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家往事 / 歷史 / 安史之亂毀滅了大唐,是文化內斂的開始,...

0 0

   

安史之亂毀滅了大唐,是文化內斂的開始,但還有更重要的意義

原創
2019-11-12  山家往事

提起歷史上的朝代,漢唐絕對算得上是歷朝之楷模。尤其唐朝,歷經唐太宗、唐高宗、武則天、唐玄宗幾人的勵精圖治,更是創造了千年盛世。貞觀之治、開元盛世成了歷代君王矢志不渝的政治理想。

可是,這樣的盛世,被一場本可避免,卻不經意間發生的安史之亂給毀了。這場持續八年的動蕩,放在整個歷史上根本算不上什么,幾個例子,東周五百年,打仗幾乎都成了過家家,一言不合就擼袖子開干。但安史之亂,影響的不僅僅是大唐的氣數,它更重要的是對整個古代中國歷史的走向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文化割裂

唐朝建立于618年,隨著劉黑闥、王世充等割據勢力的消滅,大唐根基得以穩固,之后,大唐疆域不斷擴充,到武則天時期,分置六大都護府拱衛中央,唐玄宗時期更是達到了十節度使。

隨著唐朝領土的擴大,唐文化亦是呈擴張之勢。大唐子民前所未有的自信,唐人將這種自信植入了大唐文化之中。

安史之亂爆發前期,唐朝文人有多狂放?舉個例子,李白托關系,終于獲得了唐玄宗金鑾殿覲見的機會。入宮前,他曾寫下“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篷篙人”這種放蕩不羈的詩句。面試很成功,李白獲得了翰林待詔的一個職位,其實也就是寫詩作畫,順帶著讓高力士脫個靴子,楊貴妃研個磨啥的。

大唐的文人不但狂,人才還很多。詩圣杜甫一直處于高不成低不就的狀態,安史之亂爆發前夕,一事無成已經四十歲的老杜終于接受了右衛率府兵曹參軍這一看管倉庫的職位。

安史之亂爆發后,正在江南流浪的李白,再也沒有了往日的豪放和浪漫,面對國破山河,“有策不敢犯龍鱗,竄身南國避胡塵”,他甚至連覲見唐玄宗的勇氣都沒有了。

這場戰亂其實更像一枚釘子,它扎破了擴張狀態的大唐,大唐文化也像泄了氣的氣球,逐漸萎縮。在唐玄宗前期,巍巍大唐,萬國來朝,各國不僅僅是過來做生意的,更是漂洋過海來學習的。

鼎盛時期,大唐國子監設六大學科專業,僅國子學這一科,在冊學生就達到了八千!而安史之亂后,銳減到幾百人,到了唐朝后期,甚至都選不出就讀國子監的學生,導致其招生標準一降再降。國子監的注水,是大唐文化影響力衰退的一個明證。從此,大唐文明開始了內斂的進程。

而這還不是最壞的!

誕生于兩宋的程朱理學,是內斂文化的一個標志性產物。元代統治者出于為其統治合理性尋求說法,程朱理學在元代順理成章的被扶持成了官學,此后歷經明清兩朝開枝散葉,內斂進一步鈍化為自鎖,終于,國門只剩下了廣州十三行對外開放,且受到層層監管。這和千年前大唐的開放一比,完全就是兩個世界的感覺了。

地緣割裂

唐高宗時期,大唐疆域達到了鼎盛時期,這也幾乎是古代中國的高峰了,面積接近1300萬平方公里。而明朝傳統意義上的漢地十八省,面積不過三百萬平方公里,僅僅與大唐的安西都護府的面積相當。

換句話說,大唐的都護府占據了過半的國土,而安史之亂的始作俑者安祿山、史思明也正是節度使。各地節度使成就了大唐,但是也毀掉了大唐。

安史之亂被平息后,按照正常邏輯,既然節度使“不可靠”,那就應該撤銷才是。事實卻是沒有,非但如此,大唐繼續增設新的節度使。在唐朝統治者看來,增設更多的節度使可以起到平衡的作用,讓他們互相掣肘,大唐便會風平浪靜。

在這點上,各地節度使確實如唐代統治者所料,他們為大唐繼續存國一百五十年,但是,凡事皆有利弊,最終,出身于黃巢義軍,被唐朝詔安并被封宣武軍節度使的朱溫,在907年成功篡唐,巍巍大唐,終于塌陷了。

唐朝雖然滅亡,但他留下的遺產------各地節度使開始了爭斗,經過兼并征伐,最終形成了五代十國的割據局面。

當年,曾經被安祿山追著打的契丹人抬頭偶然發現,中原好像很熱鬧,他們也開始了立國的過程,石敬瑭獻出的燕云十六州更是成為他們的戰略屏障。

此后三百年間,燕云十六州雖然幾經易手,但始終控制在契丹人或金人手中。隨著蒙古部族的南下,元朝建立,百年后,朱元璋建立明朝,燕云十六州才算回到中原手中。此時距唐末已經過去四百多年了。

民族融合

四百多年間,圍繞燕云十六州一帶,戰事頻發。實際上,這是一個民族融合的過程。

北宋建立后,趙匡胤哥兒倆想奪回此地,但是他們犯了一個錯誤------在滅北漢后,水淹晉陽。導致城中死傷無算。此舉一下子得罪了北方各地門閥氏族,他們紛紛北遷,輔佐契丹與趙宋對抗。

身居高位個北方氏族,在輔佐契丹統治者時,提出了許多促進漢族、契丹和平共處的措施。在燕云十六州一帶,漢人居多,他們沿用唐末的組織架構,成為“南面官制”,而契丹人在北方較多,采取了適合契丹人的“北面官制”。

這種人性化的制度,吸引了更多的漢人北上,他們與契丹人雜居,將漢人的習俗、文化擴展到了那里。這實際上是一種文化的夯實,所謂“人文”,先有“人”再有“文”。生活、習俗、文化的統一,這就是文化的成功輸出了。

此后的金國亦是如此。金宋發生了靖康之變,從中原擄走三萬人北上,一直到達五國城。這三萬人中,有各種工匠、藝人、學者......拋開當時背景下的恥辱,單純從文化上說,這是一次皇家文化的輸出,這些擁有一技之長的藝人代表了大宋的頂級水平,在某種程度上講,他們將大宋文化成功送達了白山黑水。

結語

一棵樹被砍一刀,上面一定會結疤,其實對于文化也是一樣。文化就如同沉淀,一場意外事件,就像一只腳踩在了沉淀上,無論如何,總會留下印記。安史之亂就好比這只靴子。當然,這只靴子已經進入了歷史塵埃之中,今人能做的,也不過是追古惜今。只有將沉淀做好,文化根基才會扎實,漢唐雄風也就自然到來了。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