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職場 / 過上當代人口中的“差不多”人生到底有多...

0 0

   

過上當代人口中的“差不多”人生到底有多難?

2019-10-22  lindan9997

    領英LinkedIn · 

    “差不多”可以是志存高遠努力向上,也可以是心安理得享受當下,還可以是于萬千世界中見到自己,未必全然要“向上”攀爬。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LinkedIn”(ID:LinkedIn-China),作者思小妞,36氪經授權發布。

    我很喜歡胡適先生的《差不多先生傳》。

    這位姓差名不多先生,長相和眾人“差不多”,五官俱全但“不很分明”,秉持的人生觀是:凡事只要差不多,就好了。何必太精明呢?

    這種人生觀有時不礙事,比如把紅糖買成了白糖,最多也就是被媽媽罵一頓。

    但有時會讓你命喪黃泉。因為患病了,差不多先生要找汪醫生,結果找來了獸醫王先生,他想“汪”和“王”也差不多,就讓醫治了。

    臨終前,差不多先生還念念著:活人同死人也差不多,凡事只要差不多就好了,何必太認真呢?

    胡適對差不多先生的態度當然是貶義的,“差不多”看上去是為人圓通的表現,但如若人人都成為差不多先生,“國家也就成為懶人國了”。

    胡適先生諷刺“差不多”是志存高遠,九十年后,饒舌歌手MC Hotdog創作了一首《差不多先生》,里有句歌詞說得深得我心:這差不多的人生,這個問題很艱深。

    “艱深”之處在于“差不多”有不同的解讀:可以是差一點(not good enough)、不多差(not bad)、差不多(about the same)。

    差一點:不要成為“被遺忘的中間層”

    說起“差不多”,我們最先想到的是達到平均線的中間人群。這些人并不突出,但也不成為問題。

    可正是由于這種不上不下的位置,讓他們成為了美國社會活動家達尼爾·R·莫斯口中的“被遺忘的中間層”。

    達尼爾把這個中間層看作是“無人認領的彩票”,她相信,這些人有著巨大潛能,只是常常被忽略尚未得到開發,“開發”的方法之一就是對中不溜群體抱有高期待。

    不少研究都會告訴我們高期待容易導致失望、壓力大。但對自己或他人持有高期待從來就不是一件壞事。

    著名的Rosenthal effect(羅森塔爾效應)實驗我們都聽過。美國心理學家RobertRosenthal對一到六年級共十八個班的學生進行測試,然后把一份“最有發展前途者”的名單給了校方。

    其實這個名單完全是實驗人員隨機分類的結果,和測驗成績無關。奇妙的是八個月后,上了名單的那部分學生,成績普遍有了顯著的提高,而且性格變得更外向,自信心、求知欲變得更強。

    這是高期待對一個人影響的重要證明,其實早在很久以前,先賢們就說過:“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則無所得矣”。

    過上當代人口中的“差不多”人生到底有多難?

    羅森塔爾的實驗還揭示了一個結果:高期待這件事也會隨著年齡產生不同影響。

    也就是說,隨著年齡的增長,他人對我們的期望變得不那么重要,而我們對自己的期望變得越來越重要。

    大多數人滿足于對平均目標的追求,因為這是合理的、過得去的。面對更高的要求和目標,望而止步是我們的本能,后果就是每個人都在努力取得平庸的結果。

    可根據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來看,追求更好、卓越也是我們的本能,想突破“中間層”差的那一點,除了不斷向上走,別無他路。

    前段時間,獲得終極格斗冠軍賽最輕量級冠軍、成為UFC第一位來自中國的冠軍張偉麗,在接受采訪時,她說:

    打業余的時候,你夢想著打職業,打了職業比賽后你想去拿冠軍,拿了冠軍后,你又想去更高的舞臺。比如UFC,就像上學一樣,小學、中學、大學,你要一步一步往上走。
    我接下來想進入世界排名前五,然后獲得挑戰權,再然后去拿到冠軍……從我練MMA(綜合格斗)以來,這個目標從來沒有改變過。

    正如《霸王別姬》里說的,“人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

    不多差:做個“中等生”不蒙羞

    但不是所有差不多的“中等生”都必須要走向最好和第一。

    “中等生”不是“三好學生”、但也不是“問題兒童”,不給組織添亂、不讓集體操心;他們不是驅動創新的卓越者,但他們是讓組織引擎保持運行的人。

    成為一名原地踏步的差不多“中等生”并不是讓人蒙羞的事。因為,首先這里有個很現實的條件是,力所不及。

    我們要承認,成為金字塔尖的那個人——無論你是學生、還是從事各行各業的職場人——都需要出色的智力打底。

    但科研結果已經證實,智力有一定的遺傳性,同時受到環境、營養、教育等后天因素的影響。遺傳對智力的影響約占50%—60%。

    正如利物浦大學研究員Ben Ambridge說的:

    當你沒有達到預期結果時,未必是你的辛苦付出沒起到什么作用(當然更多時候是多數人的努力程度之低還不足以到拼天賦),你可以埋怨的對象是你的父母、或至少他們的基因。

    其次,“第一”只有一個,生活的選擇卻有無數。

    一個殘酷的事實是第一的位置只有一個,但奔向第一的道路上卻有著千軍萬馬。你可以追求最好、但也有權利選擇“躺倒”。

    我非常認同《脫口秀大會》里的表演者呼蘭說的一段話:

    “有人喜歡在工作午休時間看羅輯思維提升自己,有人想在午休時間睡一會、刷刷視頻,努力不努力都是個人的選擇”,這當中不該有鄙視鏈。

    過上當代人口中的“差不多”人生到底有多難?

    差不多:你好我好大家好,有沒什么不好?

    鄧紫棋在《差不多姑娘》這首歌里唱道:

    差不多的姑娘

    追逐差不多的漂亮

    她們差不多的愿望

    在差不多的街頭 擺著差不多的Pose

    跟差不多的潮流 整了差不多的Nose

    交差不多的男友 走得差不多的Close

    供差不多的樓 送差不多的Rose

    看上去這樣的差不多都很雷同,是沒個性么?我不覺得。

    相似的“差不多”其實很好地反應了我們的社會屬性,包括群體心理、從眾心理。

    談到這些“心理”,我們總喜歡先說弊端,“缺乏主見、不獨立思考、容易隨大流”。看上去挺俗。可“俗”、“隨大流”就一定不好么?

    無論在生活、工作中,當情境不確定的時候,其他人的行為最具有參考價值;與群體成員保持一致可以使人更容易被成員接受;對自己的群體有強烈的認同感可以增強群體凝聚力。

    這些都是從眾心理帶來的好處,我們不能否認。

    用女作家莊雅婷的話來說就是:俗,是大眾品位、更多的人喜歡。而“大眾”,包含了一部分集體意志,也是經過多年集體試錯得出來的最優性價比方案。

    換句話說,這么做比較省事、安全。

    過上當代人口中的“差不多”人生到底有多難?

    差不多的相似性不是完全相同,里面一定包含著零星的不同。

    比如,人人都加班,而你不介意做加班者里第一個離開辦公室的人;人人都沖向北上廣,企圖尋找傳說中美好的未來,而你不介意嘗試后認清真相、果敢抽身離開。

    在成人的江湖里打拼,談完璧歸趙式自我太奢侈。但領略摧殘、食得艱辛后,還能在趨同的世界里保存一點“異常”,這種差不多很好。

    “差不多”可以是志存高遠努力向上,也可以是心安理得享受當下,還可以是于萬千世界中見到自己,未必全然要“向上”攀爬。

    重要的是,在任何一種“差不多”中保有一點“成為自己”的空間和可能,而不是用寫好標準答案的標尺去丈量每一寸自己走過的路。

    畢竟,與在我們與世界告別的那一刻前,生活沒有句號,只有逗號。一切皆有可能,未來可期。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