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 / 七級課程筆記 / 書法七級課程草書4認識草書4﹝黃簡講書法﹞

0 0

   

書法七級課程草書4認識草書4﹝黃簡講書法﹞

2019-10-23  田牧

  認識草字4

  2.3草書的裹束

  點畫組成筆勢,筆勢裹束為一個完整的字,裹束是最后一步。

  裹束時還要考慮結字,《玉堂禁經》稱之為“結裹法”。

  草書的裹束,和真書有些不同,今天就講講這個問題。

  真書裹束可以說是做加法,把大圈、小圈加起來,每個筆勢放在指定的位置上,結成一個字。在裹束過程中,原來選定的筆勢不會改變。如以前講過的《陰符經》中這個“沉”字,選好了散水勢,冖頭勢和鳳翅勢,裹束后這三個筆勢不會改變。

  草書的裹束就有點不同,原來選定的筆勢,在裹束時會發生變化,產生新的筆勢。如這個“列”字,左邊“歹”,右旁是橫放的“刀”。在草書中組織使轉,左邊是“子”字形飛帶勢,右旁“刀”單獨寫起來是轉動,鉤裹勢。這兩個筆勢一加,出來一個草字,你馬上會發現右邊的“刀”少了一筆,簡化了。

  所以說,草書的裹束不是簡單的相加,在裹束時它會再次組織使轉。

  那怎樣理解《急就章》這寫法是什么筆勢呢?

  《急就章》的寫法,可以說提供了草書“列”的基本結構,后世書法家處理手法未必相同。我舉幾個例子:

  孫過庭《書譜》有一個“列”字,分成兩部分,先寫曲鉤勢,再加一個獅口。這兩個筆勢中間是斷開的,所以分得相當清晰。

  智永《真草千字文》中的“列”字,其實是一樣的。只是曲鉤勢的一折很小,注意獅口是重新起筆的。懷素這個“列”字,第一橫直線分開獨立寫,下面是三撇,貫魚勢,從“五勢”來說是轉動。他在《小草千字文》中也是這種寫法,還多了一點;這一點是償還“刀”字那省略的一撇。

  有些人喜歡寫多一點,其實“列”字并不需要。

  你可以看到,裹束后飛帶勢不見了。而出現了曲鉤勢、獅口或貫魚勢;其原因就是草書把左右兩邊加在一起后,可以重組筆勢。

  當章草演化為今草時,筆畫的牽連更多,筆勢變動也更大。我們來看看“知”字的變動。

  “知”字在小篆中,從矢,從口。隸定如《石門頌》,隸變如《西狹頌》,于是寫成章草也有兩種,分別就在左邊。索靖《月儀帖》左邊是奮筆勢移位,橫筆起兩開半。皇象《急就章》是豎筆起,豎筆勢三開。章草這樣取勢從隸書來,左右分得很清楚。

  今草省簡更多,而且往往把左右筆勢統一起來。

  王羲之《十七帖》有十一個“知”字,右旁的“口”,沒有一個用兩點的,只是一折。王羲之《平安帖》這個字,有人誤認為“右”;如果你熟悉《十七帖》的寫法,就會知道這是“知”。智永《真草千字文》中的“知”字,也是這樣寫的。還有懷素《論書帖》這個“知”,十字勢加冖頭勢。這樣取勢,不是看著隸字來的,是章草裹束后,逐漸產生的變換。打通左右,化出新的取勢,我稱之為兩次取勢。

  不僅左右可以打通考慮,上下同樣可以。如“多”字,上下都是飛帶勢,但裹束成字時,卻是上下一起考慮的,先寫三撇貫魚,然后寫交爭勢。真書是真的裹束兩個飛帶勢,草書不是。

  裹束之后,還有結字,還是拿“多”字為例,皇象脫胎于八分,從橫扁演化為方正,真書體勢也是這樣來的,皇象還帶有隸書的趣味。

  王羲之體勢完全是新本,尤其是他的草書,體勢略長,結字比皇象緊密。智永也有這一特點,但點畫功夫不如大王。王獻之《忽動帖》中這個“多”字,結字就略嫌松散了,一比較就看出高下。

  這四個字取勢都一樣,點畫王羲之最好。結字智永最緊,小王最松,王羲之疏密得當。

  【“真書”名詞出現較早,在晉代以前,一般將真書與隸書相提并論。在鐘繇確立楷書之前,隸書也被稱之為“真書”。此說法至少被應用了數百年,一直到唐代。】【“楷書”一詞較早見于羊欣的《采古來能書人名》誕字仲將,京兆人,善楷書!”啟功認為楷這一形容詞當作獨立書體的專名,是晉代以后的事。】【“真書”與“楷書”的提出,從時間上看,基本一致,都出現在魏晉時期。但“楷書”與“真書”各有所指,含義并不相同。在唐宋以后,“楷書”正式成為我們所說的楷書的專稱了。而“楷書”和“真書”在北宋以后基本內涵一致了。明以后,“真書”的概念逐漸被“楷書”所取代。【“正書”的名詞出現相對較晚。唐蘭說:“古時只有楷書,并沒有正書的名稱,王僧虔自夸正書第一,才有正書的名稱。”在現代書壇,“正書”被注入了新內涵。當代人站在傳統書學的基礎上,定義“正書”:它是與行草書矛盾對立的。“正書”的概念趨向于更加廣義的“正體書”,涵蓋篆書、隸書和楷書,與之相對應的是行書和草書。】

  草書結字還講究正側,如孫過庭《書譜》“與”字,取勢都一樣,有些安排得很正,但也有很側的。望上去動感不同,效果各異。

  上一堂課我講到,王羲之《十七帖》有六個“與”字,有兩個比較正,其余四個結字較側。但王羲之沒有孫過庭那樣側,他是比較平和的。

  裹束有連,但有時有斷,字和字之間,一筆和一筆之間,最好就是分清楚。不要多做圈眼。什么是圈眼呢?線條圍住的空白,俗稱“眼”。舉例來說,《急就章》“生”字,它是一個馬樁勢加一個奮筆勢,全是實筆,虛筆牽線都隱藏了,風格非常樸實。

  智永《真草千字文》中的“生”字,兩個筆勢連接處虛筆寫出來了,所以產生了一個圍住的空白點,這就是一個眼。最忌是左右對稱兩個大圈眼,好像眼鏡蛇似的,不好看。通常是抹掉右邊這個眼,像智永的寫法。又是王羲之寫“武”,也是這樣處理。

  圈眼多往往因為用筆連綿,不肯斷。明末清初的傅山,草書圈眼特多,這不是好習慣。

  裹束的結果得到一個草字,章草和今草體勢有所不同。隸書本來是橫向取勢,所以你看“平”“牛”兩字,真書是以豎筆收,走勢向下;章草卻是以橫筆收,走勢向右。

  受隸書影響,章草經常還要裝一個雁尾。尤其東漢八分流傳,雁尾就是代表漂亮的一筆,不舍得丟掉,連這“去”字最后一點也有雁尾。

  雁尾收,表示結束,不想和下一筆連續。所以章草都是字字獨立的,這是章草體勢特點。

  今草體勢向下,不用雁尾,但草法還是繼承章草,并不是用豎筆收尾。如果你改為豎筆收,那是行書,草法改了。

  晉唐人的今草,整字相連最多兩三個字,大多數還是字字獨立,宋以后就不同了。

  《淳化閣帖》第六卷王羲之書,第一篇是《適得書帖》,第一行八個字,一筆寫成,歷代都以為是假帖。宋代黃伯思指出:“近世不工書者偽作耳。”姜夔說:“苦累數十字而不斷,……不足為奇,反成大病。”清代王澍說,這是懷素的方法,王羲之不會這樣寫,“此帖字相連屬,如筆不停綴者,然既乏頓挫,兼帶俗韻”,沒一句好話。你要學草書,審美觀念很重要,不要把俗的當雅的。

  我們已經花了四堂課來認識草書。寫草書首先要識字,這比小學生認識正楷字還要難。因為草字來自篆隸,識草字要先懂一點篆隸,小學生不需要。懂得了草法,就解決了對不對的問題,這是入門第一步。識字之后,就可以運用書法技法去寫出來。技法包括:用筆、識勢和裹束,哪一樣都省不了。其中點畫寫法跟真書一樣,沒真書基礎點畫好不了。這么一想,學草書時,真草隸篆全有關系,當然很難。

  有些人認為寫得潦草就是草書,不是這回事。我給大家講個故事:

  歷史上的草對是誰?不是王羲之,而是張芝。張芝一生處于書法史的關節點上。章草變成今草,八分走向真書。張芝草書的藝術成就,在當時掀起了一股草書熱。成就非常高,王羲之說自己比不上張芝。

  據趙壹《非草書》記載,大批人廢寢忘食,日夜不息,十天就用壞一枝筆,每月消費數丸墨,漢那時用墨丸。這些人領子、袖口都是墨汁,連嘴唇、牙齒都是黑的。你請他們聚會,這些人都一言不發,不跟人交談,伸個手指在地上猛畫,或者拿根草在墻壁上練字,“臂穿皮刮,指爪摧折,見?出血,猶不休輟。”這種勁頭,比現在年輕人玩手機還厲害。

  趙壹這個人是文學家,辭賦做得很好。《后漢書》有傳,說他“體貌魁梧,身長九尺,美須誼眉,望之甚偉”,是個美男子。

  當時“袁逢使善相者相(趙)壹,云:‘士不過都吏,竟如其言’”,仕途很失敗。《非草書》是他傳世作品。非,就是非難、批評、否定的意思。他不是非難所有的草書,而矛頭指向張芝的草書。

  趙壹有什么理由呢?趙壹的理由主要有兩點:

  第一,草書只是赴急之書,這是趙壹對草書的認識。他說草書起于秦末,因為官書繁冗,軍書交馳,臨時潦草而書,“故為隸草,趨急速耳。”但這種草字只是實用的草寫,跟張芝的藝術草書根本不同。西漢史游整理的《急就章》已經是小學生課本,他一字不提。趙壹好像也沒讀過許慎的《說文解字敘》,不知道“漢興有草書”,并非指秦代的隸草。所以說,趙壹對草書的認識,有很大的缺陷。

  第二,草書不是圣人之業,這是從人生觀上說的。圣人就是孔子,圣人之來就要經世致用。看見家鄉有人“慕張生之草書過于希孔、顏”,趙壹就憤怒了。他說:“鄉邑不以此較能,朝廷不以此科更,博士不以此講試,四科不以此求備,征聘不問此意,考績不課此字,善既不達于政,而拙無損于治,推斯言之,豈不細哉?”用白話來說,就是練草書幫不到你上大學,讀博士、考公務員。趙壹自己奔走權門,可惜失敗了。

  從這兩個理由來看,趙壹是一個實用主義者。但人生不能太現實,藝術對于修身有重大作用。林語堂說,沒品味只是粗魯的人。

  最使趙壹生氣的是:“私書相與,庶獨就書,云適迫遽,故不及草。”那些練草書的人,書信往來竟然會加這么一句:“我正忙著,所以沒時間用草書寫”。這句話是學張芝,張芝說過“匆匆不睱草書”。“草本易而速,今反難而遲,失指多矣。”趙壹說本來簡易又快速的草寫,怎么變成了又難又慢的草書,失去了草寫的本意。

  趙壹所說“草本易而速”,這是實用的草寫,臨時從宜,隨手而書,趙壹就是實用派。

  張芝“今反難而遲”,這是藝術的草書。要寫出一張成功的作品,就要經過艱難的學習,長期練習,靜心構思,張芝是藝術派的領袖。

  這兩派其實不是一回事,從邏輯上說沒有遵守同一律。但趙壹的《非草書》使我們知道,又難又慢的純藝術草書產生了,這是一個標志性事件,張芝是杰出的代表性人物。

  那時大批人不計功利、花費、時間……投入草書學習,“為藝術而藝術”,是純藝術的確立、藝術的自覺。如果藝術要附于實用才能存在,那只是工藝。

  鐘張二王是書法藝術進入成熟期的大功臣。書法藝術被社會廣泛接受,從“讀”文字轉變為“品”藝術,從此狂飆突進,高潮迭起。但一直到今天,趙壹派還是大多數,

  絕大多數人還認為草書就是快速的潦草而書,絕大多數人不懂草法,也不知道點畫要用真書方法去寫,他們想不通怎么會有難學、難記、難識、認寫的草書,這就是為什么張芝派少于趙壹派的原因。

  簡言之,學草書有相當難度,有毅力者才能勝利。

  認識草書就講到這里,下一堂課開始講草法。謝謝各位。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