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 / 七級課程筆記 / 書法七級課程草書7草書釋讀1﹝黃簡講書法﹞

0 0

   

書法七級課程草書7草書釋讀1﹝黃簡講書法﹞

2019-10-23  田牧

  草書釋讀1

  又要回顧一下課程進度。一開始我做了這張表。

  七級草書上課程,分為兩大部分,首先你寫的字要符合草法,解決對不對的問題。然后要體現技法,解決好不好的問題。

  現在我們講到哪里了呢?首先講“認識草書”,花了四堂課講基本概念。接著講“草法規則”,兩堂課。

  今天開始第三單元,總標題是“草書釋讀”,這是識字課程,幫大家認識草字,并解釋其中的疑難。

  一、“草書釋讀”的幾點注意

  “草書釋讀”這單元會講大批草字。我先解釋一下這部分的課程設計,此外,還有幾點一開始需要提醒各位注意。

  一“草書釋讀”的幾點注意。

  1.1.草字和草書

  為什么這單元叫“草書釋讀”,不叫“草字釋讀”呢?以前我提到過,從文字角度分析一個字的結構,這是字體;而書法家對字體進行加工,屬于書體。“草字”概念很廣,草寫的字都可以包括在內。

  第二課我舉過居延漢簡上的“馬”字,這些都是民間草寫,但不是我要分析的草字。我要解釋的是經過書法家整理的那些規范草寫。如皇象《急就章》、索靖《月儀帖》、王羲之《十七帖》、智永《千字文》、孫過庭《書譜》等等,這些帖中的草字。

  歷史上官方沒有公布過草字標準寫法。只有依照經典書法作品為標準,跟現代白話文標準一樣。

  同一個書法家寫同一個字,也會不一樣。如王羲之寫“馬”字,我找出幾個。字形有些區別,照哪一個寫好?

  還有個別字受拓本質量影響,看不清楚細節。

  這五個字都出自王羲之,哪一個是基本的呢?如果我們跟早期如皇象《急就章》寫法去比較,就容易明白王羲之第一個寫法是標準,其余四個是標準寫法的變化。

  王羲之寫草書變化很多,但他心中必然有一個基本寫法。正因為有了標準,然后就可以加以變化。

  對于初學者來說,知其標準,明其所變,二者都很重要。所以一個字,既要解釋草字所以來,也要解釋草字所以變。這樣,我標題用“草書釋讀”,不僅僅是“草字釋讀”。

  1.2.部首和筆勢

  歷史上大多數整理草字的書,都是按部首來排列,這就容易引起一個誤會,以為草字也可以歸入部首。當你學草書的時候,要時刻記得真書以點畫為形質,正因為有點畫,才會有部首。而草書以使轉為形質,使轉產生了筆勢。

  使轉第一步是“解散隸法”,“損復為單”粗書之。這樣做當然會破壞原來的部首。正、草是兩個系統,字形組織法不一樣。歷史上那些研究草字的書依部首為序,講明白一點,其實是按照草字所對應的真書某字來排列。并不是說草書本身有部首,部首不適用于草書。

  舉個例子,這是什么字?這是草書“甚”,用了一千多年了。真書“甚”九畫,屬于“甘”部;這草書“甚”寫起來很簡單,一個曲鉤勢移位。王羲之《十七帖》用奮筆勢移位。

  它們能歸入“甘”部嗎?顯然不能。那能不能歸入其他部首呢?也不行。這種想法本身是概念錯誤,忘記了“解散隸法”、組織使轉是另一個系統。

  有些人試過給草字歸部首,如“東”字,這字來自太陽,和樹木的位置有關,有一個系列。太陽在樹下那位置,是“杳”(yǎo),表示昏暗;太陽長到樹木一半位置是“東”,表示方向;太陽升過樹梢,這是“杲”(gǎo),表示明亮。所以這三個字都屬于木部,很合理。《說文》解釋“東”字說“日”在“木”中。現在有些新的解釋,我在六級課程十五課中講過,無論怎樣,一個字總要有一種合理的解釋。“東”字草化,“木”不變,“日”用一橫替代,結果不行,這樣跟“末”“未”混起來了。解決的方法就是移位,兩橫寫作奮筆勢移位,然后下面加一個顧盼勢,這就解決了問題。歷史上這個草書“東”,是手寫體,不屬于正體部首的。簡體字直接采用了草書“東”的寫法,就遇到了部首歸屬問題,想來想去,最后把它歸入“一”部,因為第一筆是橫。

  我不知道現在語言老師如何向孩子解釋,太陽和樹木關系沒有了,漢字六書系統就亂了。所以我以下課程,不采取草字對應真書歸部首的方法。只強調草字本身的使轉和筆勢。

  1.3.草書和簡體字

  有些人說,簡體字采用了不少草字,所以他們寫草書作品,直接用簡化漢字。這里我提醒各位,事情沒有這樣簡單。

  有些簡體字跟草字一樣,如剛才講的“東”字。但有些簡體字只是跟草字相似,并非草字。

  如“為”字:原來無論章草,還是今草使轉一樣,整個字取一個飛帶勢,第一筆是橫,而簡體字第一筆是點,跟草法不同。

  簡體這個“為”字來之于古代戲本,那時都用手抄,你查《宋元以來俗字譜·古今雜劇》可以見到這個字。這是民間俗寫,主要手法是簡省,書寫者不懂組織筆勢,反而破壞使轉,這字算什么勢呢?所以說有些簡體字只是像草字,并不是真正的草字。

  又如“書”字的簡體,很容易誤會這是草字。其實章草“書”字,第二橫收筆向上,然后加點;而今草第二橫收筆向下,是不加點的。

  簡體字第二橫是向下轉的,而上面又加一點。這跟草書相比,只好說有那么一點相似而已。

  對于學簡體字出身的朋友,學草書時要注意分別。

  1.4.草書源頭

  還有一點要注意,很多人誤會草書來之于真書,或者出自于隸書,實際情況很復雜。大系、小篆、六國古文、隸書,都可能是草字的來源,或者說對草字的結構有影響。

  現在查找資料比從前方便多了,一個字窮其根本,可以大大加深我們對草書的理解。

  舉個簡單的例子,譬如說“九”字,王羲之的今草僅用一個鳳翅勢。查查隸書,寫法沒什么兩樣。金文如《散氏盤》也這樣寫,似乎沒什么問題。但金文“九”常見寫法是盤曲的,跟甲骨文接近。請注意這種寫法“九”字的第一撇,開頭是彎的。隸書如《乙瑛碑》的“九”,保留了這一撇的這個與彎頭。章草兩個最經典的作品皇象《急就章》、索靖《月儀帖》,其中的“九”都保留了這個彎頭。

  所以整個左邊這些字,不是源頭,源頭是右邊這些。當時有繁簡兩種寫法,左邊只是右邊的省簡。小篆是甲骨文、金文之省,今草是章草之省。這樣一來對于“九”字的認識就深入了很多。

  二、教材問題

  學草書究竟用什么教材好,可說是五花八門。市面上有很多書,我選主要的講。

  2.1.選用名帖

  于右任先生說:“隋唐以來,學草者率從《千文》學起。”寫過《千字文》的書法家很多,但智永《真草千字文》是代表。于先生后來編《標準草書》,內容也是《千字文》。

  啟功先生說:“我因為不認識草書,連帶著有些行書也不認得,于是發憤臨習《閣帖》。”《閣帖》就是《淳化閣帖》,其中偽帖不少,所以要能鑒別,初學者不大容易分別。

  還有不少前輩用王羲之《十七帖》,選這一本作為入門。幾十年前《十七帖》好拓本難得,現在都出版了。問題是,這些范本都沒有講解草書結構,也就像以前小孩子讀四書五經,靠死記硬背。時間長了,慢慢熟了,效果還是有的。

  于右任先生說:“余中年學草,每日一字,兩三年間,可以執筆。”《千字文》是一千字,那就需要一千天,三年左右。如果遇到陌生的字,《千字文》中沒有,還要去查字典。

  這是很普遍的情況,如果不掌握方法,一千字不大夠用的。

  2.2.背誦歌訣

  大約宋朝起,開始有人編草書歌訣,古本已不可見。明代楊慎的《升庵外集》說:“《草訣百韻歌》乃宋人編成,以示初學者,托名王羲之。近有一庸中書取以刻石,而一鉅公序之,信以為然。”當時有個人從京師到云南,千里迢迢當寶貝拿給楊慎看。楊慎跟他開玩笑說:“杜甫有《詩學大成》,孔子有《四書活套》,你要是都收集到,這就釀成三絕了。”那人說:“孔子怎么會有《四書活套》?”楊慎說:“王羲之豈有《草書百韻》!”這書根本是偽造的。現在網上《草書百韻歌》滿天飛,說什么背歌訣可以快速入門。楊慎寫得明明折白,“偽物易售,信貨難市也”,這是騙錢的東西。

  這書多次修訂,明朝有一位韓道亨抄寫一遍,留至今天,給我們看見明朝《草訣百韻歌》的樣子。這位韓道亨不大懂草書,蘇州博物館藏有他一張作品,其中如“夜”“浮”“瓊”“春”等字,都不是規范的草書。《草訣百韻歌》同樣如此,有人捉出不規范的草字一大堆。所以后來有不少著作,專門給《百韻歌》改錯糾正。

  這歌訣很多地方是瞎湊的,譬如這一句“六手宜為稟”,“稟”這字兩個讀音,lǐnbǐng。《草訣歌》教人,上面寫一個“六”,下面寫一個“手”,上下一加,就是草書“稟”字。

  我們來看看皇象的寫法,如果不清楚可看高二適先生墨跡。

  “稟”頭上一點一橫,草書取瞑人勢;中間“回”兩個口,用三點,然后下面寫一個“禾”,寫“示”是俗寫。這就是草書“稟”,哪里是“六”加“手”呢?

  《草訣歌》下一句,“七紅即是袁”,意思是“七”字加“紅”字,上下一拼就是“袁”字。傳為王羲之《度德量力帖》有章草“袁”。而今草《袁生帖》,摹本在日本京都藤井有鄰館。國內有多種刻本,“袁”字很清晰。“袁”字草化的關鍵,是中間“口”用一橫替代,而最后兩筆撇捺,用一點替代,這樣就組成了一個群鵲勢。至于上面的“土”,橫豎橫也可以,豎橫橫也可以,無非就是直線組成的奮筆勢或豎筆勢。

  說什么“七”加“紅”是“袁”,這能當教材嗎?

  民國期間,王世鏜先生對《草訣百韻歌》作了大幅修改,寫成《稾訣集字》一書,刻石現在漢中博物館。

  “稾”指草書,“稾訣”就是草訣。這書是所有正文用字,都采用古代經典作品,每字注明出處,不是自己寫,他自己只寫小楷說明,這就令人信服。

  二是內容修改或刪去原來不合理的句子。如原來第一句“草圣最為難,龍蛇競筆端”,改為“稾法最為難,使轉異筆端”,強調草法關鍵是使轉。這就高明多了,于右任看見大為贊嘆,把他請到南京。但總體上來說,用歌訣來學草書,受體裁的限制,不是近路,而是遠路。

  2.3.編制草書符號

  1931年,于右任先生成立“草書社”,第二年改為“標準草書社”,集合同志整理草字,其結果產生了一篇《千字文》,還有一套草書符號。在《標準草書上釋例》中,明白地說:“標準草書所謂符號,亦即部首。”也就是說,他們發現真書部首不適用于草書,那就另外制定草書部首,稱之為草書符號。

  現在很多講草書的著作,往往編有草字符號,這是從于右任先生開始的。他不僅僅找出符號,而且還規定了這些符號的用法和位置。

  如“月”字符,在左旁月字符和右旁月字符之分;“武”字符也是這樣,“日”字符則有上下之別。就精細程度而言,于的草書符號相當領先,但越精細、規則就越多,記憶起來也就越不容易。

  《標準草書》沒有用古代現成的筆勢名稱,而是另起新名詞“某字符”,這一點我覺得很可惜。

  譬如“人字符”,包括單人旁和又人旁,其實就是筆勢中的立人勢和疊烏勢,現成的。“手字符”這個提手旁,可以歸入戈法。“子”字符是我們熟悉的飛帶勢,等等,茲不說述。

  于先生的標準草書《千字文》,就是用這些符號來組字的。

  所以標準草書《千字文》上的草字,和智永《千字文》不同。標準草書是給一般人日常使用的,也就是實用的,盡量取其簡單,易寫。和智永相比,差別很大,有很多新的寫法,這是一個很大的矛盾,學習一套新制定的符號,所花的時間,跟學傳統筆勢差不多。

  2.4.《急就章》的分類法

  古代學草書,唯一正式教材就是《急就章》,這是給小學生用的課本,內容按生活中常見的事物分類。一開始是100個姓名,這跟后來的《百家姓》不同。《百家姓》只有姓,《急就章》是連姓帶名。接著還有400多常用器物,100多種植物名稱,60個人體名稱,70多種疾病名稱和藥材,以及法理、政治方面的名詞,都是身邊的事物。

  所以《急就章》中的草字,就是當時人們生活中的常用字。有些類別,譬如說“鳥類”,那些字都有“鳥”旁,家用器具中的陶器,都有“瓦”旁,金屬器具,都有“金”字旁,屬于同一部首。

  所以《急就章》說是按照類別,實際上跟部首有交叉關系。

  可惜漢朝人身邊許多物品,現在都不用了。這些字慢慢變成了死字,不知怎樣讀,也不懂它的意思。今天我們去臨習《急就章》,就遇到很大的問題。

  有些跟生活有密切關系的類別,譬如數字,《急就章》中沒有專列一類。如果按照部首講數字,一到十,分在六個部首;而《急就章》數字分散在各章節中,也覺零碎。

  就我的教學經驗,數字最好是集中一次講,效果最好。也就是說,《急就章》還少一些類別。

  后面課程開始講草字,我采納《急就章》的思路,按照社會生活常見的事物分類。大類是天地人,以人為先。

  大類下再分小類,如“人”這個大類,再分身體器官、姓氏、社會關系等小類。注意這些類別中的字,只講常用字。而是要緊的是,用使轉和筆勢去加以說明。并且指出這個字的來源,以及變化,這是以往草書歌訣、符號,都沒有做的。

  《急就章》時代還沒有今草,現在講草書應予補入。

  這一來,工程很大,我寫了很多年都沒有殺青,影片中只能擇要講解,下一堂開始。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