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皮皮蝦258 / 社會 / 沒有一個旅行地,逃得掉中國人的BGM

0 0

   

沒有一個旅行地,逃得掉中國人的BGM

2019-10-23  江南皮皮...

      不知你會不會因為一首歌而去一趟旅行?在學生時代,老藝術家就曾犯過這種中二病。

      不要笑,在物質匱乏的年代,大家只有黑白電視機、單車,對外界的感知都少得可憐,父母一輩大多都是從一首歌里,慢慢、慢慢地就“聽”出了對某個地方的向往。

      聽《我愛你塞北的雪》,就想去一趟長城以北,看看北國的風光。

      我愛你,塞北的雪

      飄飄灑灑漫天遍野

      你的舞姿是那樣的輕盈

      你的心地是那樣的純潔

      你是春雨的親姐妹喲

      你是春天派出的使節,春天的使節


      聽《黃河大合唱》,就想親身體驗黃河的氣勢磅礴。

      風在吼。

      馬在叫。

      黃河在咆哮。

      黃河在咆哮。

      河西山岡萬丈高。

      河東河北高梁熟了。

      萬山叢中,

      抗日英雄真不少!


      聽《美麗的草原我的家》,就開始幻想自己有一天能在草原上策馬奔騰,灑脫自在。

      美麗的草原我的家,風吹綠草遍地花

      彩蝶紛飛百鳥兒唱,一彎碧水映晚霞

      駿馬好似彩云朵,牛羊好似珍珠撒


      我們沒有留意的是,原來在這些耳熟能詳的歌里,早已藏著一代又一代人心中的遠方。

      80年代初,我們聽著《迎賓曲》走向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90年代,我們已經從五岳三峽走出國門;而到了0010年代,歌曲的目的地已經變成了東京、巴黎和土耳其......

      老藝術家覺得,這些歌曲真該放進旅游博物館里,因為它們已經變成一首又一首的回憶,被夾著我們腦海的間隙里,記錄著我們的旅行目的地變化和人們生活水平的變遷。

      今天,就讓它們不小心從夾縫里掉出來,一睹過去那個旅行時代。


      1980年代

      歌曲里的南方,改革開放前沿



      70年代末80年代初,改革的春風吹到了“大公雞”的南邊。
      1980年,李谷一老師的一首《迎賓曲》,作為影片《客從何來》的主題曲橫空出世,唱盡了改革開放初期,外國友人和國內賓客在廣州歡聚一堂的場景。

      花城百花開,
      花開朋友來。
      鮮花伴美酒歡聚一堂抒情懷,
      新朋老友新朋老友誠相待。

      △《客從何來》記錄了當年廣交會的情景。/ 視頻截圖

      在1984年春晚,李谷一再次唱響《迎賓曲》,一時間,歌詞中意指的目的地“廣州”,也隨著朗朗上口的旋律火遍大江南北。

      在那個年代,“廣州”是大家眼中的大省城,是改革開放的代名詞。
      “時髦”“多金”“型男靚女”,作為廣東的省會城市,廣州自然擔得起當時最美好的詞匯。來自五湖四海的人群,也紛紛涌入這座能帶來新氣象的城市,希望一睹改革開放前沿陣地的風采。

      △改革開放后,廣州人從單調的“黑灰藍”變成喇叭褲白襯衫的“油脂仔”。

      據《中國旅游統計年鑒》顯示,在1982年,有245萬人次來到廣州旅游,占比達全國游客的三成。
      當一位外國賓客在上世紀30年代落成的白云機場或70年代建起的廣州火車站踏出他們在廣州的第一步,揮手招來一輛出租車,透過車窗,就可以一瞥這座城市80年代的風貌。

      △1982的廣州白云機場。

      經過一段路后,出租車最終在位于流花路120號的東方賓館門前停下,這是中國第一家國營五星級賓館,前身為專門招待外賓的“羊城賓館”,連周恩來、鄧小平、撒切爾夫人都曾在此下榻。
      △80年代東方賓館 / 電影《雅馬哈魚檔》截圖

      再后來,27層的白天鵝賓館、19層的中國大酒店、30層的花園酒店才相繼在廣州拔地而起。
      作為游客,都渴望能去東方賓館翠園宮,聽一場音樂茶座。或者去老字號“成珠樓”嘆個一盅兩件的早茶,然后再到人民橋或海珠橋咔嚓一張,留作紀念。
      當然,改革開放的春風不止吹到廣州,還吹到了海南。

      一首《請來天涯海角來》,同樣在84年的春晚上被人們頌唱。歌詞里描述的海南島,被老式收錄機傳播開來:
      請到天涯海角來,這里四季春常在
      海南島上春風暖,好花叫你喜心懷
      △80年代海南景象 

      人們從那時開始,就知道了一年四季之外,還有一個“四季如春”的三亞,而歌里唱“天涯海角”的這種浪漫也成了大家對海南的第一印象。
      其實在改革開放前,海南還是一個比較偏遠的小漁村,直到1988年才正式建省。當時,胸懷大志的年輕人們紛紛南下創業,形成了10萬人過海峽的奇觀。

      1980-1990年代

      從五岳三峽到新馬泰



      到了8090年代,耳邊傳來磁帶咿呀作響的歌聲,聽得出音質并不是十分好:

      “遠方的客人請你留下來......”
      “吐魯番的葡萄熟了,阿娜爾罕的心兒醉了”
      廬山美,廬山美,花徑秀麗琴湖水......”
      一直以來,人們都喜歡歌唱祖國的大好河山。

      △《廬山戀》電影截圖

      而改革開放后,風氣也隨之改變,一眾男女青年也喜歡相約到國內美麗壯闊的山川河流進行一場用樹枝牽手的旅行。

      在那個年代,電視機還沒有盛行,長途工具也只是汽車,在僅有載體的熏陶下,人們懷著對祖國淳樸的熱愛,不約而同地在出行目的地上,選擇了祖國的五岳三峽。

      △過去旅行比較依賴“長途汽車”出行 / 80年代外國游客拍攝的中國

      不知是歌曲影響了人,還是人影響了歌曲,恰好在80年代,一股“西北風”在中國歌壇撲面而來:《信天游》《黃土高坡》《山溝溝》等,都唱出了西北那種蒼涼和剛勁。

      而同樣歌唱大好河山的有:80年代初期,周琪華的《我愛你,塞北的雪》,1988年《我們是黃河泰山》......

      于是,人們哼著這些雄厚的旋律,拿著單位開的介紹信,帶好干糧,不慌不忙地坐上了2塊3角的長途公交車,登上了門票還以“角”計的華山、泰山、黃山或者張家界,體會那種只在書里見過“一覽眾山小”的豪邁......

      那時的當地旅行社大多為國營,沒有現在那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價格十分良心,在1980年全國職工平均工資64元的情況下,旅館住宿也只要幾角錢。

      緊趕慢趕,時間終于來到90年代。這時,商業化已經逐漸普及,歌曲中出現的旅行目的地也呈現多樣化。
      1993年,一曲帶著幾分溫婉和憂愁的《濤聲依舊》,歌詞和旋律都寫絕了姑蘇的詩意,綿綿悠長又輾轉反側。
      月落烏啼 總是千年的風霜
      濤聲依舊 不見當初的夜晚

      1994年,作為《天路》主題曲的《青藏高原》以睥睨眾生的姿態出世,后來的事想必你們都知道了,這首歌被韓紅翻唱,火到現在依然是ktv必唱榜單前列。
      還有,《神奇的九寨》《我想去桂林》《月牙泉》《阿里山的姑娘》,也是占據了人們CD機很長一段時間......

      這個時候,綠皮火車也成了常見的出行工具,人們可以去的地方,更多也更遠了。
      家庭條件好的父母帶著小孩,跟團來到北京吃一碗咸的豆腐腦,坐上驢子拉的板車,去天壇的回音壁亂喊一通....
      其他小孩,要是幸運的也可以跟父母出差,去武漢或者四川,看街邊的耍猴戲,玩得不亦樂乎;如果是去黃山,總會纏著父母買了一只“萬花筒”,回到學校出盡風頭,好幾天也不肯撒手。

      到了90年代尾聲,隨著個體戶的發展,又衍生出一批“萬元戶”。
      在大家還在感受港臺文化帶來沖擊的時候,他們的目光,已經放到了更遠的新馬泰。
      當然,那時的出國并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出,大多要安上“探親”或者“因公出國”的名頭,等待名額審批。如果你在單位能拿到一個出國考察的名額,那無疑是值得光宗耀祖的事情。

      2000-2010年代

      歌里都是東京、巴黎和土耳其



      時間,最終停靠在0010年代的面前。
      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歌詞里的目的地早已從國內移到國外。
      90后或許還記得Twins那首回憶殺《莫斯科沒有眼淚》,“冬天的離別,在莫斯科的深夜......”,只看單曲名字,當時甚至還有人摸不準,莫斯科是人名還是地名,在朋友面前鬧過笑話。

      同樣熟悉的,還有蔡依林那首《布拉格廣場》,方文山作的詞,仿佛能真的把我們帶到布拉格的面前:
      我就站在布拉格黃昏的廣場
      在許愿池投下了希望
      那群白鴿背對著夕陽
      那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這些歌曲,把我們帶到更遠的遠方,滿足了我們對這個世界的想象。
      到了后來,面對著一首首“看世界”“出國玩”的歌曲,我們早已見怪不怪:比如旅行達人陳綺貞《下個星期去英國》,李健的《貝加爾湖畔》,洗腦神曲《咖喱咖喱》......

      雖然被吐槽“根本不順路”,但這首“我想帶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后一起去東京和巴黎”的《帶你去旅行》,前段時間還是火遍了全抖音。
      到了10年代,我們歌曲目的地終于去到了土耳其、邁阿密。
      數十年的變遷,歌里唱的“改革開放初期的廣州”,到如今的“土耳其“,我們也真的就跟隨這些歌曲繞了地球一個圈。

      從過去的交通不便,只能相約去五岳三峽,到開始把目光放在新馬泰、日韓;從過去出國要經過層層審核,到現在隨心所欲、隨時隨地。
      這些歌曲,也確實反映了不同階段人們出門旅行的真實寫照。

      今年國慶,出境游客已突破700萬人次,目的地已經從東南亞日韓輻射到更遠的歐美澳新,哪怕打個飛的去日本吃頓拉面已不是什么新鮮事,最近連萬萬不敢想的南極游,也開始敢想了......

      只是,我們現在科技發達,旅行能帶來的快樂閾值也越來越高。
      在過去,旅行可是件新鮮事。人們難得出趟遠門,恨不得把游記、門票、海鷗沖洗出來的照片這些旅游相關的一切都保留下來,翻完又翻,甚至指給下一代,“看,這就是見證你爸媽相愛的地方。”

      而現在,我們習慣什么都用云端記錄,關于旅行的記憶好像也不再那么珍貴。
      雖然現在目的地的選擇多了幾倍,但不少人還是懷念8090年代的旅行。
      如果你也是如此,不妨下次去黃山或者桂林的時候,找個人少的日子,翻出那個年代的老歌,感受父母一輩最純粹的旅行。
      參考資料: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城市旅游目的地地位變化及其分析 保繼剛、甘萌雨 2004
      改革開放40年來歌曲創作與發展 陸正蘭 2018
      出境游發展的經濟因素分析 溫華欣、周庚梅 2014
      近十年我國出境旅游的時空變化特征及原因 溫慧嫻 2019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