘錄如下:

第二節,第二行,又習慣性地用反向的物理意義,來提煉出對事物的極端融入,來體現自我的至高無上的獨立決心。其實,這種反復借用物理的極端意義,往往只是表面的極端,而在于事物內部它無所謂極端。所以,作者更應該考慮自身運化的主線,而不是過于依托物質的物理的平面大小的意義來硬化自己的力量指標。由此可以看出,作者的心思過于“煉字”,實際上是把自己出賣給了物象的虛榮的言說,而不是自我隱含蘊積的力量的堆壘。所以,作者這樣的表達,實

際主要的自我獨立的人格力量全部在這一言一句中淡放了,并沒有中庸地壘積起來去到整個性的集體擁爆。作者的虛表、急功近利、自以為是、自命不凡、小有才華、人格招搖的個性,躍然紙上。

第四節,從第三行到最后,又用一個“下雪”的物理極致意象,來代表作者的辛歷坎坷、不倒意志、回顧往返、壯懷激烈,就顯得十分可笑、并且軟弱無力、黔驢技窮和鞭長莫及了。其原因,就是作者一開始不蘊積內在,勉強炫耀。縱有萬端內力,也經不起這樣淺削。

   從上述摘錄的文字來看,這位作者也是不看好這首詩的。

   我讀詩、學詩、寫詩好多年,對一些大師的作品向來是敬而遠之的。因為學識淺,因為見識短。也因為工作忙,沒時間來摳這些晦澀的字眼。大師們的作品大多是用來供在神壇上的,用來朝拜,而不是閱讀。與其費盡心機來猜大師們的隨性信手拈來的高深,不如用心聆聽大自然的鳥鳴。

不管怎么說,大師就是大師。人家名聲擺在那兒,花環耀眼,眩光暈目。我們只能仰望。我今妄評大師作品,完全出于無意。群友無意挖的坑,只怪我不小心,掉進去,被一首詩埋起來,我掙扎著爬上來。但愿認識我的文朋友詩友別看我出丑。

寫于2019109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