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家往事 / 歷史 / 沒文字獄的大唐,將士多能打,子民就有多...

0 0

   

沒文字獄的大唐,將士多能打,子民就有多自信,文人骨頭就有多硬

原創
2019-10-23  山家往事

漢唐,成為歷朝歷代的標桿,尤其李唐,自立國到發生安史之亂的一百多年間,大唐擴張的步伐就從來沒有停下過,哪怕是武則天和李姓皇族斗爭的如火如荼的時候,大唐的邊關將士依然在拼命進取,到武周時代,大唐共設立六個邊鎮,其中四個分別是安西都護府、安南都護府、安北都護府、安東都護府。從這四個邊鎮的名字中,就可以體會到大唐的那種霸氣,四鎮分戍外圍,拱衛大唐。

這種“霸氣”,給了大唐統治者空前的自信,他們無論做什么,都不再畏首畏尾。這種不拘一格的處事態度,也為大唐文化的發展掃除了障礙,包容并蓄成為唐文化的核心,這在唐詩上的體現尤為明顯。

1、詩人的豪氣

提起唐詩,流淌著李唐皇族血液的詩仙李白是一個繞不過去的人。放眼整個唐朝,五絕、七絕無出其右,他幾乎是單槍匹馬,就將唐詩推向了一個高峰。而他的豪放文風,更是影響了諸多后來者。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唐朝的高度繁榮,是一個千年難遇的時代,它給了大唐子民前所未有的信心與豪氣,開元盛世之下,人人充滿了理想、充滿了斗志。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懷揣浪漫理想的李白終于被愛才的唐玄宗招至金鑾殿,授予待詔翰林。雖入官門,放蕩不羈的本性卻是難改,力士脫靴,貴妃研磨,能玩的全玩了,終被讒言所毀,在朝廷待不住了,結果是“仰天大笑出門去”,怎么來的,怎么回去,繼續他的游歷寫詩事業。 

邊塵漲北溟,虜騎正南驅。轉斗豈長策,和親非遠圖

就連邊塞詩人高適都是充滿了昂揚的激情,上面節選自他的詩作《邊塞》,這哪是普通的詩作,讀起來更像是一篇戰斗檄文!

值得一提的是,大唐文風的豪放,玩的好的不僅僅是男子,女子也是玩的很溜。

駐蹕懷千古,開襟望九州。四山緣塞合,二水夾城流

如此大氣之作,就是出自大唐女宰相上官婉兒之手。她本出生于官宦世家,因受祖父上官儀廢武所累,剛出生便淪為罪奴。武則天給她提供了教育機會,憑借著自己的努力,十四歲被武則天立為才人,成為她的貼身秘書。后來唐中宗李顯復位,在玩“飛花令”的時候,由上官婉兒擔任評委,她偏好雄渾文風,上行下效,因此,大唐的豪放文風和她也是分不開的。

2、詩人的殺氣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李白的理想,不僅僅是吟詩作賦,也是憧憬著仗劍天涯、建功立業。唐朝,是一個崇尚開疆拓土的朝代,歷經唐太宗、唐玄宗兩朝,東平朝鮮,西服西域,北并回鶻,南制交州,治下面積達到了前所未有的1300萬平方公里,唐朝的這種血性,從最高統治者,一直影響到了普通平民,也浸透到了文人的骨子里。 

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十四州

這是晚唐僧人貫休途徑杭州,為潤州刺史錢镠所作。一位僧人都不甘寂寞,寫出如此殺氣之作,可見整個唐朝子民是如何血性了。

唐代文人,都是崇尚武力的,從里到外皆透著精氣神,壓根兒就沒有弱不禁風一說。即便是不上戰場廝殺,如李白者,游覽各地名山大川,總歸也要會個三拳兩腳的,不然,遇到江湖歹人、豺狼虎豹的,我們哪里還有機會看到那么多絢爛的唐詩?

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后百花殺。
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這位出身于鹽販子世家的黃巢,在屢試不第后,似乎頓悟了,把透著殺氣的扯旗造反也寫得這么詩情畫意,后來他果真做到了攻占長安,只不過,“滿城盡帶”的不是“黃金甲”,而是白綾布、招魂幡。

3、詩人的骨氣

發生于公元755年的安史之亂,成為大唐的劫數,影響的不僅僅是李唐皇族,它更像是一把尖刀,砍向了擴張型的大唐文化,許多人的命運亦是為之改變。

同李白一樣,杜甫少時家庭條件較為優越,這給了他充足的資本游歷名山大川,見過世面的詩人,寫出來的文章多少都透著大氣、豪爽。

數次科舉不第,他開始走“獻賦”的路子,結交貴人,到了755年,已是四十四歲的杜甫,生活的壓力,使他再也無法容忍自己一事無成,便委身就任了右衛率府兵曹參軍,聽著很厲害,其實就是掌管兵器的庫房人。就是這份差事,也沒干多久,因為安史之亂爆發了。

后來唐肅宗在靈武繼位,他趕過去投奔,被叛軍抓住,只好困守長安,但是拯救萬民的理想依然在燃燒著,于是,寫下了: 

孤云隨殺氣,飛鳥避轅門。竟日留歡樂,城池未覺喧。

同樣,在南方流浪的李白,面對國難當頭,也變得“謹言慎行”起來,“有策不敢犯龍鱗,竄身南國避胡塵”,他再也不是當年那個放蕩不羈的俠士了,一場戰亂,讓他的生活變得局促起來,晚年一直依靠別人的接濟過活。

如果說,這兩位詩仙、詩圣骨頭還不夠硬的話,十幾年后,大唐誕生的另外一位詩人------白居易,那就真的是錚錚鐵骨了。

翩翩兩騎來是誰?黃衣使者白衫兒。

手把文書口稱敕,回車叱牛牽向北。

天寒地凍,一老者好不容易燒了一車炭,從南山腳下拉到西市,不料,遇到了宮里的采辦太監,最后不得已,以“半匹紅紗一丈綾”的價格“成交”,這簡直就是明搶。據說,唐憲宗因此撤銷了太監采辦這個制度。

白居易經常以詩歌的形式諫言唐憲宗,惹得唐憲宗是一點脾氣沒有。 

云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上面節選自白居易的《長恨歌》,匪夷所思的是,一個唐朝的詩人,居然可以描寫唐玄宗與楊貴妃的床幃之事,幾乎直言安史之亂的始作俑者就是唐玄宗。即便是開明如兩宋,斧聲燭影也是禁言區域,而白居易卻是百無禁言。

這也就是在唐朝,換做別的朝代,怕是沒人敢寫。舉個例子,白居易的八百年后,有人寫了句“清風不識字,何故亂翻書”,就被滅族了!

可以說,自春秋時代的百家爭鳴后,唐詩是歷經了千年孕育,終于在唐朝誕生下來,它的氣勢磅礴,是和當時的社會環境脫不開關系的,自信、雄健的統治階層及繁榮的社會經濟直接催生了唐詩的豪放,并最終演化成為核心。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